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他的霸权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景山!!”

    望着地上属于文景山的一片血肉,金德面如死灰,只觉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愛↑去△小↓說△網w  qu 】

    文景山可以说是他耗尽百年心血培养出来的弟子,为的就是将来能够有一天让文景山登上云霞派的掌储之位,以此手段曲线执掌云霞派,为此,他耗尽了心血,花费了数之不尽的资源,如今却变成了一滩血肉,百年心血,付之东流,最为重要的是,文景山一死,他再也没有任何希望执掌云霞派。

    金德根本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一幕,气的浑身发抖,愤怒的指着古清风,喝斥道:“你这妖魔!敢杀害我的徒儿……”

    话音未落,古清风一抬手,掌心漩涡凝衍而出,金德顿时被吸了过来。

    “莫说杀你徒儿,纵然杀你又如何!”

    古清风一掌击在金德的腹部,金德顿时七窍出血,皮开肉绽,毛发脱落,他嘶声惨叫,疯狂运转灵力,欲要挣扎开来。

    古清风猛然一掌,金德经脉尽断,鲜血从全身毛孔中迸发出来,瞬间变成一个血人。

    “啊!——妖魔,我跟你拼了!”

    金德满脸狰狞,欲要引爆体内的金丹,只是他念头刚起,古清风又是一掌狠狠的击在他的腹部。

    “跟我拼?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如此一掌下去,金德的丹田紫府彻底崩裂,一颗修炼七八百年的金丹也在顷刻间被震的溃散消失。

    “妖魔啊——”

    金德欲燃烧体内灵力,与古清风同归于尽,只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而古清风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跪下等死!”

    古清风厉声沉喝,一掌扣在金德的天灵盖,砰的一声,金德双腿被震的血肉模糊,根基彻毁,丹田崩溃,跪在地上,浑身是血,已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这一刻金德终于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古清风的霸权。

    在他面前。

    疯狂挣扎不行。

    引爆金丹不行!

    燃烧灵力也不行!

    只要他不点头,你连自杀的资格都没有!

    是的。

    金德意识到了,却已然迟了,他废了,彻底的废了。

    “救我……救我……师叔……救我……”

    金德怕了,怕的灵魂都在抽搐着,他拼命呼救着,声音很微弱。

    救?

    谁敢救?

    谁又有本事救?

    这白衣男子肉身变态至极,强悍无比,恐怖如斯,刚才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他一巴掌下去将文景山的金彩真身震了个粉碎,如此之下,谁还敢救?

    没有人,绝对没有。【愛↑去△小↓說△網w  qu 】

    场内有一个算一个,一帮之主也好,一派掌门也罢都不敢,莫说他们不敢,纵然是台上修炼将近千年,渡过寿劫的云霞三老以及洪玄真人和南极真人亦都不敢。

    五人都渡过了寿劫。

    体内金丹也要比金德的精纯十倍都不止,实力亦是如此。

    可他们依旧不敢,是怕,是忌惮,更是没有信心没有把握。

    五人毕竟修炼千年,人老成精,见多识广,他们能活到现在,能够渡过寿劫,靠的不是资质,也不是悟性,更不是修为,而是谨慎!

    他们的实力都很强大。

    但是面对一个神秘未知,肉身诡异至强,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的人,五人之中谁也没有这个胆量去试探,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试探失败,那就意味着死亡。

    活了千年,他们一直都很谨慎,谨慎的如果没有绝对把握,绝对不会贸然出手。

    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设宴邀请青阳地界的所有名士来试探九华同盟的态度,因为他们知道,即便试探失败,大不了归顺九华同盟。

    而若是试探古清风失败,究竟是怎样的后果,谁也不清楚。

    不远处,魏青依旧端正而坐,背对着,他没有看,低着头,自始自终都没有转身看一眼,手里端着香茶,只是一张俊逸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淡然,脸色亦是阴晴不定,神情更是充满了骇然之色,手中端着那杯香茶还热着,他却没有再喝,只是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却依旧压制不住心头的震惊与骇然。

    在他的旁边,水德早就吓得浑身哆嗦,止不住颤抖,连站都站不稳,而旁边的灰老,亦是躬着身,低着头,不敢出声,连呼吸都屏住了,先前身高两米五左右,似若巨人般的四位猛汉,此刻虽然还是毅然站在那里,摁着刀柄,但他们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凶神恶煞,只有紧张,是一种无法掩饰的紧张。

    远处。

    欧阳绯月的脸色也不太好,她早早的就站起来,躲的远远的,就这么看着,望着。

    她是如此,而火德的情况亦不是太好,他站在后面,几次都想开口劝说,只是每一次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

    他知道古清风的身份,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敢开口。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沉默中的古清风是何等的可怕。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此间,树有影儿,而人无名儿,

    没有人知道古清风究竟是谁,从哪里来,想做什么。

    没有人知道。

    当空之上,烈日骄阳。

    云霞派内却是冷如冰霜,这种冷是一种深入骨髓,侵蚀灵魂的冷。

    那白衣男子负手而站,伫于此间,如立于大地之上的天峰,亦如苍天之下的孤碑,一阵微风吹来,衣袂凛凛而动,长发在轻轻飞扬,那张冷峻的脸上面无表情,神色之间冷厉而沉寂,眉宇之间是那数之不尽的孤傲,一双幽暗的眼眸横扫开来,傲视苍穹,睥睨天下,无人敢与其对视,被他那霸绝的眼神一扫,场内众人不是身心俱颤。

    “你……你怎能在我云霞派这般杀人……”

    高台之上,云鹤真人脸色铁青,瞪着古清风,想怒斥,只是口吻却怎么也怒不起来。

    “杀了便杀了,你又当如何。”

    “你!”

    云鹤真人一时气结,骇然的脸上,神情惊恐,凝声问道:“你……究竟想怎样?”

    “杀人!”

    两个字。

    很简单的两个字。

    云鹤真人左右看了看,而后瞪着古清风,深吸一口气,却是颤颤巍巍的喝道:“我等岂容你如此放肆……”

    “不容你又能如何。”

    “你!”

    云鹤真人恼羞成怒,但也只是恼羞成怒而已。

    他不敢动手。

    他不敢,云法、云正亦不敢,洪玄真人,南极真人同样不敢。

    是的。

    不容又能怎样。

    “阁下……”洪玄真人拱手欲开口说些什么,而且还用上了阁下这个称呼,只是他刚开口,对面沉寂的古清风突然一声怒喝。

    “给我闭嘴!等老子把正事办了,再说你们几个兔崽子的事情!”

    古清风扬手一指,指向水德,厉喝道:“水德!滚过来受死!”

    话音落下,他五指张开,掌心浑浊的漩涡凝衍而出,吓瘫的水德猛然被吸了过来。

    “少主……救我……救我……”

    水德恐惧至极,惊骇呐喊。

    “我要杀你,没有人救得了你!”

    古清风一掌击在水德的腹部,砰的一声,水德皮开肉绽,七窍出血。

    “你家少主不行!”

    砰!又一掌,水德体内丹田崩溃,金德溃散!

    “九华同盟不行!”

    砰!又一掌,水德浑身经脉筋骨尽数断裂!

    “哪怕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砰!最后一掌落下,水德当场暴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