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害怕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火德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御剑飞行,一路上都在提心吊胆,内心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

    当他火急火燎赶到云霞派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立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外面实在太安静了,连一个弟子都没有。

    该不会真的……

    没有多想,火德赶紧冲进门派,只是当他来到试炼场的时候,当场就傻眼了。

    场内众人的耳朵大部分都挂着鲜血。

    一百多长老嘴里淌着血。

    地上躺着二十多位皮开肉绽不知是死是活的执事客卿……

    “这……这是咋的了。”

    许是太过震惊,火德的声音都有些沙哑,看见仁德愣在那里,立即跑过去,问道:“师兄,你……这里……发生……了什么?”

    仁德抬起头,张张嘴,欲言又止。

    “难道……是古小子……我的老天爷啊!”

    噗通一声,火德实在有些承受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一路上都在担心,都在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可没想到……没想到还是出了岔子。

    望着躺在地上这些执事长老,火德是越看头越痛。

    说实话,这些人的死活,他并不关心,真正让他关心的是这些人每一个背后都与云霞派有着各种利益,一旦决裂,对云霞派将会造成很大的损失,不止是经济资源上,人脉上也是一样,还有各种家族帮派,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

    而现在何止牵一发啊!

    这******简直……简直……扯了整个脑袋啊!

    火德不忍再看下去,站起身,噎着喉咙喝道:“师兄,你怎么……我临走的时候不是交代如果情况不对,让你出手制止吗?”

    “你说的轻巧,他一声之威下去,我浑身气血翻腾,骨头都快散架了,连金丹都止不住颤抖。”仁德也是涨红着脸,瞪着眼睛,激愤的喝道:“你让我去制止,那是想让我死啊……”

    仁德越说越激动,愤然道:“你看看我的耳朵,看看我的手还在颤,我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啊!幸亏没有听你的话去制止,如若不然……不然今天……今天我怕是要交代到这儿了,你去看看木德,他一巴掌下去,木德当场就……就……”

    木德呢?

    火德四处张望,这才在一片废墟中看见木德的身影,确切的说那已经不成人样了,完全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那里,张着嘴,瞪着眼睛,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见此一幕,火德就算再有心里准备也不由感到头皮发麻,他看的出来,木德全身筋骨怕是碎了啊!

    这时,两个人闯入试炼场,不是别人,正是金德和水德,二人来到这里看到这一幕时,脸色瞬间煞白,双眼瞪大,目露骇然。

    “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二人一看木德如烂泥般瘫痪在那里,不由大惊失色,再一看广元也是如此,还有飞雪,李家的人……询问之下,当得知这一切都是古清风动的手,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他们想来那姓古的就算肉身再强悍,说到底也是筑基失败导致,又能强到哪去,此刻听闻他一脚便将金德踹成这样,一声之威震的百余真人坠落倒地,二人面如死灰愣在那里,不知所措,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依旧压制不住心头的颤抖。

    “火德,你!”金德重重呼吸着,指这火德咬牙切齿的喝斥道:“你等着……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定会!”

    他是如此,水德的心头也是既惊又骇,但更多却是愤怒,等着火德,一字一顿的怒然道:“火德,九华同盟绝对不会放过你!”

    “还敢威胁老子?”

    火德红着脸,指着二人,怒斥道:“谁他娘不放过谁还不一定呢,告诉你们两个鳖孙,识相的就此罢手,一切相安无事,别怪老子没警告你们,你们若是带人去找古小子的麻烦,木德就是你们的下场!”

    金德和水德同声大喝:“他敢!”

    “哈哈哈!他敢?哈哈哈哈!”火德放声大笑,凝声喝道:“这天下之事,只有他想不想,愿不愿,从来就没有敢不敢,不信的话,你们尽管去吧,到时候他大开杀戒,别说你们扛不住,就是他娘的天王老子来了也扛不住!”

    说罢之后,火德立即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他现在很后悔!

    后悔不该找古清风帮这个忙!

    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从一开始找古清风帮这个忙就注定会是一场错误。

    火德了解古清风,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许是孤儿的缘故,也或许是打小就尝尽世间冷暖,以至于古清风骨子里都流淌着一种暴捩的血性,平时你若不招惹他还好,一旦招惹,他那骨子里的暴捩血性就会爆发出来。

    从小就是这样!

    如若不然,他在这方世界修炼的时候也不会惹的天怒人怨大杀四方,杀的血流成河,连仙朝都被他灭了。

    火德本以为古清风飞升天界之后会有所改变,仙道审判你不怕,这次审判你可是老天爷啊,你小子总该收敛收敛吧?

    火德以为古清风会收敛,可没想到……没想到还是这样。

    这还只是一个试炼考核而已,就******弄残弄死这么多人。

    若是年底争夺掌储的时候,那******得死多少人啊,到时候别说争夺掌储,云霞派还能不能存在都是一个未知数,那还争个毛啊!

    “都怪老子一时冲动啊,肠子都悔青了!!古小子那厮一旦凶残起来,杀人如麻不说,动静也大的吓人,到时别说云霞派,整个青阳地界怕是都得遭殃……”

    来到后山灵隐园。

    火德一看古清风正仰躺在那张摇椅上闭着眼睛像似在养神,他并没有像上次一样直接冲过去,而是悄悄躲了起来,观察了一会儿。

    作为看着古清风长大的人,火德对他实在太了解了,知道这小子一旦动怒,经常六亲不认,当年古清风横扫大青山大开杀戒的时候,他曾经去劝过一次,当时非但没有劝住,甚至还差点被古清风给打死,直至现在火德还清晰记得当年古清风指着自己说的那句狠话。

    告诉你,火德!大青山这帮畜生的命,老子一个都不会留,看在以前的份儿上,我敬你一分,但也只是一分而已,别不知好歹,再敢跟老子开口劝一个字,老子连你一快杀!

    就是这句话,自那以后,古清风大开杀戒的时候,他是有多远躲多远。

    此刻瞧着古清风没有什么动静,火德秘密传音给站在那里的费奎。

    费奎躬着身低着头,耳中传来密语之后,抬头看了看火德,而后又低下头,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兔崽子,老子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啊!滚过来!”

    费奎没有回应。

    “你他娘的聋啦?”

    足足过了很长时间,费奎才传音回应:“老爷子,您……您自己过来吧……小的……小的不敢动啊。”

    “你个没出息的玩意儿!”

    火德琢磨着费奎这小子一定是吓怕了,问道:“古小子回来后说什么了没有?”

    “没有……公子爷回来后喝了点酒儿就躺下了。”

    “一句话都没有说?”

    “没有……”

    “这样啊……那你先在这里伺候着吧,老子晚点再来。”

    “老爷子,您……您现在去哪?”

    去哪?

    哪也不去。

    火德不怕不说话的古清风,却唯独怕沉默的古清风。

    不说话和沉默是两个概念。

    至少火德认为是这样,尤其是对于古清风来说,他知道这个家伙一旦沉默,那肯定是心情不爽,他若不爽的话,天王老子去了都得悠着点,他可不想往枪口上撞,琢磨着还是先躲起来再说吧。

    只是刚要离开,耳中便传来古清风慢悠悠的声音。

    “怎么着,来都来了,跑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