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1章 我的好夫君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望着虚空中亘古无名消失的方向,魔皇血河的神情有些凝重。

    因为苍颜的缘故,他与亘古无名见过几次面。

    然。

    也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

    二人并没有说过话,哪怕一次也没有。

    一来。

    魔皇血河生性冷酷淡漠,不喜言语。

    二来。

    魔皇血河对所谓的因果命运很是反感,而亘古无名又被誉为因果化身命运使者,自然而然也对亘古无名比较反感。

    或许是知道魔皇血河比较反感因果命运,故此,亘古无名也从未主动找他说过什么。

    而且,在魔皇血河的印象当中,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亘古无名出过手,不管是在私下,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从未见亘古无名出过手,这是第一次,比想象中还要可怕的多。

    特别是亘古无名手中那本古籍,魔皇血河虽不知那本古籍是什么,但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本古籍仿若蕴含着一种神秘而又诡异的力量,正是这一种神秘力量将大行癫僧还未来得及出手就被定格在虚空。

    “那部书……蕴含很可怕的力量。”

    许是看出了魔皇血河心中的疑惑,苍颜轻声开口说了一句。

    “那是一部什么书?”

    “一部很久很久以前的大道禁书。”

    相传。

    在很久以前,三千大道皆孕化出各自的大道之书,仙道有仙道之书,魔道也有魔道之书,佛道有佛道之书,还有光明之书,黑暗之书,因果之书,乃至命运之书。

    这些大道之书都是大道本源孕化出来的,其内记载着各自大道的真谛与奥妙所在,同时也记载着大道的法则秩序,更蕴含着大道之力。

    可惜的是。

    在荒古时代三千大道曾被屠灭过,所谓的大道之书也都纷纷消失了,尽管荒古之后,太古开启,大道本源纷纷复苏,只是大道之书并没有重新复苏,就连取缔天道自称大道之首的仙道,其仙道之书也没有复苏。

    这只是大道之书罢了。

    至于苍颜口中的大道禁书,魔皇血河闻所未闻,根据多年的经验,他推测道:“是禁忌大道之书?”

    苍颜点点头。

    关于禁忌大道,魔皇血河或多或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毕竟他所领悟的黑暗之道就属于一种禁忌大道。

    除了黑暗之道,还有死亡之道,杀戮之道,绝对之道,静寂之道,毁灭之道等等,皆属于禁忌大道。

    要说亘古无名手中那部大道禁书,是哪一个禁忌大道,苍颜没有说,魔皇血河也没有询问。

    “他会在处置大行?”

    魔皇血河的声音传来,苍颜耸耸肩,又摇摇头,笑道:“谁知道呢,不过……”话锋一转,苍颜玩味笑道:“大行这个家伙唯恐天下不乱,到处惹事生非,把所有一切搞的一团糟,无名已经忍他很久很久了,这次他的这具身外化身落入无名手中,呵呵……有他好受的。”

    “大行唯恐天下不乱?”

    “很奇怪吗?”

    “他也只是将幽帝带了进来而已,谈不上唯恐天下不乱吧。”

    “只是把幽帝带进来就已经够乱了。”

    “我相信即使幽帝没有进来,这场浩劫也会混乱,自古以来,但凡浩劫发生皆是混乱,若无混乱,浩劫也不会发生。”

    “你说的不错,但凡浩劫发生皆混乱,无混乱不浩劫,只是有些混乱是应该发生的,也是注定要发生的,可若是幽帝进来,该发生的混乱或许没有发生,反而不该发生的混乱却发生了,如同阴阳颠倒一般,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都发生了,都出现了……”

    魔皇血河说道:“我记得你说过,幽帝的存在与这场浩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他注定要参与这场浩劫,既如此,大行带他进来,又有何干?”

    “不一样的。”苍颜幽幽说道:“幽帝自己进来是一回事,被大行癫僧带进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因不同,果自然也就不同。”

    “即便如此,你也没必要将大行带幽帝进来的消息传的人尽皆知吧?”

    “呵呵。”

    苍颜一手支撑着脑袋,微微歪着头,醉眼惺忪的望着魔皇血河,嘴角挂着妩媚的笑意,道:“我的好夫君,你这是要为大行这个家伙向我讨公道吗?”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戏弄他的。”

    “戏弄?呵呵呵呵……”

    苍颜望着魔皇血河,似若有些无语,道:“我的好夫君,你真的觉得我在戏弄大行?”

    “难倒不是吗?”

    “看来大行这个家伙演戏的功夫真是越来越了得了呢,演的竟然连我的好夫君都信以为真了。”

    “大行可不像在演戏。”

    血河毕竟是魔道霸主,经历过大风大浪,不管是对天地大道,还是心性境界都有很高的感悟。

    大行癫僧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他或许不知道,不过,刚才大行癫僧那一翻发自内心的咆哮,他看的出来,大行癫僧的内心是真的憋屈,也是真的窝囊,仿若内心压抑着诸多愤怒与怨气。

    “呵呵。”

    苍颜凝视着魔皇血河,很认真的问道:“我的好夫君,你知道大行癫僧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魔皇血河摇摇头,他不知道。

    “你不知,我也不知,亘古无名也不知道。”说到这里的时候,苍颜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甚至,我可以告诉你,就连大行癫僧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存在。”

    苍颜的这句话,魔皇血河听懂了。

    这对于他来说,也并不难理解。

    尤其是魔皇血河一直在求索因果追寻真我,换句话说,他同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我的好夫君,你知道吗?大行癫僧一直怀疑是无名布置因果,令他将幽帝带进了荒古黑洞,其实……无名从未布置过因果,从来没有,反之,我与无名一直怀疑,这因果是他自己布置的,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亘古浩劫天地衍,无尽轮回转世现,前世今生因果见,谁命由谁需看天。”闻言,魔皇血河沉声道:“你是说现在的大行已经不是当初的大行了,他的前世真我已经找到他了?”

    “或许吧,也或许大行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前世真我,也或许没有……或许他已经融入了真我,太多太多的或许,谁知道真相又是什么?谁也不知道,甚至或许大行从来就没有前世真我,现在的大行就是他的真我……”

    苍颜微微蹙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道:“你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大行这个家伙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不像表面那么简单,看似寻常也理所应当,实则暗中已经影响了因果,这些因果看起来影响很小,可这些年来他到处都在影响,几乎遍布诸天万界,上至九天,下至九幽,圣地禁地,荒墟归墟等等,就没有他不插手的地方。”

    “这些日积月累下来的因果一直都如暗涌一般,影响越来越大,终有一天会爆发的,很可能就是在这场浩劫中爆发。”

    魔皇血河问道:“大行一直都在布局?”

    “确实如此。”

    “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何会说大行这个家伙唯恐天下不乱,到处惹是生非了吧?”

    魔皇血河没有说话,看起来似乎也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他知道这天地大道,这诸天万界本来就是一场局,芸芸众生不过是局中棋子而已,不同的是,有的棋子在局中,有的棋子在局中局,还有的棋子在局中局的局中局。

    纵观诸天万界,谁不是在布局?

    不管是守护天地大道的,还是图谋原罪真主的,大日曜皇、黑山老爷,妙如来等等,都一直在暗中布局。

    而且他相信苍颜,乃至亘古无名也一直都在布局,就连他自己为了求索因果寻找真我也都在布局。

    “乱了好,越混乱越好……”

    魔皇血河突然说出这么一句前后不搭的话。

    苍颜摇头苦笑,没有回应。

    其他人或许不了解魔皇血河,唯独苍颜对魔皇血河再也了解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可能她比血河自己还要了解血河。

    魔皇血河一直都很反感所谓的因果命运,反感的原因也很简单,魔皇血河一直认为这天地大道芸芸众生都被所谓的因果命运所主宰着。

    魔皇血河之所以说越混乱越好,也是认为只要越混乱,因果就越乱,因果越乱,命运就再也无法主宰天地大道芸芸众生。

    对此。

    苍颜除了苦笑也只能苦笑。

    尽管她不止一次对魔皇血河说过,因果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因果,命运也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命运,不管是因果还是命运都未曾主宰过天地大道芸芸众生,反之,因果命运一直都由天地大道芸芸众生自己主宰。

    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善因善果,恶意恶果。

    什么样的因果决定什么样的命运。

    她说过,也解释过。

    可魔皇血河并不相信,他对因果命运的反感,是一种骨子里的反感,与生俱来就对因果命运尤为反感,无论苍颜如何解释都无法说服血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