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8章 叙个旧也无妨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大行癫僧也是一脸懵逼的瞧瞧古清风,又看看自己,张张嘴,欲言又止,抬头仰望虚空,老脸禁不住一红,这种突然被人拽出来的感觉就好像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光衣裳一样。

    的确。

    大行癫僧真有这种感觉,尤其是所有人都藏在虚空,唯有自己与古清风站在这里,真就像被人扒光衣服扔出来一样,感觉浑身不自在。

    而且他怎么也想不通,无月娘娘究竟是如何发现古清风。

    古清风的存在,神识都探查不出来,哪怕站在你面前,只要闭上眼,他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无月娘娘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发现古清风啊。

    还有就是这离宫虚空奥妙无穷,无数无可都在变化着,无月娘娘又是如何在一瞬间的功夫就像拨开云雾一样将虚空拨开了呢。

    更加叫大行癫僧担心的是,现在虚空暗处大道与原罪两边的老祖差不多都到齐了啊,而且他们一个比一个都想抹杀古清风,古清风不露面也就罢了,现在被无月娘娘强行拽出来,那他娘的还不是死路一条?

    他甚至怀疑无月娘娘又是讽刺又是羞辱大道,不是为了让大道认清事实,而是在刺激大道群雄。

    说什么大道这些老祖非但杀不了古清风,面对古清风甚至连动手的胆子都没有。

    这不是刺激大道老祖是什么?

    刺激完之后,她又不知用什么手段把古清风拽出来,这等于直接将那些大道老祖的军。

    本来大道老祖们已经被她羞辱的颜面扫地,如果面对古清风再不敢动手的话,甭说什么号令大道群雄,恐怕连抬头做人都资格都没有了。

    换句话说,这一次就算那些大道老祖不想动手也不行了,为了自己的颜面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抹杀古清风。

    大道这边一动手,原罪那边再一起哄,古清风真的就在劫难逃了。

    想到这里。

    大行癫僧内心咯噔一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反倒是古清风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所谓,即使被无月娘娘不知用什么手段拽了出来,他依旧是坐在一坛美酒上,翘着二郎腿,拎着一壶美酒左瞧瞧又看看,而后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站起身,伸了一个拦腰,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你当真是唐姮姀?”

    “唐姮姀只不过是本宫诸多轮回转世中的一个名字而已。”

    虚空中传来无月娘娘的声音。

    “还真是你啊,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古清风笑道:“上次一别,万年之余,你可还好?”

    一听这话,旁边的大行癫僧都快傻眼了,这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还有心情叙旧?就算叙旧好歹换个人啊,这无月娘娘摆明了是想弄死你。

    “本宫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出都出来了,叙个旧也无妨吧?再则说了,你我二人好歹相识一场,叙个旧不多吧?”

    古清风是真的想与无月娘娘叙个旧聊聊当年的往事。

    时至今日,他还依稀记得,当年从世俗界大西北离开之后便结识了还是烟罗国长公主的唐姮姀,而且当年为了断绝与风逐月的关系,他还谎称自己与唐姮姀结成了道侣,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在烟罗国着实待了不少日子,跟唐姮姀在一起也拥有过很多美好的回忆。

    听说。

    当年古清风诈死从世俗界消失的时候,唐姮姀还寻找过自己,不仅如此外界还传言,唐姮姀相思成病,郁郁寡欢,走火入魔,迷失了自我。

    自从得知唐姮姀与云霓裳、风逐月一样都是布局的因果,古清风才知道,唐姮姀当年走火入魔,迷失自我,根本不是什么相思成病,而是他娘的前世的记忆觉醒了。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觉得唐姮姀是一个很有趣的女人,至少,与唐姮姀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让他回忆起来颇为回味。

    哪怕唐姮姀布局因果只为抹杀他,甚至此刻将他强行拽出来,他仍然对唐姮姀没有什么厌恶之意。

    对于一个活着都觉得没有任何意思的人,内心早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莫说对唐姮姀没有什么厌恶之意,就是藏身在虚空之中那些个一心想要抹杀他的大道老祖与原罪老祖,他也没有任何厌恶,甚至连生气都生不出来。

    “本宫与你之间没有什么旧可叙。”

    无月娘娘毫无感情的回了一句。

    古清风笑言道:“这么无情啊?”

    “幽帝,本宫告诉过你,我布局因果,只为杀你,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你不要自作多情!”

    古清风耸耸肩,笑道:“我也没说不让你杀啊。”说着话,他仰头灌了一口酒,道:“反正现在我也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你如果能杀了我,那就杀呗,就算帮我一个忙,死在你手里,总比死在他们手里好一点吧?”

    无月娘娘没有再说话,古清风这话她也实在接不下,如果能杀的了古清风的话,她早就动手了,又何须等到现在。

    “下不了手是吧?既然下不了手,那咱们就再聊会儿?”古清风眯缝着眼睛,笑嘻嘻的问道:“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你以为这古今天地真的无人探查到你的存在吗?”

    “别说,我还真是这么认为的。”

    “继续如此,那你就继续这么认为吧!”

    这时。

    虚空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局:“姓古的小家伙,你到现在难倒还不明白吗?没有人探查到你的存在不假,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人探查不到你身边那个小秃驴的存在,只要小秃驴在你身边,你小子的行踪永远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能一直在暗中盯着你?都是那小秃驴的功劳!”

    这话到底是谁的,无人知道。

    只是话音传来的时候,古清风还没说什么,大行癫僧倒不乐意了,立即就急眼了。

    确实。

    对方这话的言下之意就好像在说,大行癫僧是一个奸细,专门留在古清风身边,目的就是让大家知道古清风的行踪,好创造机会抹杀古清风。

    “谁!是谁他娘的在这里血口喷人!”

    大行癫僧满脸涨红,扯着嗓门,凶神恶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