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死人的酒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文景山摇着白玉扇缓步走来,一边走,嘴角还挂着狂傲而又讥讽的笑意,说道。

    “赤炎公子是谁?说起来那可威风多了。”

    “试炼考核一眼就能将将二十部仙艺打出大圆满。”

    “一招就能击溃木德那么一位修炼七百多年的金丹真人。”

    “一声之威就能将百余真人纷纷震的坠落在地上。”

    “如此一个狂妄之人,又怎会害怕呢?”

    文景山一边说着,嘴角的笑意更浓,他笑吟吟的望着古清风,道:“该不会真的怕了吧?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吗?”

    “若是怕了也是无碍,我可以让你十招,如何?”

    “还不敢啊?呵呵,让你二十招,够不够?”

    对面,欧阳绯月偷偷瞄了一眼古清风,而此间的古清风似乎依旧半依半坐,微微歪着脑袋,眯缝着眼睛,自顾自饮,只是瞧着文景山,并没有说话。

    欧阳绯月不知道火德的计划,所以也不敢开口,更不知此时此刻古清风心里在想些什么。

    她不知道。

    火德也不知道,但他知道古清风在沉默。

    而他比任何都清楚,沉默中的古清风是何等可怕,唯恐出什么乱子,火德瞪着文景山,喝斥道:“兔崽子,滚一边去!”

    文景山一点也没有将火德放在眼里,嗤笑一声道:“火德!这里可没有你说话的资格!”

    “兔崽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呵呵呵?就凭你?手下败将而已,也配与我谈死活?”止步之时,文景山的狂傲气势彻底爆发开来,用手中的白玉扇指着火德,傲然大喝道:“只要我文景山愿意,弹指间便可取你狗命。”

    “兔!崽!子!”

    火德亦是火冒三丈,欲要说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古清风突然开口,他端起酒坛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火德啊,你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么?”

    “古小子,你听我说……”

    火德的话没有说完,古清风似乎已经没有心情听下去,继续说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说到底,人活的就是一口气。”

    “古小子……”

    火德刚开口,古清风又将其打断,说道:“你想着云霞派,你念及旧情,不忍杀人,可他们似乎并不领你的情,非但如此,甚至还想要你的命,你又何必呢,累不累……”

    “古小子,我……”

    火德再次开口,依旧被古清风打断:“行了,别说了。”

    “古小子,你千万……”

    再开口,再次被打断。

    只是这次古清风的口吻已然不再平淡,而是变得冷厉起来,他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喝道:“够了!”

    他这一声喝,着实把火德吓的一哆嗦。

    古清风斟酒再饮,凝声道:“我看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为了一个破门派的传承,为了所谓的同门之情,被一个小兔崽子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你却连个屁都不敢放,这个脸,你丢的起,老子丢不起,你不嫌丢人,老子都替你脸红。”

    “古小子,我……”

    火德还想说什么,古清风拽着他的衣领一把将其拉到后面,沉声道:“给我站后边,睁大眼睛看清楚,今儿个我把你心中的羁绊一道不剩的给你斩干净!”

    古清风站起身,将衣领的扣子解开,瞧着对面的文景山,说道:“老子打了一辈子的架,从来只有我让人,还从未碰见过敢让我十招的对手,今儿个算是头一遭,我就给你这个面子。”

    “哦?”

    对面的文景山似若没想到刚才还沉默不语,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古清风,竟然会站出来主动应战,这让他有些疑虑,也有些不解。

    “让我十招是吧?”

    解开衣领的扣子,古清风又将袖子卷上去,见文景山没有回应,他凝声一喝,道:“小兔崽子,我问你是还不是!”

    “是又如何?”

    文景山盯着古清风,他想不明白古清风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冷厉,他哪来的自信?又是哪来的胆量。

    “是的话,那就滚过来!”

    话音落下,古清风右臂一抬,五指张开,掌心赫然出现一道浑浊的漩涡,那漩涡似若一米左右,如泥潭更如深渊,其内电闪雷鸣,甚是吓人。

    文景山根本不知怎地回事,只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吸来将其笼罩,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被吸入浑浊的漩涡之中,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欲祭出自己的金彩真身,却已然迟了。

    “小兔崽子,不知死活!”

    古清风沉声一喝,一掌击在文景山的腹部,砰的一声,文景山顿时七窍出血。

    紧接着,古清风一巴掌扣在文景山的天灵盖,砰的一声,文景山双腿被震的血肉模糊,跪在古清风的面前。

    谁也不曾想到古清风会突然动手,而且出手如此雷霆,快的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照面不到,文景山就这么跪了。

    “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古清风指着跪在地上的文景山,厉喝道:“把你的大自然三彩全部给我祭出来!”

    啊——

    文景山嘶声惨叫,周身彩色光华疯狂闪烁,大自然三彩合一,只见他满脸狰狞,怒吼道:“古清风!我要杀了你!”

    “凭你也妄想杀我?”

    古清风一巴掌扣下去,也不见他施展什么灵力,纯粹的一巴掌扣在文景山的天灵盖,一巴掌下去,文景山那引以为傲的大自然三彩合一守护顷刻间被一巴掌震的溃散消失。

    “你说让我十招,还剩七招,这一招教你怎么做人!”

    古清风一巴掌扣下去,文景山皮开肉绽,毛发脱落!

    “这一招教你怎么说话!”

    砰!又一掌,文景山体内经脉尽数断裂,丹田枯萎,根基毁灭,

    “这一招教你认识死活!”

    砰!又一掌,文景山双臂被震的断裂开来!

    “这一招是为火德,当年,你伤他丹田紫府,今日,我要你的命!”

    手起,掌落,惊声响,文景山再也不是文景山,而是变成了一堆模糊的血肉。

    太突然!

    太凶残!

    太暴捩!

    死了?

    是的。

    死了。

    文景山死了。

    死的很突然,死的很意外,前后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就这么死了。

    他是连开三彩大自然的天才,其中一彩又是金彩,更是将三彩合一的七彩啊,其实力至强弹指间抹杀金丹真人,连墨龙这等三彩大自然守护灵力暴涨双倍的人都被他一招抹杀了,就是如此强悍的一位天才,一个照面不到,却被古清风几把掌下去给拍死了,死的只剩下一堆血肉。

    没有人敢相信这是真的。

    纵然亲眼所见,亦觉匪夷所思。

    场内,那白衣男子,那古清风长身而立,伫于此间,冷峻的脸庞上面无表情,眉宇之间似若冷厉,一双幽暗的眼眸尽是静寂,他一招手,桌子上的一瓶酒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一瓶很精美的蓝色瓶子。

    很多人都认识这酒,是乃蓝霜清灵酒。

    古清风将这瓶酒打开,将其内的蓝霜清灵酒倒在那堆属于文景山的血肉上。

    文景山先前说过这瓶酒是留给死人的。

    他说过这句话。

    古清风照做了,将这瓶蓝霜清灵酒留给了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