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炎阳之心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古清风筑基的时候,天空为何阴云密布,惊雷炸响,火德不知道,周边地界的大自然为何会发生灵变,火德也不知道,但他敢肯定,这绝对和古清风有关。

    在火德想来,也只有古清风这小子才能鼓捣出这么大动静儿,其他人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个能耐。

    果然。

    古清风饮了一口小酒儿,点点头,算是承认。

    “我就知道是你小子!”火德连忙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了你也不懂。”

    “你小子不说老子怎么懂。”

    “你知道自然法则吗?”古清风问了一句。

    火德老脸一红,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尽管他修炼七八百年,但也只是一个金丹真人,连仙艺都没弄明白,连神通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怎么会懂大自然法则这种连天界仙人都不明白的玩意儿。

    “大自然有多少重彩灵玄妙,你知道吗?”

    “每一重玄妙又是什么,你知道吗?”

    古清风说了一大堆,火德一句也不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尴尬,自从当年古清风离开云霞派后,他就再也没有弄明白古清风身上发生的事儿,不是他见识浅薄,实则是当年古清风离开云霞派后,三天一个小境界,半月一个大境界,一年一个阶段,昨儿个可能还只开过紫府,明儿个可能就结出了金丹,一年前还只是个威震一方的变态真人,一年后就他娘的是名动天下杀人如麻的道尊了。

    今儿个武功通玄,明儿个法术化境。

    今儿个弄个仙缘玩玩,明儿个悟除个神通研究研究。

    筑基,他能筑的把一个地界都变成火海。

    立真身,他能立的万丈金光。

    开紫府,他能开的全身都是紫府。

    凝金丹,他一下能凝出九九八十一个……

    仔细一想,火德才意识到自己曾经发过一个毒誓,发誓以后再也不问关于古清风的情况,不是他不想问,也不是古清风不想说,而是古清风说了,他也听不懂。

    然而,这并不是让他发誓的原因,真正让他发毒誓的原因是每次询问古清风的情况,他都会倍受打击,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同样是人,差距太大,内心接受不了,对精神,对自信,对自尊都是一种残酷的摧残。

    火德不是第一次被古清风刺激,至于被刺激了多少次,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早他娘的被刺激的麻木了,和谁比都不能和古小子比,和他比,纵然你是天神下凡,那也得被刺激死。

    这不夸张,也不离谱。

    当年这方世界号称第一奇才的那个家伙,出生时便引天兆,不止惊动仙朝,就连天界的仙人都亲自下凡,大自然为其降下万丈千红……然并卵,后来还不是被古小子见一次打一次,三天打他个头破血流,十天打他个丹田崩裂,一年下去,前前后后被古清风暴打了数百次,打的浑身都是伤……

    想到这里,眼瞧着古清风想说什么,火德赶紧摆摆手,仰头灌进去一碗酒,极其鄙视的瞪了一眼,愤然道:“得了,祖宗,知道您老人家牛逼,老子不问了行不?”

    “哈哈哈!”

    古清风仰躺在椅子上,乐的哈哈大笑,或许是年少时被火德折磨的不轻,以前每次见到火德,总会刺激刺激,每次看见这老小子一副不爽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古清风就忍不住想乐。

    “娘的!老子也不过在你小时候骗你实验了几个阵法而已,你小子竟然一直记着,每次不刺激刺激老子你就不爽是吧?”

    古清风耸耸肩,回了一句:“是你自己要问的好吧?”

    “老子……”

    火德哑然无语,只怪自己好奇心太重,每次古清风身上发生什么事儿,他都想弄明白,只是从来就没有明白过,哪怕一次也没有,对此,火德很无力很无奈的叹口气,他发誓以后再也不问了……再问就撕嘴。

    “对了火德,我问你一件事儿。”古清风想起炎阳之心,询问之下,火德没好气的说道:“你问炎阳之心干啥?您老人家牛逼的连老天爷都审判不了你,还稀罕一颗破石头?”

    “得了,我是认真的,没跟你开玩笑,炎阳之心现在还在不在你手里?”

    “不在。”火德甩甩脑袋,回应道:“被三老送人了。”

    “送人了?”古清风一怔,坐起身,问道:“送给谁了?”

    “九华同盟呗,还能送给谁。”望着古清风认真的表情不像似是开玩笑,火德问到:“你小子好端端的干嘛问起炎阳之心?那玩意儿对你没什么用吧?”

    炎阳之心以前是云霞派的镇派至宝,也是当年祖师爷传来的宝贝。

    说是镇派至宝,只是这玩意儿传了一代又一代,究竟是干嘛的,数千年来没有一个人能明白,如果不是当年古清风机缘巧合之下被炎阳之心改变了体质,火德可能一直当那玩意儿是一块破石头。

    只可惜,并不是谁都有那么好的运气,数千年来除了古清风也只有另外一个女人被炎阳之心洗炼过,至于其他人,再也没有了……火德研究了大半辈子也没研究明白。

    “我当年不是让你好好留着那颗炎阳之心吗?你怎么让三老送人了?”

    说实话,至于炎阳之心究竟是什么,古清风也不知道,当年他还小,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炎阳之心给洗炼了,时间过去太久,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他自己都忘记了。

    “什么叫我让三老送人的,三老要送人,我能拦得住吗?我既打不过他们,也没他们的辈分大。”火德甩了一个白眼,说道:“更何况当年浩劫之后,听说同盟有个人点名想借用我们云霞派的炎阳之心,说是百年之期到的时候就会归还。”

    “谁借的?”

    “那个人大名叫什么,我不知道,人家都喊他荣老爷子,是九华同盟的长老之一,而且……”火德又仔细回忆了一会儿,道:“那老爷子是谁,我也不清楚,没见过,以前也没听说过,不过应该很厉害,云霞三老将炎阳之心送过去后,没过多久就顺利渡过了寿劫,你想想能帮三老渡过寿劫的主儿,那荣老爷子会是一般人吗?”

    “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借你们云霞派的炎阳之心?”古清风虽然已经记不清年少时的事情,不过根据他的经验,琢磨着那颗炎阳之心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可能另有玄机,只是其中玄机,寻常之人应该看不出来。

    那九华同盟的荣老爷子既然点名要借炎阳之心,难道看出了其中玄机?

    火德摇摇头,回应道:“这种事儿我也不清楚。”

    古清风沉吟片刻,端着一杯美酒,放到嘴边,皱眉思索着,而后又问道:“那荣老爷子借走之后做了什么?”

    “不太清楚,荣老爷子一直在闭关了,差不多有数十年了吧?现在百年之期就快到了,而当时他借的时候说是百年之期会归还,想来到时候应该会出关吧。”

    古清风琢磨着既然炎阳之心是自己人生第一次的转折根源,亦是第一道因果枝,换句话说,但凡和炎阳之心有关的人,多多少少都和自己有因果,念及此,又问道。

    “我走之后,还有没有人被炎阳之心洗炼过?”

    “这个……”火德像似有些犹豫。

    “怎么了?”

    火德端起碗喝了一口酒,偷偷瞄了一眼古清风,而后咧嘴笑道:“这个,古小子,老子还有点事儿……”

    火德显然要找借口离开,只是刚要走,古清风起身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正色道:“火德,这事儿对我很重要,你也不要藏着掖着,有什么话说出来。”

    “这个……古小子,老子不是不想说,只是怕说出来勾起你的一些伤心事儿。”

    伤心事儿?

    古清风想了想,自己在云霞派也没什么伤心事儿。

    如果有的话,那也是年少轻狂时那一段轰轰烈烈的初恋。

    正想着,古清风突然想到一个名字,想起火德刚才说的伤心事儿,难道是……

    古清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我走之后,该不会是红袖也被炎阳之火洗炼过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