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静寂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知死活!”

    当空中,古清风一脚横扫过去,带起一道九米之巨的圆月弧光,弧光似那浑浊而又狂暴的灵力,其内电光霹雳,宛如一道雷霆蛟龙般,袭来的李家五人根本不知怎的回事,瞬间如遭雷击,毛发竖起,衣衫破碎,皮开肉绽,落在地上,肉身发黑发红,浑身颤抖,抽搐不停。

    动手的不止有李家五人,还有云霞派的二十余位执事长老,他们皆在第一时间祭出仙艺,有武功,有法术,亦有剑诀。

    古清风猛然瞧也不瞧,挥手间浑浊的圆月弧光,电光霹雳,诸般威力甚大的仙艺顷刻间溃散消失。

    “一帮乌合之众,敬酒不吃吃罚酒,既如此,那就滚下去等死!”

    当空之中,他一步踏出,瞬间而至,抬起手臂,掌心是那滚滚的浑浊灵力,掌心朝下,猛然一推,虚空一掌!

    咔嚓!

    漫天的电光,漫天的霹雳!

    轰!咔嚓!

    刚才动手的二十多人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一个个如遭雷击,毛发竖起,皮开肉绽,就那么倒在地上。

    死了?

    不知道!

    谁也不清楚,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太疯狂!

    很多的人的思维还停留在方才古清风打出二十部仙艺的震撼之中,此刻看见他一腿扫灭李家五人,虚空一掌击溃二十余执事长老,场内众人有一个算一个,无不吓的头皮发麻,无不吓的面如死灰,无不吓的魂飞魄散。

    本来还准备动手的其他执事长老,见此一幕,哪还敢动手,吓的赶紧停止运转灵力,连手中的飞剑也收了回去,胆子小的连待下去都不敢,纵身跃起,欲要逃离。

    然,古清风又怎会给他机会,他一抬手,掌心凝衍青冥风穴涡,逃跑的一人当场被袭过来。

    “跪下等死!”

    古清风一巴掌扣下去,那人口鼻喷血,跪在地上。

    又有三人欲要逃离。

    “今日我不点头,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半步!”

    古清风扬手一弹,三道大圆满炎雷霹雳过去,逃跑的三人当场被击的倒在地上,已是皮开肉绽,浑身冒着黑烟。

    太可怕!太恐怖!

    这一刻所有人终于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古清风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前后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飞雪,李家五人,云霞派二十多位执事长老全部被击溃,是死是活亦无人知晓。

    他们不知道古清风究竟是什么身份。

    更不知道古清风筑基失败为何肉身如此强悍。

    同样也不知道古清风的灵力明明那么浑浊,却是那么浑厚恐怖。

    他们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此刻也没有想知道这个问题,他们害怕,只是害怕。

    尤其是之前与古清风有过节的那几人。

    如慕子白,如谭思茹,如云鸿,如叶卉,李灿,如李森,他们吓的连站都有些站不稳,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望着当空中那静如死海的白衣男子,谭思茹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惧,转身就跑。

    古清风掌心青冥风穴涡再次出现,谭思茹被吸了过去。

    “我说过,没有我的点头,谁也别想离开半步,你也不例外,滚下去与你师傅跪在一起等死!”

    啪的一声,一巴掌扣下去,谭思茹口鼻喷血,不偏不倚跪在了飞雪真人的旁边。

    谁还敢跑?

    没有了!

    再也没有人敢跑了,因为跑的人都倒在了地上,不管你修为多高,不管你是弟子还是长老,不管你是男是女,皆是如此,莫说逃跑,周边众人吓的甚至连动都不敢动,连呼吸都不敢呼吸。

    当空之中,古清风负手而站,一袭白衣,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只是衣领的扣子不知何时已然解开,双臂的袖子也不知何时卷了上去,他站着,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着。

    很安静。

    神情是,眼眸是,气息是,连衣衫都未曾飘动过,连发丝都未曾扬起过。

    没有滔天的怒气,也没有滚滚的杀意,他身上一切的一切都无比安静,就像无尽黑暗之中那沉寂了亿万之年的死海一般,没有任何波澜。

    太安静了,静的吓人,静的谁也不敢动,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敢呼吸。

    远处,费奎躬着身,低着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衣袍已经被汗水踏湿,他终于明白老爷子为何昨日会特意赶回来千叮万嘱,他明白了……终于明白了。

    他是如此,仁德长老又何尝不是。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火德会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告诫自己,让自己千万不要招惹古清风,说如果古清风一旦冲动发怒的话,一定要劝说。

    可是怎么劝。

    仁德是真不知道怎么劝。

    发怒?

    古清风发怒了吗?

    他没有发怒,眼不红,气不喘,言不惊,语不骇,他从来就没有发怒。

    冲动?

    古清风看起来冲动吗?他一点也没有冲动,打李铮时没有,吸纳炎阳灵气时没有,炼化晶石的时候也没有,打出二十部大圆满仙艺的时候没有,纵然方才动手的时候,亦也没有冲动。

    他很冷静,比谁都冷静,从一开始就很冷静,

    然而,就是这种冷静让仁德长老不敢开口劝说,是的,不敢,他怕,他怕自己一开口,被古清风一巴掌打的七窍出血。

    如此之下,他哪里还敢开口劝说?若是敢的话,早在之前就开口了,又何须等到现在。

    他不敢,所以他一直沉默着。

    静。

    就这么静着。

    当空之中,古清风那双幽暗的眼眸横扫开来,静寂的眼神在每一位执事长老的脸上划过,而后落在高台之上,落在木德长老和广元的身上,二人的脸色瞬间煞白,似如死灰,没有一丝血色,神情无比惊恐,眼睛瞪大,想呼吸,却是越呼吸越窒息。

    心在颤,身在抖,止不住。

    木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广元也不知道,尤其是触及到古清风那双幽暗的眼眸时,不管是木德还是广元,二人在那一瞬间仿若坠入无尽沉静的深海一样无法呼吸,亦如坠入无尽黑暗的深渊一样无法挣扎,又如坠入无尽恐怖的地狱陷入无尽的绝望。

    颤抖着,害怕着,恐惧着。

    颤抖来自肉身,害怕来自内心,而恐惧则来自灵魂。

    广元额头布满冷汗,依靠着墙壁,止不住颤抖,噗通一声,再也承受不住此间的恐惧,一瞬间瘫痪在地上。

    吓瘫了!

    彻底吓瘫了!

    这不禁令场内众人更加感到毛骨悚然,广元好歹是金丹真人啊,尽管是嗑丹药嗑出来的金丹,那也是金丹啊,怎么……怎么就这么吓瘫了。

    古清风没有说话,就这么站着,就这么望着。

    对面高台之上,本来就已经够害怕的木德长老,在广元瘫痪在地上后,他更加害怕。

    “师……师兄?”

    或许是太过害怕了,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有些沙哑,木德看向仁德,像似在求救。

    仁德神色一变,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看了看古清风,张张嘴,想开口,只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

    发现仁德低头沉默,木德又看了看旁边吓瘫的广元,又看了看跪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飞雪,以及地上躺着的那二三十位皮开肉绽,不知是死是活的云霞派执事长老。

    木德顿觉天旋地转,脸色愈发难看,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身体也越来越颤抖,他抬起头,望着对面的当空中静寂无边的古清风,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通过了考核……”

    他怕了,真的怕了。

    不想再考虑什么古清风成为九殿亲传弟子之后会对掌储之位造成威胁,他只想活着,只想离开这里。

    然,这只是他想而已。

    古清风并没有理会,就这么望着。

    “你……”

    见古清风不说话,木德又哆嗦的问了一句:“你……你到底想怎样?”

    不语,古清风依旧没有说话。

    “你……我……我修炼七百多年,是乃……是乃金丹真人……我……我根本……根本不怕你……”

    虽然木德嘴上说不怕,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的出来他这句话说的是多么没有底气,他根本无法掩饰心中的恐惧。

    古清风的沉默,让木德心中的恐惧愈发强烈,他快要承受不住了,一咬牙,一跺脚,暴喝一声,祭出飞剑就冲了过去。

    “你这妖魔!!老夫和你拼了!!!”

    木德是金丹真人,尽管是嗑出来的金丹,灵力浑浊不堪,但说到底毕竟是金丹,他的一剑之威自然了得,更何况这还是他倾尽全力的一剑,威力可想而知。

    在木德想来,这古清风虽然身份神秘,肉身又诡异至强,力大又无穷,自己全力一剑或许奈何不了他,但至少也能周旋一翻。

    不过,这只是他以为而已。

    当他袭来,古清风手臂一抬,五指如天钩一般,咔嚓一声,木德手中的飞剑瞬间溃散。

    “你!”

    木德吓的魂飞魄散,欲后退之时,古清风扬起一脚踹在他的胸膛,砰的一声,一脚下去,木德周身灵力瞬间溃散,衣衫破碎,浑身每一寸肌肤就像遭到雷击一样皮开肉绽,哇的一声,口鼻喷血,横飞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