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8章 威武的大行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如果可以的话,大行癫僧也想求索因果寻找真我。

    只不过。

    因果并不是你想求就能求到,真我也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到。

    这条路不好走。

    因果这玩意儿太复杂了,每一次轮回转世都拥有不同的因果,单单求索这一世的因果都叫人头疼,更何况还有上一世,上上一世,上上上一世,甚至更多。

    古往今来求索因果的大能多不胜数,其中不乏纵横天地的大道霸主,可结果呢,谁成功了?

    没有。

    至少,迄今为止大行癫僧还没有听说谁求到了因果,也从未听说谁找到了真我。

    倒是很多大能在求索因果这条路上走着走着,最后非但未能找到真我,反而迷失了自我。

    亘古浩劫天地衍,无尽轮回转世现,前世今生因果见,谁命由谁需看天。

    这句话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下来的。

    有人说这也是命运之书上记载的预言,也有人说这只是虚假的传言。

    至于命运之书上有没有记载这句话,大行癫僧或许不知道,但有一点他很肯定,这句话绝对不是虚假的传言,而是事实,且还是即将发生的事实。

    当年在荒古时代,那些大道不会平白无故的种下因果。

    一定有所图谋。

    要么为守护天地大道,要么为问鼎原罪真主。

    要么顺天命,要么逆天命。

    而不管是逆天命还是顺天命,时机一到,他们肯定会将当年种下的因果融入真身。

    这便是所谓前世今生因果见。

    由于当年种下的因果种子,历经无数轮回,早已形成独立的命格,一旦得知自己是别人的因果,必然会反抗,甚至抢夺真我。

    这便是谁命由谁需看天。

    “大行,你还有其他事情吗?若是无事的话,那我便走了。”

    瞧着魔皇血河有要离开的意思,大行癫僧赶紧说道:“等等,还有一件事儿。”

    魔皇血河眉头微微一挑,像是对大行癫僧这种无赖有些头疼,道:“还有什么事情?”

    “如果没有碰上也就罢了,既然碰上了必须得问清楚。”

    “到底什么事情。”

    “你先前送给古小子一块黑玉雕像,那玩意儿是什么?”

    “什么古小子?”

    “跟老衲装傻是吧?古小子就是幽帝,幽帝就是古小子。”

    魔皇血河微微摇首,道:“我并未见过幽帝。”

    “老衲还不知道你没见过啊,我是说先前那件事儿,是你徒弟三眼魔君那个兔崽子在一座荒古遗迹惹了祸,后来白骨老魔出面把三眼魔君直接抹杀了,白骨老魔当时送给古小子一块黑玉雕像,说是你送给古小子的,别告诉老衲你不知道这件事儿。”

    “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魔皇血河道:“不错,我的确让白老送给幽帝一件东西。”

    “那玩意儿是什么?”

    “你无需知道。”

    “什么叫老衲无需知道?老衲问问怎么了?”

    “该说的,我会告诉你,不该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多说。”

    “这……”

    大行癫僧恨的牙根直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妥协道:“行行行,那玩意儿是什么,你不说就不说吧,那你告诉老衲,好端端的你为什么送给古小子一件那玩意儿,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儿?”

    “日后你便会知道。”

    “你小子跟老衲玩心眼儿是吧?”大行癫僧一副质疑的口吻,喝道:“刚才你小子还信誓旦旦的说,既不打算守护天地大道,也不打算争抢原罪真主,结果呢,还不是暗地里勾搭古小子,别以为可以瞒得过老衲,老衲一开法眼,就知道你小子打的什么算盘儿。”

    “那你说说,我打的什么算盘?”

    “当时老衲就在现场,不仅老衲在现场,当时也有很多高手蛰伏在现场,那白骨老魔对古小子的态度毕恭毕敬,不仅一口一个幽帝的喊着,还拱手作揖跪拜,那叫一个尊敬啊。”

    大行癫僧继续说道:“白骨老魔真正的目的恐怕不是为了拜古小子吧?更多是为拜给其他人看的吧?”

    魔皇血河笑了。

    没错,就是笑了。

    原本冷峻淡漠的脸上破天荒的划过一抹笑意,道:“你猜的不错,我确有此意。”

    “果然是这样!老衲就知道是这样!”

    大行癫僧颇为兴奋,赶紧追问道:“那你告诉老衲,你让白骨老魔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大行癫僧是一个内心藏不住事儿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好奇心比较重的人,自打当时白骨老魔送给古清风一块黑玉雕像之后,他内心就一直在琢磨着这件事儿,想来想去始终想不明白,魔皇血河的目的是什么。

    向古清风示好?

    古清风有什么好可示的?

    谁不知道现在天上地下不管是守护天地大道的还是图谋原罪真主的都想除掉古清风。

    谁跟古清风示好,无疑是自掘坟墓。

    再则说了,以魔皇血河的性格,他也不可能向其他人示好,哪怕是古清风也不例外。

    如若不是向古清风示好,又是为何?

    为了告诉天上地下所有存在,他魔皇血河支持古清风?

    支持古清风什么?

    古清风那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魔皇血河能支持他什么?

    况且,支持古清风与向古清风示好没有什么区别,都会成为天上地下所有存在的眼中钉。

    所以。

    大行癫僧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魔皇血河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大行,你不觉得累吗?”

    莫名。

    魔皇血河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令大行癫僧不由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也不知道好端端的魔皇血河怎么会突然说这么一句无头无脑的话,本来正谈着古清风的事儿,这跟自己累不累有什么关系,这句话问的也不着个四六啊。

    猛地。

    大行癫僧反应了过来,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不爽道:“你的意思是嫌老衲管的太多了?”

    “难倒你不觉得?在我的印象当中,好像你一直都在为其他人的事情忙碌奔波着,你就没有自己的事情?还是说先天下之忧而忧,本就是你这世间活佛的义务与职责。”

    果然。

    魔皇血河这是在故意挖苦自己,这可着实把大行癫僧气的不轻。

    “狗屁的义务!狗屁的职责!你以为老衲想管这么多吗?这他娘的不是没法子嘛!”

    “你以为老衲不想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告诉你!老衲做梦都想,这不是他娘的一步一步被逼成这个这样了嘛!”

    “你以为老衲想管其他人的事情?这他娘的不是身不由己嘛!”

    “尤其是古小子的事情,那个兔崽子是什么存在,你不是不知道,谁跟他扯上关系都不会有好下场,老衲不想躲的远远的?你真以为老衲闲的没事儿干活腻歪了啊!”

    “你小子知道不知道,老衲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整天活的连狗都不如!”

    “你他娘的还问老衲累不累?老衲现在累的都他娘的想大开杀戒了!”

    或许是魔皇血河的一句你不觉得累,直接戳到了大行癫僧的痛楚,以至于他涨红着脸愤怒的咆哮大喝,像是在发泄着这些年的憋屈。

    “他奶奶的!不是这个逼老衲,就是那个逼老衲,不是吓唬老衲,就是威胁老衲,真他娘的以为老衲是活佛没脾气啊!”

    “真把老衲折腾毛了,老衲两眼一闭,你们爱他娘的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大行癫僧如此之大的反应,也着实令魔皇血河有些惊讶,他问道:“谁在逼你?谁又能逼你?”

    “谁逼老衲?多了去了!命运那个婊子,因果那个荡妇!亘古无名那个小娘们儿,女巫那个小贱人!哦对了!还有你婆娘苍颜那个蛇蝎心肠的娘们儿,都他娘的在逼老衲……”

    魔皇血河微微摇头,道:“你不应该这么说她的。”

    “老衲今儿个当着你的面就这么说了,怎么着吧!”

    或许是内心的憋屈实在太多了,所受的委屈也太大了,内心的压抑发泄出来后,大行癫僧也彻底豁出去了,喝道:“你婆娘用卑鄙手段陷害老衲,把老衲带古小子进入荒古黑洞的消息传的人尽皆知,还他娘的准备让老衲去背屠灭三千大道的黑锅,告诉你,血河,老衲早就受够了,如果不是看在你小子的面子上,老衲早就一巴掌把你婆娘拍了个稀巴烂!”

    魔皇血河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无奈,依旧说道:“大行,你真的不应该说她的。”

    “嘿!他娘的!老衲今儿个就说苍颜那个小娘们儿了!怎么着!你还想弄死老衲不成?”

    大行癫僧气的一把将头上的僧帽拽下来,露出光秃秃的脑袋,也将腰间的大慈大悲扇掏了出来,指着魔皇血河,喝道:“今儿个你如果想为你婆娘出头的话,大可放马过来,其他人怕你,老衲可不怕,动起真格来,咱俩指不定谁弄死谁呢!论打架,老衲还没怕过谁呢!”

    魔皇血河伫立在虚空,那张冷峻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情绪色彩,面对拉开架势准备要动手的大行癫僧,他看起来也颇为无奈,眼神之中似乎还透着一种同情。

    “你还是回头看看吧。”

    “回头?回什么头?你小子吓唬谁呢?谁在后面?怎么着,是苍颜那个疯婆娘还是亘古无名?告诉你!今儿个甭说是你婆娘,也甭说亘古无名那个小娘们儿,就是他娘的老天爷过来,老衲也不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