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6章 在绝望中挣扎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黑水娘娘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传入老乞丐的耳中都如浩荡惊雷般震的他心潮起伏。

    老乞丐就是那么坐在黑水山上,瞪着双眼,张着嘴,深皱着眉头,手里还端着一坛美酒,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黑水娘娘刚才说的话。

    他越想,越觉得黑水娘娘的话有道理。

    确实。

    亘古无名号称因果化身命运使者,知晓过去未来,执掌命运因果,推演宇宙洪荒,洞悉天地玄黄!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古清风何时融入了一道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

    她知道。

    一定知道。

    既然知道为何没有阻止?

    亦如黑水娘娘所说的那般,亘古无名既然没有阻止古清风融入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要么亘古无名有办法应对,要么亘古无名确信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不会对古清风造成威胁,要么就是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也是亘古无名精心设计的因果。

    毕竟。

    亘古无名比任何人都等不起,也输不起。

    她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古清风的自我意识被吞噬,更不会允许自己精心布置的因果付之东流。

    这时。

    黑水娘娘的声音再次传来:“还有一事也可以证明,纵然亘古无名与我们一样,既不知幽帝何时融入了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也无法阻止其吞噬幽帝的自我意识,退一万步来说,纵然幽帝的自我意识真的被吞噬了……亘古无名也不会无动于衷的。”

    “一个大道之外的原罪就已然将这天地大道因果命运搅的一团糟,不管吞噬幽帝自我的那一抹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亘古无名都不会任其在这个节骨眼冒出来,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抹杀!”

    “亘古无名现在没有出面,也只能证明幽帝的自我意识并没有被吞噬。”

    听见这话。

    老乞丐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张老脸涨红不已,内心怦怦直跳,破灭的希望也仿若重生一般,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激动连说起话来都有些结结巴巴,道:“这么说来……那小子的自我是很可能没有……被……被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所吞噬?老夫这些年也没有白等?无道时代……还有……可能开启?”

    黑水娘娘并没有及时回应这个问题,而是沉默良久,才开口回应道:“或许吧!”

    “什么?或许?”

    原本重新燃起的希望,被黑水娘娘或许两个字顿时浇上了一盆冷水,老乞丐喝道:“我说黑水大妹子,你说话能不能有个准,刚才你还信誓旦旦的说那小子的自我不可能被吞噬,现在怎么又变成或许了?你是在逗老夫玩呢?还是拿老夫寻开心呢?”

    老乞丐很是愤怒,道:“老夫现在的心情很不爽,你最好不要跟老夫开这种玩笑,不然的话……老夫跟你没完!”

    黑水娘娘微微摇首,道:“刚才那些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毕竟,我不是亘古无名,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

    “那他娘的……这小子的自我到底被吞噬了没有!”

    “不知!”

    黑水娘娘唉声叹口气,道:“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了……究竟幽帝的自我有没有被吞噬,我相信待会儿就会水落石出了。”

    “老夫……老夫他娘的……”

    老乞丐满脸铁青,怒指着黑水娘娘,内心那个气啊!气的嘴都歪了。

    本来嘛。

    得知古清风的自我意识被吞噬之后,他就已经很绝望了,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么一个残酷的事实。

    不曾想黑水娘娘信誓旦旦有理有据的推测,又渐渐将他从绝望的深渊中拉了上来,破灭的希望又重新燃起。

    结果呢。

    好不容易重新燃起来的希望,又被黑水娘娘或许两个字给无情的浇灭了。

    将老乞丐从绝望深渊里面拉上来的是黑水娘娘,又将老乞丐推进绝望深渊的还是黑水娘娘。

    这种从绝望,到重新燃起希望,然后又陷入绝望……如此之大的落差,着实把老乞丐折腾的不轻。

    场内。

    先前蛰伏在虚空的大道高手都消失了,不知死了多少。

    而古清风的身影不知为何,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剩下漫天灰白色的烟雾如同火焰般在焚烧着。

    而且。

    那灰白色烟雾也不像先前那样苍古霸绝,反而越来越稀松。

    坑坑洼洼的虚空在千变万化蕴含无穷奥妙的离宫中正在一点的一滴的愈合,道道裂缝,道道窟窿也都若隐若现,逐渐恢复。

    在虚空的另一端。

    藏着一座凉亭。

    凉亭底座看起来如同一朵黑白相见的花朵在绽放,绽放之时犹如阴阳在交合,看起来很是玄妙。

    凉亭的四根长柱上雕刻着四副图案,一副如青龙,一副如白虎,一副如玄武,一副如朱雀,图案栩栩如生,仿若拥有生命的印记般。

    凉亭的顶部宛如苍穹,其内有日月,亦有数之不尽的星辰。

    凉亭藏在虚空之中,虚无缥缈。

    凉亭的里面有两位女子。

    其中一位女子穿着一件黑色的盛装,长发高高盘起,容貌绝美,端庄大气。

    这是一位绝美的女子。

    她的美,美艳惊鸿,妩媚又动人,美的风情万种,也美的风华绝代。

    她的气质,绝世无双,既如大日太阳一般,神圣光明,也如夜空的太阴幽月般,黑暗静谧。

    她的存在,神秘飘渺,如九天神仙亦如九幽神魔一般,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叫人看不透,也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端庄华贵的她仿若苍穹之上从天而降的女皇一样,尊贵无比,叫人心生敬畏。

    此刻。

    她站在凉亭里,抱着双臂,正凝视着漫天的灰白色烟雾,那张美艳绝伦的脸庞上没有风情万种,也没有妩媚动人,有的只是肃然,只是疑惑,只是迷茫,只是彷徨。

    在旁边,还有一位女子。

    确切的说是一位少女。

    少女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一件白衣,长发自然垂落在身后,赤足站在凉亭里。

    这是一位很平凡的少女。

    平凡的在少女身上找不到任何闪光点,平凡的就像草原上的杂草,平凡的就像大海中的水滴,更平凡的就像似这世间的一粒尘埃般,微不足道,仿若闭上眼之后,再也记不起她的模样。

    容颜是如此。

    眼眸是如此。

    人更是如此。

    浑身上下,纵然是每一根发丝都仿若平凡之至,仿若与这变化无穷的离宫不分彼此。

    她就像这虚空一样,无时无刻都在变化着,哪怕此刻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却叫人感觉很不真实,如梦似幻。

    二人不是别人,正是琅琊之主的仙魔无双女皇,苍颜。

    少女则是号称因果化身命运使者的亘古无名。

    “我夫君的运气该不会这么糟糕吧?”

    苍颜凝视着漫天的灰白烟雾,像是在呢喃自语,也像是说给亘古无名听,幽幽说道:“他可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幽帝的身上,幽帝身上也承载他对无道时代的所有梦想,他几乎倾尽所有将一切都押在了幽帝的身上,现在幽帝说没就没了?赌局还未正式开始……难倒就这么输了吗?”

    亘古无名没有回应,依旧望着虚空中漫天的灰白烟雾。

    苍颜继续问道:“无名,你先前知道他身上有一位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吗?”

    亘古无名仍然没有回应。

    不过。

    即使亘古无名不说,苍颜也知道答案。

    亘古无名一定知道古清风身上住着一位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

    旋即。

    她又开口询问:“为何他当初融入这一抹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的时候,你没有出手制止,是不想?还是阻止不了?”

    亘古无名仿若没有听见一样,一直沉默着。

    苍颜似乎也并不关心亘古无名回答与否。

    亘古无名能否阻止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苍颜或许不知道,但有一点她很清楚,即使亘古无名可以阻止,也绝对不会出手的。

    其他人都以为这一切都是亘古无名精心布置的因果之局,唯有苍颜知道,亘古无名并没有布置所谓的因果之局,她也从未布置过任何存在的因果,安排过任何人的命运。

    尤其是古清风的因果,亘古无名绝对不会碰,所以,即使亲眼目睹古清风融入一抹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她也不会出手制止,甚至知道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会对古清风造成威胁,她同样不会出手制止,哪怕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吞噬了古清风的自我意识,亘古无名依旧不会出手制止。

    “能不能告诉我,幽帝的自我意识还在吗?”

    前几次询问,苍颜都知道答案,可唯独这一次的询问,她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终于。

    亘古无名开口了,却是摇摇头,说了两个字:不知。

    “哈!”

    苍颜笑了,笑的很无奈,她知道,亘古无名如果说不知,那就一定不知。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她笑的如此之无奈。

    “看来你真的是豁出去一切要在幽帝身上赌这一把了,对吗?”

    亘古无名说:“既然要在他身上赌,就要绝对的相信他,若是连他都不相信,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倾尽所有去赌这一把了。”

    这番话与其说是说给苍颜听的,不如说是亘古无名说给自己听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