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谁得意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古清风离开了。【愛↑去△小↓說△網w  qu 】

    很沉静。

    来的时候他是一袭干净的白衣,走的时候依旧一尘不染,来的时候神色平静,走的时候依旧如此,连一根发丝都未曾乱过。

    他没有变,但是试炼场却变了,负责审核的一众执事长老也变了。

    原本庄重高大的试炼台此刻变成了一堆废墟。

    原本嚣张跋扈的李家人死的死,废的废。

    原本骄纵狂傲的九殿亲传弟子吓得的瘫痪在地上直至现在都站不起来。

    原本身份高贵,修为高深的长老们一个个都成了一滩烂泥,终生无法再动,哪怕一根手指也不行。

    还有云霞派的那些执事客卿,要么吓的瘫痪在地上,要么七窍出血重度昏迷,要么皮开肉绽浑身冒着黑烟……

    没有人会想到好端端的一场试炼考核会变成这样。

    此时此刻也没有人在意这些,他们只是呆滞的愣在那里,脑海之中尽是古清风凶悍雷霆的力量,以及冷酷霸绝的言语,同时还有那诸般不可思议而又惊世骇俗的手段。

    一瞬吸纳大量炎阳灵气。

    一息炼化坚硬的青龟晶石。

    一眼打出二十部大圆满仙艺。

    一脚将修炼七八百年的金丹真人踹的瘫痪在地上。

    一招虚空掌似若当空爆裂,击溃二三十位紫府真人。

    一声之威犹如漫天惊雷炸响,震的百余人纷纷坠落。

    太疯狂,也太恐怖。

    疯狂的纵然亲眼所见,亦觉匪夷所思。

    恐怖的直至古清风离开之后,场内众人依旧愣在那里,不敢动,不敢言语,甚至不敢呼吸。

    当真是清风不清浑如浊,沉静不静乱无边。

    ……

    云霞派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甚至很多客卿都没有来参加,因为今儿个在青阳地界还有一件大事儿,那就是今天是洪老爷子出关的日子。

    洪老爷子是青阳地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修炼千年之久,亦是青阳地界为数不多的千年老前辈之一。

    虽说立过真身,开过紫府,修出金丹之后,肉身衰老的速度会变得非常慢,但这并不代表修出金丹就能长生,要知道修行本就是一件逆天之事,活的时间长了,会遭到雷劈。

    而这所谓的雷劈,亦是一种寿劫。

    修行之人讲究一个逢九必劫。

    寿劫也不例外,但凡到了九重年,亦是九百岁的时候,都会遭遇寿劫。

    大部分金丹真人一辈子小心翼翼,却终究未能躲过去这一道寿劫,当然,也有能渡过这道寿劫的,洪老前辈便是其一。

    老前辈修炼的时间长,人脉广,如今出关之日,自然不少人前来祝贺。

    很多人为了道贺提前几日就在山下等待,火德也提前一天赶了过来。

    洪老前辈在青阳地界的地位很高,若是能够得到他的支持,云霞派这事儿就好办多了,说实话,火德并不奢求老前辈出面帮忙,他只要老爷子不站在水德和金德那边就行。

    只是等了又等,足足等到今天下午,老前辈的一位弟子竟然说今日不见客,说什么不日之后将是老爷子的千年大寿,到时候再宴请诸位。

    这对于火德来说算是一个不坏但也绝对不算好的消息。

    不算坏是因为老前辈既然不见客,那么水德和金德也就没有了机会。

    不算好是因为他白来了一趟,当然,如果没有其他重要事儿的话,白来也就白来了,火德也不在乎,关键是他虽然一直在这里等着,可内心却一直担忧着云霞派的事儿。

    不知道古小子考核的事儿怎么样了。

    火德并不担心古清风考核不过,他知道考核的事儿对于古清风来说那比放个屁都容易,真正让他担心的是怕出什么乱子,怕古清风不按照章程办事儿,怕有谁不开眼惹毛了他……

    火德不傻,他知道木德等人一定会故意刁难古清风。

    所以他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让古清风按章程办事儿,能忍就忍,为此,他后来还去找了一趟自己的师兄仁德,琢磨着有仁德在主持大局,木德等人就算再刁难,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古小子能忍着啊。

    万一那小子发起火来……

    怕就是仁德也……

    唉!

    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吧。

    火德刚要御剑赶回去,身后便传来一道阴沉的声音。

    “师弟,看来这次你白跑了一趟啊。”

    转身看去,是一位身形瘦高的老者,老者面色阴沉,嘴角挂着笑意,手里把玩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琉璃球,正是他的师兄,金德真人。

    “白跑一趟的是你吧。”火德冷笑一声,道:“老子过来又不是请洪老前辈帮忙的。”

    “呵呵……说的倒是好听。”

    这时,又有一位老者走来。

    “两位,别来无恙。”

    这老者留下山羊胡,皮笑肉不笑,给人一种很奸诈的感觉,不是别人,是乃水德真人,他看了看金德,又看了看火德,笑道:“我们师兄弟三人可是好久没有碰过面了啊……这次虽然没能见到洪老前辈,不过能见到两位也算没有白来一趟啊。”

    看见水德,金德便讽刺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九华同盟的水德真人!”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九华同盟雄霸四方地界,其内高手如云,执百余门派,掌万余帮会,我看两位就莫要执迷不悟了。”水德并没有在意,捋着下巴的山羊胡,笑道:“你们是斗不过我的,云霞派掌储之位也必然会落在我的手里。”

    “是吗?”金德冷笑道:“那们就拭目以待好了。”

    火德懒得听他们二人在这里扯淡,正欲离开,水德喊了他一声。

    “你个叛徒,叫老子做什么!”

    与金德比起来,火德更加不爽水德,金德为一己私欲窥觑云霞派掌储,而水德却做了九华同盟的走狗,所以,言语之下,火德对他自然不客气。

    水德似乎并未生气,依旧是捋着下巴的山羊胡,笑道:“师弟啊,我等三人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不聊聊怎么就准备走了?”说着话,水德突然一笑,像似想起了什么,道:“哈!我倒是忘了,今日是那姓古的参加试炼考核的日子吧?看你着急的样子,莫不是担心他考核不过?”

    不等火德回应,水德又得意的笑道:“不是我说你啊,师弟,你这人从小就不安分,做事也向来都是马马虎虎,你也不想想,咱们云霞派那么多执事长老都是咱们金德师兄的人,他会让你找来的那古清风通过考核吗?”

    金德站在旁边,把玩着两颗琉璃球,不缓不慢的说道:“我的人再多,也比不过你背后的九华同盟呐!”

    “那可未必,若论收买人心,我可比不过师兄你啊,不说咱们云霞派,就是青阳地界的家族帮派有一半都被你拉拢过去了,真是让师弟佩服万分啊!”

    “哼!”

    金德冷哼一声,闭上眼。

    对面,火德望着皮笑肉不笑的水德,又看了看骄横的金德,冷笑道:“告诉你们两个鳖孙,最好都给老子收手,不然有你们哭的时候。”

    “哦?怎么个哭法?”水德神色微微一沉,问道:“看来你对那姓古的小子很有信心呐。”

    “你们等着瞧吧。”

    话音落下,火德纵身离去。

    “呵呵……”

    望着火德离去的背影,水德捻着下巴的胡须,像似有些疑惑。

    而金德亦睁开眼,皱眉沉思,看了一眼旁边的水德,问道:“师弟,你可知火德找来的那姓古的小子是何身份?”

    “怎么?”水德微笑着,问道:“你怕了?”

    “笑话!我会怕?”金德不屑而道:“一个筑基失败的废物,难不成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倒也是……”水德亦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笑道:“不过师兄,看在当年的份儿上,我再劝你一句,放弃吧,你斗不过我,更斗不过九华同盟,若是你肯放弃的话……”

    水德正说着,金德便嗤笑一声,道:“年底便是百年之期,待三位师叔出关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谁应该放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