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9章 虚惊一场,冷汗之流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方才古清风大笑,笑的尤为邪恶诡异。

    现在古清风大笑,笑的却是尤为豪迈洒脱。

    方才的古清风不像古清风,而现在的古清风却像极了以前的古清风。

    方才古清风不像古清风的时候,大行癫僧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现在古清风像古清风的时候,大行癫僧仍旧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不同的是。

    方才大行癫僧不敢相信古清风的自我意识被吞噬了,确切的说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

    现在古清风还是古清风,大行癫僧却依旧不敢相信。

    或许是一直以来太过紧张,也或许是太过绝望,也或许惊喜来的太突然,希望来的太强烈,以至于大行癫僧发现古清风还是古清风的时候,内心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像做梦一样。

    “你……你真的是古小子?”

    大行癫僧颤颤巍巍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

    “废话!不然老子还能是谁?”

    “你的自我,没有……没有被吞噬?”

    啪的一声,古清风打开一坛美酒,咕咚咕咚灌了几口,笑道:“爷的自我,哪有那么容易被吞噬,若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能吞噬爷的自我,那爷的自我恐怕早就没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

    “刚才不过是爷逗你玩玩而已,你个老秃驴还当真了啊?哈哈哈!”

    “你……你……你……”

    如果刚才还对古清风有所怀疑的话,那么这一刻,大行癫僧内心仅存的一丝怀疑也随着古清风打开那一坛美酒而烟消云散了。

    所有的紧张,所有的绝望,所有不甘,所有的痛苦也都在这一刻灰飞烟灭了,换之出现的是数不尽的激动,也是数不尽的兴奋。

    激动的大行癫僧身体止不住颤抖着,兴奋的他满脸涨红,眼眶都红了,扑通一声,大行癫僧一屁股瘫坐在虚空中,盯着古清风,呢喃自语道:“老子这一把终于他娘的赌赢了,赢了!终于赢了啊!!!!”

    紧绷的神经,紧张的精神,摇摇欲坠的心神,处于崩溃边缘的灵魂,包括内心一直悬着的那颗石头,在这一刻终于落了下来。

    大行癫僧再也扛不住了,瘫坐在了虚空。

    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是靠仅存的一丝要多渺茫就有多渺茫的希望支撑着,支撑着他对古清风身上寄托的所有希望,包括他的未来,也包括他的这条小命。

    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这就好比一个人扛着一座山岳步履蹒跚的前行一样,这座山岳压得他抬不起头,直不起腰,每走一步,都困难重重,更可怕都是,前方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光明。

    好在。

    古清风还是古清风,对于大行癫僧来说,如同使出浑身解数从绝望的深渊中爬出来一样,当场就累瘫了。

    他是如此。

    藏身在黑水山上的老乞丐,同样也像刚从绝望深渊中爬出来一样,累的瘫坐在黑水山上,气喘吁吁的样子上气不接下气。

    就连一直都很平静的黑水娘娘也都闭上眼,即便深吸一口气,依旧无法平复内心的激动。

    与此同时。

    虚空一座凉亭里。

    一直都在关注着古清风的苍颜,也在这一刻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原本抱着双臂站着的她,终于坐了下来,呢喃自语的说道:“真是很久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了,这种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在希望与绝望中挣扎的滋味,真是太不好受,太折磨人了。”

    旁边。

    亘古无名还是如先前那般,安安静静的站在凉亭里,平凡普通的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凡一如以往的普通,不管是神情,还是内心自始自终都是如此,从未有过任何变化,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又如命运女神一般默默观看着天下苍生的命运。

    “看来我真的不适合赌!”

    苍颜为自己斟了一杯美酒,微微摇首,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像是在自嘲自己的承受能力差,道:“尤其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这种赌法,给我的感觉就像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一样。”

    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还是喜欢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

    虚空中。

    瞧着累瘫在虚空的大行癫僧,古清风走过去,蹲下身子,笑道:“我说大行,不至于吧?”

    “不至于?”大行癫僧的样子就像亲身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一样,面如死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说道:“你小子知道不知道……你他娘的……差点……差点把老衲活生生吓死啊!”

    古清风递过去一坛美酒,道:“有这么严重吗?”

    大行癫僧接过美酒,直接打开,仰着头,一口气灌了大半坛,而后又举起酒坛将剩余的半坛美酒顺着光秃秃的脑袋浇在自己身上,死死盯着古清风,很认真很严肃的说道:“相信老衲,如果你小子的自我意识真的被吞噬掉,这事儿绝对比你想象中要严重多的多。”

    “是吗?”

    古清风站起身,扭了扭脖子,伸了一个懒腰,道:“听你这么一说,看来爷以后得小心才行啊,不然的话,爷如果死了,那这事儿岂不是大发了?”

    “你小子他娘的以后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了,真的会吓死人的,你小子根本无法体会老衲的心情,那简直……简直……”

    大行癫僧简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因为那种心情实在太复杂太痛苦了,痛苦的叫他根本不知该如何描述。

    “开玩笑?爷可没有开玩笑,如果不是今日这事儿,爷还真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小命这么重要,别说,这种感觉还挺不错,活这么大,爷还是头一回活出那么点人味儿来。”

    古清风将一坛美酒饮尽,瞧了瞧虚空,拱手抱拳,道:“多谢诸位对爷这条小命儿的关心,虽然爷不知道你们关心背后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你们关心爷这条小命儿是事实,既然是事实,那爷就替自己这条小命儿谢谢你们了。”

    “要不!大家一起出来见个面?喝个小酒儿?聊聊人生?”

    藏身在黑水山上的老乞丐听见古清风这话,忍不住爬起来,说道:“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怎么好端端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还想请咱们喝酒?”

    “老乞丐,你不是被吓傻了,好赖话都听不出来了吗?”黑水娘娘说道:“你难倒听不出来他这是在故意调侃讽刺咱们吗?”

    听黑水娘娘这么一说,老乞丐这才反应过来,咧嘴骂道:“他娘的!这小子真不地道,敢情他刚才一直在唱大戏?故意装作被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吞噬了自我吓唬咱们?他图什么?目的又是什么?就是为了看看背后到底谁想要他死,谁想让他活?谁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小子的手段是不是太狠了点?不过,刚才看他疯魔的样子,也不像装出来的,从他身上冒出来的力量,也的确是大道之外啊!”

    黑水娘娘点点头,道:“确实,他应该不是故意假装的,他身上那一股苍古霸绝的力量也的确属于大道之外,而且……以我他对的了解,设局试探我们这种事情,他应该做不出来,他也不屑于做。”

    “至于背后谁想让他死,谁又想让他活,谁又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你觉得他在乎吗?”

    “他若在乎的话,我们根本不可能在暗中盯着他。”

    “这话不假。”

    老乞丐赞同的说道:“以这小子的本事,他如果不想叫咱们盯着的话,恐怕咱们还真盯不住他。”

    虚空。

    古清风又等了一会儿。

    见无人回应,他笑了笑,道:“得,既然大家都不肯露面,那就继续在旮旯里待着吧,等你们什么时候想出来了,爷随时恭候大驾!”

    “时间不早了,爷还有事儿,先走一步,诸位告辞!”

    说罢。

    古清风哈哈大笑着,抬脚离开。

    一看古清风要走,大行癫僧也顾不得累瘫的身体,一骨碌爬起来,刚要追赶过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着虚空喊道:“今儿个如果不是老衲豁出去自己的小命儿替你们出面试探古小子,恐怕现在你们还在干等着备受煎熬呢,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老衲也不在乎。”

    “老衲想说的是,咱们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求大家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只求大家不要在背后捅刀子。”

    “尤其是某人,希望您老人家能高抬贵手!”

    一边说,大行癫僧一边跑,一溜烟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虚空之中。

    或许黑水娘娘与老乞丐都不知道大行癫僧说这话的意思,唯独苍颜知道,大行癫僧这话是故意说给亘古无名听的。

    “看来大行还在为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呢。”苍颜问道:“对了,我忘了问了,你到底是怎么处置他那具化身的?”

    “被我镇压起来了。”

    “只是镇压起来吗?我还以为你会用那具化身让他长长记性呢。”

    “只要他的这具化身在我手里,我想大行一定会有所收敛的。”

    “呵呵,确实如此,大行的一具化身落入你的手里,即便他再不想,也绝对不敢像先前那般造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