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8章 反转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黑水大妹子,要不你亲自去一趟瞧瞧?”

    干等着是一种煎熬,老乞丐自己又不敢去,只能求助于黑水娘娘。

    黑水娘娘反问道:“你怎么不去?”

    “老夫这不是不敢嘛!”

    黑水娘娘扭头瞪了老乞丐一眼,那眼神仿若在说你不敢难倒我就敢吗?

    确实。

    黑水娘娘也不敢,与老乞丐一样,她也不是怕惹怒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引火上身,而是怕自己接受不了古清风被吞噬的残酷现实。

    尽管这么干等着,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极其痛苦的煎熬。

    不过。

    她宁愿这么干等着,也不愿意亲自去揭开这个谁也不想,谁也无法接受的现实。

    她着急,但场内有人比她更加着急。

    不是别人。

    正是大行癫僧。

    此时此刻。

    大行癫僧一直死死盯着此间的古清风。

    不仅心头提到了嗓子眼儿,心神也紧绷着,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了,就这么盯着。

    他也不敢亲自过去查看,同样也是怕自己接受不了古清风被吞噬的残酷现实。

    原本坠入绝望深渊的他,现在好不容易从深渊里面爬了出来,他实在不想再跌进去了,仰头左右瞧了瞧,显然,想等其他人亲自出面探查。

    可惜。

    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出来。

    都不敢。

    谁都害怕。

    大家都宁愿这么备受煎熬的干等着,也不想去亲自揭开这个谜题的答案,因为这个谜题的答案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希望。

    “他娘的!”

    等来等去,既没有等到古清风的反应,也没有等到其他人出面。

    大行癫僧终于安耐不住了,他也等不下去了,决定亲自出面去探查一下,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古清风的自我意识被吞噬,寄托在他身上的希望尽数破灭,反正刚才已经绝望过一次了,大行癫僧也不在乎再坠入绝望深渊。

    万一,古清风的自我意识没有被吞噬呢?

    那岂不是拨开云雾见青天,普天同庆?

    大行癫僧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古清风那边飞去,一边在内心安慰着自己。

    虽然他嘴上说不在乎再次坠入绝望深渊,但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刚才坠入绝望深渊之后,精神崩溃了,意志也垮了,心神也散了,差不多等于要了他半条命,若是再坠入绝望深渊,大行癫僧琢磨着也没什么活头了。

    而且。

    如若古清风真的被那位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所吞噬了,自己现在过去,无疑是羊入虎口,甭说他不想,就是想活,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也未必让自己活。

    所以。

    大行癫僧这一去,亦等于赌上了自己这条小命儿。

    若是古清风还是古清风,那么他这条小命儿不但能保住,在古清风身上寄托的希望也充满未来。

    若是古清风不再是古清风,他不仅会丢掉自己的未来,也会丢掉自己的小命儿。

    说起来。

    他距离古清风并不远,寻常之时,眨眼功夫就能过去,可现在,大行癫僧却足足走了很长时间,如履薄冰,每走一步,精神更紧张,心神更颤抖。

    他是如此。

    黑水山上的黑水娘娘还有老乞丐也都不例外,大行癫僧每走一步,他们的精神也更紧张,心神也更颤抖。

    就连藏身在凉亭里的苍颜乃至亘古无名也不例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

    真的不知道。

    所有人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大行癫僧的身上,大行癫僧每走一步都牵动着他们的神经,就好像承载他们希望的不是古清风,而是大行癫僧一样。

    近了。

    越来越近。

    大行癫僧满脸煞白,怒瞪双目,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以至于随着距离古清风越看来越近,大行癫僧的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双腿更是沉重的仿若不属于他一样。

    大行癫僧将头上的僧帽摘下来,擦了擦早已布满汗水的脸颊,咽了一口唾沫,闭上眼,做了一个深呼吸。

    而现在,距离古清风只有数步之遥,但大行癫僧再也不敢向前了,非但如此,内心还有些后悔!

    后悔不该做这个出头鸟。

    他是真的害怕,害怕古清风不再是古清风。

    只是。

    现在的他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没有后路了,再后悔,再害怕也无济于事了。

    这个头,注定要他来出。

    古清风究竟还是不是古清风这个谜题,也注定由他来揭开。

    想到这里,大行癫僧狠狠的甩了甩脑袋,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盯着古清风,张了张嘴,本想喊一声看看古清风没有反应,结果令他崩溃的是,竟然喊不出声了。

    大行癫僧实在是太紧张了,紧张的四肢五脏六腑都不听使唤了,也紧张的感觉灵魂都快要从肉身里面蹿出来了。

    平复了一下内心,大行癫僧再次鼓足勇气,结结巴巴颤颤巍巍的小声说了一句:“古、古……古小子?”

    他的声音很沙哑,又很轻微,就像噎着喉咙在静悄悄的说话一样,仿若生怕打扰到此间的古清风。

    没有人回应。

    古清风依旧在伫立在虚空。

    低着头,闭着双眸。

    如墨的长发随意披散着,胜雪的白衣也在微微飞扬着。

    大行癫僧仰头看了看虚空,像是在询问虚空中其他人的意思,那紧张而又不知所措的表情仿若在说,老衲喊了一声,他没反应啊,怎么办?要不老衲再喊两声试试?

    于是大行癫僧又喊了两声。

    “古小子?”

    没有人回应。

    “古……古清风?”

    没有人回应。

    “古……天狼?”

    依旧无人回应。

    “赤霄君王?”

    “九幽大帝?”

    大行癫僧把古清风这辈子的名字与上辈子的名字,包括在世俗界的道号以及在大荒的道号都喊了一遍。

    奈何。

    古清风自始自终都未曾回应。

    这一下大行癫僧彻底懵逼了,好不容易豁出去一切亲自过来,出声叫喊的时候,吓的他一身冷汗不说,连灵魂都快被吓出来了,结果古清风这边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这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探查古清风的自我意识有没有被吞噬?

    大行癫僧又看了看虚空,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藏身在黑水山上的老乞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低声说道:“他娘的!大行这个老秃驴,你喊他不答应,你就不能动手试试啊!”

    旁边,黑水娘娘怒怼了他一句:“要不你去?”

    “我……”

    老乞丐被怼的哑口无言。

    场内。

    大行癫僧似乎也意识到叫声没有反应,恐怕也只有动手试探了。

    对此。

    大行癫僧倒也没有什么敢不敢的。

    来都来了,喊也喊了,也不差动手了。

    不管怎样。

    都要弄清楚古清风还是不是古清风。

    念及此。

    大行癫僧倒也没有犹豫,向后退了几步,刚祭出不坏金身,还没来得及动手,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桀桀!小秃驴,就凭你这点微不足道的本事,也妄想与本座动手,真是不知天外有天,大道有外!”

    这声音邪恶至极,低沉又诡异,如同来自四面八方,也如来自天上地下,更如来自早已终结的荒古时代,尤为霸绝,如摧古拉朽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谁!

    谁在说话?

    等等!

    难倒……

    大行癫僧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双眼难以置信的盯着对面的古清风。

    此间。

    古清风依旧伫立在虚空之中,低着头,闭着双眼。

    看起来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

    大行癫僧敢肯定,这声音一定来自古清风!

    而且从这说话的口气来看,显然,古清风已经不是古清风了!

    老天爷啊!

    难倒古清风的自我意识真的被大道之外那一道神识魔念吞噬了吗?

    大行癫僧最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可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确切的说无法接受古清风被吞噬。

    “你……你……”

    大行癫僧指着此间的古清风,颤颤巍巍的喝道:“你把……你把古小子的自我意识……吞噬了?”

    “桀桀桀桀!”

    诡异而又邪恶的笑声传来,道:“老子的自我意识就那么容易被吞噬吗?”

    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叫老子的自我意识那么容易被吞噬?

    古清风的自我意识不是已经被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吞噬了吗?也就是说现在的古清风已经不是古清风了,而是大道之外那一道神识魔念在主宰古清风的肉身。

    他怎么会说老子的自我意识那么容易被吞噬?

    这回答的驴头不对马尾啊!

    难倒……

    古清风的自我意识没有被吞噬?他还是他?

    可如果古清风还是古清风的话,刚才怎么自称本座?还他娘的说什么天外有天,大道有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行癫僧强忍着颤抖的内心,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小秃驴,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老子到底是谁!”

    伫立在虚空中的古清风突然动了。

    只见他缓缓抬起头,闭着的双眼也渐渐睁开,是一双幽暗的眼眸,眸中似若带着调侃的笑意,他望着大行癫僧,笑道:“怎么着?小秃驴,真他娘的不认识你古大爷了?”

    说罢之后,古清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