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2章 又是一对可怜人儿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先前浮生帝君遭到了一群神秘化身的试探。

    孔雀大帝也同样遭到了一群神秘化身的试探。

    且。

    二人自从进入荒古九宫之后,都不是第一次遭到试探。

    谁在试探他们,试探的目的是什么,浮生帝君知道,孔雀大帝也知道。

    其实。

    不管是浮生帝君还是孔雀大帝,以他们如今的修为实力,若想藏起来蛰伏在暗中,谁也找不到他们。

    只是二人都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们内心都很清楚,藏得了一时,也藏不了一世,该来的终究会来,一味的藏躲并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他们甚至知道,先前的试探根本算不上试探,充其量只是那些大道老祖布的一次局走的一步棋而已。

    与其说是试探,更不如是敲山震虎,震的是这天地大道的背后,也是因果命运的背后,更是他们这两位应劫定数的背后。

    真正的试探还没有开始。

    但却已经快了。

    这一点浮生帝君感觉得到,孔雀大帝也感觉得到。

    “呵呵。”

    莫名。

    孔雀大帝突然笑了笑,他望着混乱的乾宫虚空,微微淡笑道:“一抹原罪之光,令数之不尽的原罪化身如同飞蛾扑火般蜂拥而至,一朵原罪之花令数之不尽的原罪之人彻底疯狂,一道原罪之精也令蛰伏在暗中的原罪老祖按耐不住浮出了水面。”

    “他们等这一天,等的太久太久了,等到现在已经开始等的不耐烦了,他们倾尽所有押在荒古九宫,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无道时代,他们不想输,他们也输不起。”

    “向往无道时代的存在是如此,守护天地大道的又何尝不是一样?”

    微微摇首,孔雀大帝继续说道:“向往无道时代的存在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守护天地大道的存在就等了多久,他们倾尽所有押在荒古九宫,他们同样倾尽所有押在荒古九宫,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未来。”

    “唯一不同的是,有的将希望寄托在了未来的无道时代,而有的将希望则寄托在了未来的天地大道。”

    “有的同时将希望寄托在无道时代也寄托在天地大道。”

    “还有的则将希望寄托在了无道时代的背后,与天地大道的背后……”

    “只是……”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未来,谁也不知。”

    “这是一场赌局,一场亘古赌局,赌的既不是无道时代,也不是天地大道,而是赌的命运,未来的命运!”

    “这场赌局早在荒古时代就应该分出胜负的……”

    “只是……它迟到了。”

    “一直从荒古迟到了今古。”

    孔雀大帝说这些话的时候,口吻一直都很平淡,就像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一样,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浮生帝君听。

    说罢之后,他闭上眼,摇摇头,笑了笑,笑的有些无奈,也有些自嘲,还有一些讽刺。

    而浮生帝君自始自终都站立在荒古遗迹的一座山峰之上,望着混乱的乾宫虚空,并没有理会。

    过了片刻。

    孔雀大帝睁开眼眸,缓缓吐出一口气,轻声问道:“你呢,不想赌一把吗?”

    尽管孔雀大帝并没有说赌什么,不过,并不代表浮生帝君不知道。

    反之。

    浮生帝君很清楚孔雀大帝所谓的赌一把,赌的是什么。

    亦如方才孔雀大帝所说的那样,赌的既不是无道时代,也不是天地大道,而是赌的命运,未来的命运。

    浮生帝君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具:“你已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了。”

    “可上次你并没有回答,不是吗?”

    确实。

    孔雀大帝上次已经问过浮生帝君这个问题,浮生帝君并没有回答,这次也依旧没有回答。

    “你不想赌,还是不敢赌,还是输不起?”

    孔雀大帝一连追问。

    浮生帝君神情未动,也没有回应。

    “呵呵!”

    孔雀大帝笑了。

    这次笑的有些耐人寻味,说道:“你想不想赌,我或许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敢赌,只是……你未必能输得起,对吗?”

    沉默。

    浮生帝君依旧沉默。

    “哈!”

    孔雀大帝又笑了。

    这次的笑,更多的是一种失笑,道:“看来你终究还是放不下,放不下情这个字。”

    不知道是不是孔雀大帝的话说到了浮生帝君的心坎里,原本沉默平静的浮生帝君不知为何默默的闭上了双眼。

    何为情。

    亲情是情。

    友情也是情。

    爱情更是情。

    就算浮生帝君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孔雀大帝说的是事实。

    他的确为情所困。

    既为友情,也为爱情,更为亲情。

    他不是不知道正是因为情之一字,所以自己无法领悟大道混元的真谛。

    他也知道因为情之一字,所以,很多事情他不得不放弃,很多事情想做却不能做。

    他知道。

    一直都知道,比任何人都知道。

    他可以无情,也可以忘情。

    无视一切感情。

    忘掉情之一字。

    是的。

    他可以。

    不但可以,他前世就这么做过,而且还是冷血无情,太上忘情。

    他以为只要无视一切感情,太上忘情,就可以超脱情之一字。

    直至前世觉醒,他才意识到,无情是无情,忘情是忘情,无情不代表超脱,忘情更不代表超脱。

    越无情,说明越在乎,越忘情,说明越在意,情之一字就陷的越深。

    想要超脱情之一字,唯有将其看破。

    然。

    前世的浮生帝君没有看破情之一字,今世的他依旧看不破情这个字。

    他看不破,也做不到,反而在情这个字中越陷越深。

    陷的越深,越放不下,越放不下,越看不破,越看不破,就越是无法超脱。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倾尽所有豁出去赌一把,赌一个未来,一个未来的命运。

    尽管他是上承真命的应劫定数,可他依旧想忤逆命运,甚至想抹杀命运,或者应该说,正因为他是上承真命的应劫定数,所以,他更想抹杀命运。

    原因很简单。

    他前世的命运自己就无法主宰,今世的命运自己依旧无法主宰。

    他不想来世的命运自己仍然无法主宰。

    这一切都是因果。

    浮生帝君就如同坠入一个因果深渊,更如坠入苦海之中,越陷越深,一步错步步错,纵然回头却也不是岸。

    他很想斩断因果,主宰自己的命运。

    可惜。

    他既斩不断自己的因果,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他试过。

    很过很多次。

    结果无一例外,越斩因果越乱,越斩陷的就越深。

    以前。

    他不明白为何命运会选择自己成为应劫定数,后来他渐渐明白了。

    正因为他在因果深渊里面越陷越深,所以命运早已注定了,哪怕轮回一千次,一万次都不会改变,因果只会陷的更深,命运只会更加注定。

    不知过了多久。

    他睁开眼,问了一句:“你的命运为何成定数?”

    “我?”

    孔雀大帝耸耸肩,笑道:“差不多与你一样。”

    “也是为情所困?”

    “哈!”

    听见浮生帝君的话,孔雀大帝不由笑了,笑的很欢乐的样子。

    “你笑什么?”

    “我可没你那么幸运,能为情所困,我不为情,而是为了一抹执念。”

    “一抹执念?”

    “是的,一抹执念。”

    “谁不是为一抹执念?万千因果的源头皆为执念,因果斩不断也因执念,若是没有当初的一抹执念,因果岂会斩不断,命运又岂会天注定?”

    孔雀大帝点头道:“确实如此,你为情所困,也是一抹执念,只不过,我的执念与你的执念比起来,显得太幼稚也太愚蠢,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闻言。

    浮生帝君不由想起了关于孔雀大帝的传说,相传,孔雀大帝的前世是乃孔雀明王,而当年孔雀明王舍身入轮回,历经无尽轮回,踏遍三千大道,不为求真佛,也不为求大道,只为度众生。

    念及此,浮生帝君似乎明白孔雀大帝所谓的执念是什么了。

    他也笑了,道:“如果度众生这等执念在你眼中都算幼稚愚蠢的话,那么我为情所困的执念又算什么?”

    “哈!”

    孔雀大帝笑道:“那不过是谣言罢了,当不得真。”

    浮生帝君没有再说话,等待着下文。

    “我当年舍身入轮回,踏遍三千大道,确实不为求真佛,也不为求大道,至于度众生嘛……哈哈哈!”说到这个,孔雀大帝的神情变得尤为复杂起来,有些尴尬,也有些无奈,还有那么一丝愤怒。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当年我舍身入轮回,根本不是为了度众生,我没有那么伟大,也没有那么崇高,我舍身入轮回,只是为了度我自己。”

    “度你自己?如何度?”

    孔雀大帝反问道:“与你当初度你自己一样。”

    当年。

    浮生帝君为了斩情丝,断因果,一次次轮回,一次次转世,结果情丝未斩断,因果也越陷越深。

    同样。

    当年孔雀大帝为了度自己,也选择一次次轮回,一次次转世,最后非但未能度化自己,反而也越陷越深。

    浮生帝君斩因果,硬生生把自己斩成了今古时代的应劫定数。

    而孔雀大帝为了度自己,硬生生把自己度成了今古时代的应劫定数。

    “所以我说我们二人同病相怜,你斩情丝是为度自己,我斩执念也为度自己,度来度去,度到最后,我们都把自己度成了应劫定数,哈哈哈哈哈哈!”

    话音落下,孔雀大帝仰着头,放声大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