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3章 他就是天,他就是命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何为执念。

    很简单。

    但凡执着的念头皆为执念。

    如果生出一个念头,遇到困难,便退缩放弃,这不叫执念。

    真正的执念一旦在内心生出来,便会生根发芽,不会因为任何困难而放弃,哪怕生死也不例外。

    莫要小看一抹执念。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大道高手都因执念而死。

    这玩意儿就像心魔一样,一旦生出来,就会一点一滴的膨胀,驱不走,也散不尽,压制不住,也看不透,更看不破。

    若是能够看透看破的话,执念也就不是执念了。

    情是一种执念。

    欲也是一种执念。

    性格不同,执念也就不同。

    若是野心极大之人,往往会生出欲望这种执念。

    若是情深义重之人,往往会生出情丝这种执念。

    比如浮生帝君就是如此,他的执念便是情丝。

    这些年来为了斩断情丝,一次次轮回,一次次转世,奈何情丝越斩越乱,执念也越斩越深。

    斩到现在情丝执念没有斩断不说,新的执念却又出现了,而且新出现的执念还不止一道。

    情丝算是他的老执念,已然根深蒂固。

    他一次次轮回转世斩执念,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执念。

    没错。

    斩执念本身就是一种执念。

    除此之外,浮生帝君还一直在求索因果。

    因为他想弄清楚自己根深蒂固的情丝执念,究竟是如何出现的,是自我的时候,还是本我的时候,还是真我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这种斩不断的情丝执念。

    求因果,寻真我。

    这又是一道执念。

    斩到现在,浮生帝君已经彻底彷徨了,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彻底斩断执念。

    他感觉自己从开始斩执念那一刻,就好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转,更如坠入一个因果苦海之中一般,本想上岸,奈何越陷越深。

    更糟糕的是,他现在前面看不到任何光明,后面也没有任何后路,就算他现在想停止,不想再继续斩执念也不行了,因为他斩执念已然把自己斩成了应劫定数。

    而孔雀大帝当年斩执念虽然斩的不是情丝,但情况也与浮生帝君相差无几,他同样为了斩执念一次次轮回转世,同样未能斩断执念,同样又生出了新的执念,同样觉得自己陷入了恶性循环的因果苦海之中,同样把自己斩成了应劫定数,同样斩的自己迷惘彷徨。

    “你真的不准备赌一把?”

    孔雀大帝又问了一次。

    浮生帝君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回应道:“你为什么不赌?”

    “我想赌!”

    “也只是想而已。”浮生帝君的神情始终都是那般平静,眼眸是,言语也是,说道:“谁不想?”

    确实。

    谁不想赌。

    浮生帝君也想豁出去赌一把,问题是他豁不出去,斩了这么多年的执念,一次次轮回转世,令他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沉重的东西,有亲情,有爱情,有感情,有友情,太多太多的希望,现在的他早已身不由己。

    他不想输,也不能输,更输不起。

    浮生帝君是这样,孔雀大帝也不例外。

    尽管他一次又一次的询问浮生帝君赌不赌,其实,与其说他问的是浮生帝君,倒不如是在问自己。

    他为了斩执念,一次次轮回转世,同样也背负了太多太多沉重的东西,或许不是亲情爱情,但亦有太多希望,现在的他同样身不由己,同样想赌不敢赌,同样不想输,同样也不能输,同样更输不起。

    “如果……我告诉你,亘古无名也在赌呢。”

    孔雀大帝说了一句。

    浮生帝君问道:“赌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她在赌什么,但我敢肯定她在一定在赌,而且赌的绝对不是这天地大道。”

    闻言。

    浮生帝君沉默了。

    “呵呵!”

    孔雀大帝笑了笑,笑的尤为自嘲,微微摇首道:“连号称因果化身命运使者的亘古无名都敢赌,你我二人却不敢。”

    抬起头,望着混乱的虚空,孔雀大帝继续感叹道:“如果我们输不起的话,我想亘古无名一定比我们更输不起,但是……她敢赌,我们不敢。”

    “呵呵!”

    孔雀大帝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笑意中的自嘲也越发强烈,道:“看来命运真是吃定我们了,把我们吃的死死的。”

    “呵呵!”

    孔雀大帝连连发笑,笑的也越来越自嘲。

    “我们还真不愧是应劫定数。”

    沉默。

    浮生帝君沉默,孔雀大帝也渐渐沉默了。

    不知过了多久,孔雀大帝转身看了浮生帝君一眼,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若是你不赌,但最后依旧输了,当如何?”

    浮生帝君想也未想,平静的回应道:“输了,便输了,不当如何。”

    孔雀大帝是笑非笑的问道:“若是赌的话,你输不起,若是不赌,你却输得起?”

    “若是赌,赌赢了,我心有愧。”浮生帝君轻声淡语的说:“若是不赌,却输了,我问心无愧。”

    “哈!”

    孔雀大帝又笑了,道:“所以,你才会成为应劫定数。”

    浮生帝君道:“难倒你不是吗?”

    “我也是。”孔雀大帝耸耸肩,道:“所以,我才说我们当真不愧是应劫定数,不管是你还是我,都过不了自己内心那一关。”

    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孔雀大帝笑言道:“修行修行,修的是心,行的是道,心在前,道在后,心在内,道在外,如果心是灵魂,道便是身躯。”

    “我是越来越佩服幽帝的心境了,天上地下所有存在都盯着他,他可以当做没看见,天上地下很多存在都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也可以当做不知道,哪怕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就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他也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三个原罪之子的神识魔念在他体内,他可以不理会,就连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出现在他体内,他同样可以不理会。”

    “任因果如何混乱,他却从未求索过。”

    “明明知道是因果之局,他也会一如既往的跳进去。”

    “他从来不会考虑输赢,因为他从不在乎输赢。”

    “什么是随心所欲,这就是随心所欲。”

    “什么是顺其自然,这就是顺其自然。”

    “乍看起来所谓的随心所欲,顺其自然如同听天由命,然,唯有心境真的达到随心所欲顺其自然的时候,或许他就是天,他就是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