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轮回说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夜。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月色有些昏暗,夜风也有些清凉。

    云霞派,一座园子内。

    欧阳夜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托着下巴,一张漂亮的俏脸上似若失神般正在发着呆。

    小丫头的心情并不好,确切的说有些凌乱。

    尽管她一直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师傅,可毕竟在飞雪真人的门下学了两年,如今飞雪真人被古清风一巴掌打了个半死不活,小丫头的心里虽然谈不上多么悲伤,但亦有些不自在。

    只是这并不是让她发呆的原因。【愛↑去△小↓說△網w  qu 】

    真正让她陷入失神的是古清风。

    未知的身份?强悍的肉身?不可思议的悟性?神乎其技的手段?恐怖如斯的力量?

    不!

    统统都不是。

    这些她虽然好奇,但也只是好奇而已,让她陷入沉思,忍不住失神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古清风身上总有一种让他时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出现过三次。

    第一次是在红叶山谷时,第二次是在争夺十二院首席,第三次是前几日的试炼考核。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不知道古清风身上究竟什么地方让自己觉得时曾相识,而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为什么熟悉,她不知道,为什么陌生,更不知。

    她什么也不知道。

    只是有这种感觉,尤其是亲眼目睹试炼考核之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盛。

    “难道和那个梦境有关?”

    欧阳夜有一个秘密,她从小就在做一个奇怪的梦,之所以说那个梦奇怪,是因梦很模糊,很飘渺,也很混乱,在梦里她同样对云霞派有种时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同样让她既熟悉又陌生,亦不知为何熟悉又为何陌生。

    这也是她为何会拜入云霞派修行的原因,她想了解对云霞派时曾相识的原因,只是两年过去,她踏遍了云霞派每一个角落,该熟悉的还是熟悉,该陌生的还是陌生。

    可是这和古清风有什么关系?

    自己对云霞派有种时曾相识的感觉是因为那个从小做到大的梦境,可梦里并没有古清风啊。

    就这么想着,越想越迷惑,越想越茫然。

    很烦。

    欧阳夜从储物袋里掏出古琴便弹奏起来,弹的是赤霄君王所谱写的笑红尘。

    这些年来每当烦恼的时候,她都会弹琴。

    小丫头自幼博览群书,音律乐艺的书籍看过很多,会弹的曲子也不少,唯独偏爱赤霄君王的曲子。

    众所周知,赤霄君王的曲子莫说弹出曲中玄妙,即便是能将曲子完整弹出来都需要很高的音律造诣。

    说来也怪,赤霄君王的曲子,欧阳夜从未练习过,只要一听她就能弹奏出来,而且还能弹出曲中玄妙,至于原因,她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就是会弹,就像以前练习过一样,可关键是,赤霄君王的曲子,她并未主动练习过,哪怕一次都没有,只要听一遍便会。

    每次弹完这首笑红尘之后,她的烦恼都会忘的一干二净。

    只是这次,不知为何,越弹越乱。

    这笑红尘本是一首很复杂的曲风,是当年赤霄君王离别世俗时追忆红尘往事时谱写的曲子,曲中点滴也蕴忆着赤霄君王在世俗红尘的事情……

    曲风本应很平淡,只为追忆,只为离别。

    然而此时此刻欧阳夜弹奏的却是无比凌乱,而且越弹双手十指舞动的速度越快,琴音不像徐徐传来,更如噼里啪啦的雷电交加,很急促,很疯狂。

    “夜夜,大半夜的你怎么又在弹曲。”

    欧阳绯月披着一件白袍走了出来,许是刚才在休息,她那张美艳的脸庞上还有些惺忪,走到凉台,看见欧阳夜就像着魔一样疯狂舞琴。

    欧阳绯月顿时没了睡意,又喊了一声欧阳夜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

    欧阳夜舞琴的速度愈发疯狂,不知为何,院子里顿时狂风四起。

    此间,欧阳夜三千长发肆意飞扬,一张美丽的俏脸亦变得阴晴不定,那双眼眸更是渐渐泛起了殷红,她继续疯狂舞琴,口中呢喃而道:“我忘不了……真的忘不了……”

    “呵呵……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你从一开始就不知道……”

    “呵呵呵……你想知道我是谁?你也只记得现在的我,却忘掉了以前的我!”

    “你早已经把以前的我忘了,你早已经忘了……”

    “而我却一直忘不了你……”

    “当年你离开,你说让我等你……”

    “可你并没有回来……你没有……”

    欧阳夜断断续续说着,是笑非笑,像疯了亦像真的魔怔一样。

    对面欧阳绯月听的直皱眉头,愕然问道:“夜夜!你在瞎说什么胡话,你不是弹琴弹魔怔了?我早告诉过你不要再弹君王的曲子……”

    欧阳绯月走过去欲要劝说,对面的欧阳夜瞧也不瞧,右臂波动琴弦,一连串琴音爆破的声音,凝声而道:“滚开!”

    噗!

    欧阳绯月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顿觉耳膜轰鸣,体内气血翻腾,当即运转灵力,却是后退不止,止步刚要开口,只觉喉咙一甜,溢出一口鲜血,抬起头,面色煞白,骇然道:“夜夜,你怎么……我是……我是你姑姑啊!”

    坐在凉亭里欧阳夜并未理会,继续弹琴,疯魔般自言自语。

    “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回不去了,永远也回不去了……”

    “我是魔……等你等成了魔……”

    “我等你等成魔,你为救我逆天成魔……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

    “不要问我是谁!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

    “我是魔,从一开始就是,你以为度我成佛?我心就是佛?我是魔,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永远都是,我要你一辈子记住我是等你等成了魔……”

    “佛道不认我为魔,魔道不认我为佛……呵呵呵……”

    “不要逼我!”

    “永远也不要逼我!我说过你不轮回,我也不会轮回,天道若要审判你,我便与你一起逆苍天……我陪着你……永远……”

    “不要逼我……我不会轮回……”

    “我说过……你不轮回,我也不会轮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