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4章 丧心病狂的嘲笑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听闻大行癫僧竟然也要在幽帝身上赌一把的时候,血河颇为惊讶。

    苍颜转过身,望着血河,道:“不过,他们在幽帝身上的赌的未必和你一样。”

    “我赌幽帝问鼎原罪真主,难倒他们不是?”

    “不是,至少我觉得不是。”

    “不赌幽帝问鼎原罪真主,他们赌什么?”

    “你莫要忘记,幽帝的存在是乃变数,而且还是最大的变数,尽管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可能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可他是变数,既是变数,因果无常,命运未知,他或许会问鼎原罪真主,也或许不会,非但不会,反而还会守护天地大道,反过来阻止无道时代开启也不是没有可能。”

    苍颜缓缓坐下来,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眸,轻轻用手敲打着额头,看起来很疲惫也很苦恼。

    “你既然暗中观察过幽帝,应该对他有所了解,这些事情他绝对做的出来,甚至……你们之间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你可以为了自己在乎人做任何事情,哪怕放弃自己的梦想也在所不惜。”

    轻轻叹息一声,道:“幽帝同样也可以为了他在乎的人,做任何事情,你为了自己在乎人可以放弃梦想,他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同样可以放弃自己的梦想,而且,你的梦想是无道时代,可他的梦想并不是无道时代,据我所知,他从来就没有梦想,所以,无道时代开启与否,他根本不在乎。”

    血河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又道:“你先前说我不应该去赌幽帝问鼎原罪真主,就是这个原因吗?”

    “这只是其一。”苍颜很是伤神的说道:“我之所以说你不应该在幽帝身上赌,是因为你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幽帝的态度。”

    “幽帝的态度?什么态度?”

    一听这话,苍颜睁开眼,望着血河,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道:“我的好夫君,有时候你真是傻的让人想咬你一口!”

    血河张张嘴,终究没有开口。

    “我真不知道你在暗中一直观察幽帝,都观察了些什么?修为修为,你没弄清楚,造化造化你也没弄清楚,实力实力你更没弄清楚,就连最重要的态度,你都没弄清楚,你说你都观察了些什么?”

    这件事就算苍颜不说,血河也无地自容。

    他这辈子很少会暗中观察别人,几乎是没有。

    暗中观察幽帝,是生平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可让血河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生平第一次在暗中观察别人,竟然如此失败,失败的什么也没有观察出来。

    真如苍颜所说的那样,修为不知,造化不知,关于幽帝的一切都充满了未知,而且还是越观察越觉得幽帝深不可测,越观察越觉得幽帝的存在神秘未知。

    “我的好夫君,你老实告诉我,你一直暗中观察幽帝,是不是只观察幽帝如何风流成性,如何与那些女人打情骂俏了?如果是的话,那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你连幽帝打情骂俏的手段都没有观察清楚,不对,你或许观察清楚了,只是没有跟我打情骂俏,而是跟其他女人打情骂俏了?”

    对于观察幽帝的事情,血河本来已经很郁闷了,不曾想苍颜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如此调侃他。

    对此。

    他除了选择沉默,也只能选择沉默。

    他是一个情感淡漠之人,生性便是如此,入魔之后更甚,所谓的七情六欲他不是没有,只不过被他藏的很深很深,深到不想被任何人察觉出来。

    “我问你,幽帝能否问鼎原罪真主,取决于什么?修为实力?因果命运?天时地利?这些或许都很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幽帝的态度,他想不想问鼎原罪真主,这才是最重要的,他如果不想问鼎原罪真主,纵然有强大的实力又如何?纵然他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又怎样?”

    听苍颜这么一说,血河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

    是啊。

    自己在暗中观察幽帝,光顾着观察他的修为造化,时势命势运势,怎么把他自己的态度给忘了。

    如苍颜所说的那样,幽帝若不想问鼎原罪真主,就算他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原罪真主又怎样?

    “我的傻夫君,你知道幽帝对原罪真主乃至对无道时代是什么态度吗?”

    魔皇血河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幽帝对原罪对无道时代的态度,他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如他对自己的人生一样,也如他对那些与他有染的女人一样,甚至也如他对自己身上那些未知的造化一样,没有任何态度,既不接受,也不拒绝,一切随缘。”

    说到这里的时候,苍颜突然笑了,笑的很讽刺,道:“说的好听点,叫顺其自然,说的难听点,叫听天由命。”

    说罢之后,苍颜笑的更欢了,笑的也更加讽刺,像是在嘲笑一样。

    血河像是也感受到了苍颜笑声中的嘲讽,道:“你在嘲笑我?”

    “呵呵呵……”

    苍颜仍然在笑,笑的甚至有些丧心病狂了,道:“我的傻夫君,你还能听出来我在嘲笑你啊,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悲吗?幽帝自己都听天由命了,而你竟然还傻兮兮的要在他身上赌一把。”

    “呵呵呵……”

    一边说,一边大笑,苍颜道:“不过……你也莫要放在心上,因为还有比你更加可悲的人,比如大行癫僧,他倾尽所有把一切都押在了幽帝身上,奈何……幽帝最终选择了听天由命,最可悲的是,大行癫僧一直死皮赖脸的留在幽帝身边,一直试图想改变幽帝的态度,为了改变幽帝的态度,他可没少费心思。”

    “结果呢……最后非但未能改变幽帝的态度,反而让幽帝的态度更加没有态度了……”

    “幽帝选择听天由命,在他身上赌,就等于在命运身上赌……既如此,那还赌什么?直接听从命运的安排不就行了吗?呵呵呵……”

    笑。

    苍颜笑的愈发丧心病狂。

    “我的傻夫君,你知道吗?还有一人,比你也比大行癫僧更加可悲,是亘古无名……呵呵,她竟然也要倾尽所有要在幽帝身上赌一把……一个因果的化身,一个命运的使者,却要在一个听天由命的幽帝身上去赌命运,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矛盾很荒唐的事情吗?”

    血河道:“我赌幽帝有我的理由,我相信大行癫僧也好,亘古无名也罢,他们既然都赌幽帝,也应该都有他们自己的理由。”

    “理由?呵呵呵呵……”

    终于。

    苍颜不再笑了,而是举杯饮酒。

    如果说血河是一个生性淡漠的人,那么苍颜则就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

    血河当年一念入魔之后,人虽疯魔,但渐渐找回了自我。

    而苍颜当年坠入魔道,要比血河还疯,比血河还魔,尽管后来也找回了自我,并且又问鼎了天地间唯一一个仙魔无双皇权天命。

    谁都知道仙魔如水火,彼此相克,仙魔同修已是很难驾驭,更何况还是仙魔两道至高无上的皇权天命。

    大行癫僧之所以骂苍颜是疯婆娘,并不是因为苍颜蛇蝎心肠,而是苍颜一半是仙一半是魔,时而是仙时而是魔,仙时的他端庄华贵,魔时是她心如蛇蝎。

    不知过了多久。

    苍颜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转身望着血河,问道:“你还是要在幽帝身上赌一把吗?”

    “我想赌。”

    “不后悔?”

    “不后悔。”

    “若是赌输了呢。”

    “输了便输了,我赌得起便输的起。”

    “无道时代可是你的梦想。”

    “我说过,这天地间,只有你,我输不起,其他任何一切我都输得起,梦想又算什么。”

    “若是输了梦想,也输了我呢?”

    血河沉默片刻,道:“你若不想我赌这一把,我便不赌,一切听你的。”

    “不愧是我的好夫君。”

    苍颜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走过去,走至血河的面前,眼对眼,脸对脸,笑道:“不过,这次我要你赌!”

    “为什么?”

    “因为我也一直想赌,只是……以前我少一个倾尽所有去赌的理由,如你所说,大行癫僧也好,亘古无名也好,他们既然敢赌,就一定有他们的理由,他们的理由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我的理由是什么。”

    “你的理由是什么?”

    “傻夫君,我的理由当然是了,你为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我为你也可以做任何事情,夫君既然要赌,为妻自然相陪。”

    血河问了一句:“不后悔?”

    苍颜摇头回应道:“不后悔。”

    “若是赌输了呢?”

    “输了便输了,我赌得起也输得起,我输得起原罪无道,也输得起天地大道,我输得起因果,也输得起命运,唯独输不起你。”

    方才。

    血河说他要赌的时候,苍颜用这番话问过他。

    现在苍颜说要赌的时候,血河也用同样一番话问了她。

    两人问的是同样的话,回答的也是同样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