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9章 一个不起眼的因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小子,你莫要太过担忧,老衲所说的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许是听见了古清风的自嘲,大行癫僧安慰道:“就算你是别人的因果化身,也未必就一定会是亘古无名,况且你到底是不是别人的因果化身,现在还是一个未知之数,莫要杞人忧天。”

    安慰的话毕竟是安慰的话,这种安慰的话,连大行癫僧自己都不怎么相信,更别说古清风。

    只是。

    话又说回来,古清风需要安慰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需要。

    他这人一向看的开,若是看不开的话,以他的处境以及经历过的各种因果之局,恐怕早就自闭崩溃了。

    虽说是别人的因果化身令他有些不自在,被吞噬之后霸占肉身之后也会令他有些憋屈,活了大半辈子为他人而活更令他无法接受。

    不过。

    古清风从来不会为了没有发生的事情而自寻烦恼,更不会为了不确定的事情而担忧。

    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天塌不下来,一切都不是事儿,要问天塌下来怎么办?

    不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即使自己真是亘古无名的因果化身,即使亘古无名为了吞噬自己早已布下因果,即使亘古无名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吞噬自己,古清风也不惧。

    他从来不相信绝对两个字,只要有一丁点希望,他都不会让任何人吞噬自己。

    退一万步来说,实在不行,古清风还有最后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在自我意识丧失之前自己抹杀自己,我活不了,谁也别想霸占老子的肉身,拼死一个算一个,纵然拼不死也叫你们空欢喜一场。

    古清风并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想下去,反而唐姮姀突兀出现,说了这么一番话,让古清风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她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唐姮姀虽然没有明说自己是亘古无名的因果化身,可她话里话外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说完就走,连个招呼也没打,显然,她现身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自己可能是亘古无名的因果化身。

    问题是她告诉自己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玩的什么把戏,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儿?

    难倒她想让自己现在去找亘古无名算帐?

    还是说让自己提防着点亘古无名?

    这两种可能,无论哪一种似乎都不太靠谱。

    唐姮姀明摆着是站在大道那边的,换句话说,如果这次亘古无名真的能够彻底抹杀原罪本源的话,不管是对三千大道还是对天地万物都是好消息。

    按理来说唐姮姀与亘古无名是同一战线,既如此,她又为何告诉自己这些?

    难不成唐姮姀念及旧情,不忍心看着自己最后被亘古无名吞噬掉,所以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自己,让自己提前做好准备好应对亘古无名?

    想到这里,古清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琢磨着自己的魅力应该没有这么大,唐姮姀也不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而是不知活了多少年也不知轮回转世了多少次的老妖婆。

    在这些老妖魔眼里,所谓的感情恐怕连个笑话都谈不上。

    大行癫僧说道:“老衲琢磨着无月娘娘一定没按什么好心。”

    “那你说她按的什么坏心眼儿?”

    “这个……”大行癫僧摘掉破旧的僧帽露出光秃秃的脑袋,伸手摸了一把,摇摇头,道:“老衲一时半会儿也想不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月娘娘的存在绝对非同小可,她既能通过布局因果来问鼎大道天命,又能布局与你小子结成因果,足以说明其存在绝对可怕至极。”

    “说不定……”

    大行癫僧沉声道:“说不定她现身出现告诉你这些布置的又是一个因果之局。”

    古清风哑然道:“这他娘的也算因果之局?”

    “小子,布局因果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有时候只需要一句话就能种下一个因,莫要小瞧这个因,只要在合适的时机布局得当,一个小小的因,或许能够影响最大的果。”

    大行癫僧一脸肃然,认真的说道:“古小子,老衲且问你,在此之前你小子是不是准备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只要能结束这一切,死活你也不在乎,对吧。”

    古清风点点头,道:“没错,怎么了?”

    “现在你得知,自己可能是亘古无名的因果化身,最后可能还会被亘古无名所吞噬,你难倒还准备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吗?”

    古清风耸耸肩,道:“我还是这么打算的,也没想其他事儿啊。”

    “古小子啊古小子,老衲不敢说对你小子了如指掌,但对你的性子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你小子不在乎生死不假,可如果被人吞噬了自我意识这种死法,你小子定然不会接受,以老衲对你的了解,你小子就算弄死自己,也不会允许别人吞噬你的自我意识,然后霸占你的肉身。”

    闻言。

    古清风以一种惊疑的眼神盯着大行癫僧,他还真没想到大行癫僧竟然对自己如此了解,了解的就像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仿若自己内心想什么,这个老秃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你小子想的可能就不是尽快结束这一切,而是怎么让亘古无名付出代价,甚至说不定到时候你小子会不顾一切的去与亘古无名拼死玩命。”

    “你小子一旦发疯了,那可是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现在你对原罪真主没有兴趣,可保不准到时候你小子一怒之下,去问鼎原罪真主与亘古无名死磕到底!”

    大行癫僧不停的说着,每说一句话都令古清风心惊不已。

    他本来以为大行癫僧对自己已经够了解了,把自己的性子脾气摸的一清二楚,直至现在,直至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大行癫僧,这个老秃驴说的话,让古清风有种感觉,感觉大行癫僧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

    真是这种感觉。

    他仔细想了想大行癫僧说的这些话,不管是与亘古无名拼死玩命,还是一怒之下问鼎原罪真主与亘古无名死磕到底,这种事情,古清风觉得自己完全干的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