第123章 试探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应声出现的是一行三人。【愛↑去△小↓說△網w  qu 】

    一个不修边幅,略显邋遢的老头儿。

    一个身着白衣,如清风般面带笑意的青年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滚圆的矮胖子。

    正是火德、古清风与费奎三人。

    火德是一个很直爽的人,喜怒哀乐从不藏着掖着,对于自己讨厌的人,嘴上也从不吝啬对其冷嘲热讽,对金德是,对水德是,对于当年抛弃云霞派,反而投靠冰玄派的苍松真人更是如此。

    “火德!你!”

    尽管已经有百年未曾见面,苍松真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火德,面对火德的羞辱,苍松真人本想发怒,却又忍住了,只是冷哼一声,一甩长袖,负手转过身,不屑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如此令人厌恶。”

    “哎哟!软师兄,这就厌恶上了……”火德咧着嘴,走过去,嘿嘿笑道:“软饭吃多了吧?”

    “哼!”

    苍松知道火德的嘴上功夫了得,直接背过身,不屑理会。

    而当火德三人走入大殿时,冰玄派那边坐在首座,一直闭目养神的女子终于睁开眼眸,目光划过火德与费奎,落在那白衣男子身上,像似在探查什么,又像似在疑惑。

    而古清风进入大殿后,直接走向高台,坐在那张颇为气派的琉璃宽椅上,与此同时,费奎赶紧跟过去,先是从储物袋里掏出一盘鲜美的果子,又掏出一坛千年冰火老窖倒了一杯美酒。

    古清风倾斜着身子,吃了一颗果子,翘起二郎腿,微微眯缝着眼睛,瞧着正在打嘴炮的火德和苍松二人,那样子就像一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正在看好戏听曲儿一样。

    苍松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先是轻咦一声,冷笑道:“想不到我离开这么长时间,云霞派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一个小辈胆敢坐在只有云霞掌门才有资格入座的琉璃椅上,火德,你们可真是让我很失望啊!”

    说罢,苍松真人像似意识到什么,望着古清风,问道:“倒是我眼拙了,想来你这小辈就是几日之前在立储宴会上抹杀云霞三老的那古清风?”

    “没错。”

    古清风本来闲的无聊,还以为会有什么好戏瞧,没想到冰玄派就来了这么点人,顿时没了兴趣,吃着红叶妖果儿,点点头,问了一句:“我就是,怎么着?”

    “哦?”

    苍松祭出神识,探查而去。

    但凡修行之人,身上皆有灵息。

    筑基之后,是乃根基之息。

    立过真身,有真身之息。

    开过紫府,也有紫府之息。

    若是蕴含大自然彩灵,亦有大自然彩灵之息。

    只不过古清风身上什么灵息都没有,哪怕一丁点也没有,至少苍松探查什么也探查不出来,莫说是他,自古清风走进大殿那一刻,紫云真人就祭出神识在探查,同样什么也探查不出来。

    这有些让她感到疑惑,因为一个人就算将身上的灵息掩饰的再完美,多多少少也会有些瑕疵,而这个人呢,身上竟然一丁点灵息也没有,就像不是修行之人一样。

    古清风就是那么坐在椅子上,有一眼没一眼的瞧着冰玄派这些人,刚刚端起酒杯,突然间,一道人影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人身着一袭紫青色的衣袍,面容冰冷,眉宇间尽显孤傲之色,当他出现之时,手持一炳寒冰短剑,剑尖指着古清风的眉心,就差那么分毫。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苍松真人口中那位一招抹杀河道老鬼的天才,秦万里。

    没有人想到他会突然出手,而且速度快如闪电,几乎是眨眼间便袭来,转瞬之后,手持那柄寒冰短剑就已然指在古清风的眉心。

    古清风依旧坐着,翘着二郎腿,神情之上没有任何情绪色彩,没有惊慌,亦没有失措,有的只是平静,平静的就连眉头,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端着那杯美酒,其间甚至连停顿都未曾停顿,直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你在故作镇定。”

    秦万里那双冰冷的眼眸盯着古清风,像似有些不确定对方是故作镇定,还是没有没有反应过来,还是真的无所畏惧。

    他望着,不远处的紫云真人也在望着。

    试图从古清风那张脸上看出些什么,只可惜,他们什么也看不出来。

    既没有反应过来的惊慌。

    也不像故作镇定。

    难道真是无所畏惧?

    不!

    绝对不可能!

    他应该是在故作镇定!

    绝对是!

    古清风瞧也未曾瞧他一眼,不慌不忙的剥着红叶妖果儿的皮,慢悠悠道:“怎么着?想杀人啊?”

    “我若想杀你,你已是我的剑下之魂。”

    话音落下,秦万里嗖的一声,又转瞬消失,出现在椅子上,继续用那块泛着流光色彩的轻纱擦拭着那柄寒冰短剑,不屑的说道:“故作镇定或许可以掩饰你心中的惊慌,却掩饰不了你的实力,你反应太慢了……慢的让我连杀你的兴趣都没有。”

    古清风哑然失笑,摇摇头,继续饮酒。

    真的是故作镇定,真的是反应太慢吗?

    冷傲自负的秦万里或许是这么认为,只是他的师傅,紫云真人并不认为是这样。

    至于这古清风究竟真的是故作镇定,还是无所畏惧。

    她看不出来。

    既不相信是故作镇定,也不像似是无所畏惧。

    因为她清楚,一个人再故作镇定,也不可能掩饰的那么完美。

    她更加清楚,一个人就算再有自信,面对危险,也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

    究竟是什么。

    她不清楚,也想不明白。

    她是如此,仁德也看不出来,费奎更看不出来,唯独火德知道。

    什么故作镇定,什么无所畏惧,都是扯淡。

    古清风之所以没有什么反应,只因为秦万里没有动杀机,仅此而已。

    至于古清风为何没有理会,原因更是很简单,对于一个没有动杀机的小朋友,他压根就懒得搭理,有那点时间还不如喝口酒呢。

    当然。

    他也知道这是古清风心情好,若是心情不爽的时候,你去动手试试?打不死你。

    担忧冰玄派再搞什么幺蛾子,更担心待会儿真的把古清风弄的不自在。

    火德起身问道:“紫云真人,你们今儿个来有什么事儿?”

    “不日之后,我们冰玄派要举行新掌门接任大典,特此来邀请诸位参加。”

    “新掌门?”火德神情一愣,像似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问道:“据老夫所知,你们冰玄派连掌储弟子都未立吧,怎么就有新掌门了。”

    “立掌储与接任掌门同一日举行。”

    好家伙!

    火德心中惊讶不小,这些年他一直在为云霞派的事儿操劳,对于冰玄派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太了解,此刻听闻冰玄派要在立储之日同时举行接任大殿,心中很是好奇,不知冰玄派什么弟子如此了得。

    “不知贵派新任掌门是……”

    紫云真人还没有回答,旁边的苍松真人便回应道:“冷颜秋。”

    冷颜秋?

    火德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并未听说过,而旁边仁德在听见冷颜秋这个名字时,不由脸色大变,骇然道:“冷颜秋是你们冰玄派的弟子?”

    “当然。”

    看见仁德一副震惊的样子,苍松真人很是得意。

    “师兄,冷颜秋是谁?”

    火德问了一句。

    “就是前些年一剑斩灭飞鹤岭的那个姑娘。”

    “一剑斩灭飞鹤岭?”火德挠挠头,仔细思索着,过了一会儿,像似想起了什么,神色也不由大变,他想起来了,也终于知道冷颜秋是谁,不止一剑斩灭飞鹤岭,连同飞鹤岭上一个帮派千余人也被那个女子给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