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7章 血河的心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儿,这不是荒古九宫已经出现了嘛,老衲就是想问问你,对现在的局势怎么看?”

    “不怎么看,我也没兴趣。”

    “血河,话不能这么说吧。”大行癫僧说道:“你应该清楚,不管是你,还是老衲,咱们都是这局中棋子,并不是你一句没兴趣,就能置身事外的,如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还要命运做什么,还费尽心思逆天改命做什么?这不是没法子身不由己嘛。”

    魔皇血河淡漠道:“你想问什么,直接说吧,无需拐弯抹角。”

    “你小子怎么总是这样。”

    大行癫僧很是不爽的白了魔皇血河一眼。

    他觉得魔皇血河是一个很没意思也很无聊的一个人,跟这家伙闲聊,不管聊什么话题,必须得直奔主题,其他不相干的事情,多说一句都是废话。

    大行癫僧倒也不是一个喜欢啰里啰嗦的人,只不过,他觉得有些事情可以直奔主题,而有些是不能直奔主题的,特别是面对魔皇血河这种冷酷无情又孤傲霸绝的主儿,若是直奔主题问他一件事,他回答不知,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一句话就把你封死了,而且还拿他没脾气。

    “这么说吧,老衲就是想问问你现在究竟是什么态度,是想守护天地大道啊,还是想屠灭三千大道,令天地重生,开启无道时代呢。”

    大行癫僧对魔皇血河的态度一直都很好奇,其他大道霸主,不管大日曜皇还是妙如来,还是黑山老爷、青灯老祖等都早已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至少,表面上是如此,至于暗地里是不是有两手准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唯独魔皇血河的态度一直不明朗,要说他想屠灭三千大道开启无道时代的话,可人家并没有侵染原罪,不仅本尊真身没有,身外化身也没有。

    这一点大行癫僧还是非常肯定的,尽管他不知道魔皇血河究竟有多少身外化身,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以魔皇血河的性子,他如果真想屠灭三千大道觊觎原罪真主的话,一定会光明正大的去抢夺。

    绝对不会像其他大道霸主那般,嘴上说一套,暗地里又是一套,嘴上说守护天地大道,暗地里争抢原罪真主,或是两手准备,一边守护天地大道,一边争夺原罪真主。

    这些事情,魔皇血河不屑于干。

    他要守护天地大道就一定会光明正大的守护,要抢夺原罪真主也一定会光明正大的抢夺。

    绝对不会偷偷摸摸,暗地里两手准备。

    关键是,魔皇血河时至今日,既没有说过要抢夺原罪真主,也没有说过要守护天地大道。

    所以,大行癫僧才无比好奇。

    “我没什么态度。”

    魔皇血河的话传来,大行癫僧是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

    他不想在魔皇血河面前直奔主题怕就怕这个,一句话怼的大行癫僧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我说血河老弟,咱能不能敞开心扉实诚点,什么叫没态度?怎么着,你的意思,你既不打算守护天地大道,也不打算抢夺原罪真主是吧?”

    魔皇血河点头回应道:“确实如此。”

    “确实个屁!”大行癫僧有些恼火,道:“你不守护天地大道也不抢夺原罪真主,那你进入这荒古九宫做什么?看热闹啊?”

    向来冷酷无情的魔皇血河一双仿若深渊般的眼眸之中划过一抹调侃的笑意,道:“不行吗?”

    “你少跟我扯犊子。”

    要说古清风进入荒古九宫是为了看热闹,大行癫僧或许还有点相信,可要说魔皇血河进入荒古九宫是为看热闹,打死他都不相信。

    古清风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主儿,可魔皇血河并不是。

    古清风现在被因果命运折腾皮了也折腾累了,所以只求一个顺其自然,听天由命。

    大行癫僧知道,魔皇血河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向命运低头,更不会向命运屈服的。

    “血河,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态度,你放心,老衲向你发誓,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老衲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嘛!”

    “我的确没有任何态度。”魔皇血河说道:“我血河若真想抢夺原罪真主,定会告诉你,不仅会告诉你,也会告诉这天上地下所有存在。”

    “你的意思是准备守护天地大道?”

    魔皇血河反问道:“这天地大道从未守护过我,我为什么要去守护它们?大道也好,天地也罢,它们有什么值得我去守护的吗?”

    “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吧。”大行癫僧撇撇嘴,道:“你小子好歹也是魔道的霸主,是上承天命的魔皇,守护大道是你小子的义务更是职责,天命不可违。”

    “我从不信命运,尤其是天命。”

    “行行行!就算你小子违背天命,不守护大道,可大道中的人呢,比如跟随你的那帮魔头,还有太虚洞的那些长辈,你不在乎天地大道的死活,总在乎他们的死活吧?”

    “他们虽然都是大道中人,但与大道之间并没有必然关系,大道灭亡,并不代表他们灭亡,天地重生,也未必代表他们重生。”

    听到这里,大行癫僧算是听出了点意思,魔皇血河的意思很明确,不管是大道还是天地,他都没有兴趣去守护,大道天地的是否灭亡,他也懒得去管,他只守护自己在乎的人,至于其他,一概与他无关。

    这话听着有些耳熟,大行癫僧记得自己曾经也问过古清风同样的问题,而古清风的回答与魔皇血河差不多都是一个意思,天地大道的生死存亡与他们无关,他们只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人。

    “如果……老衲说如果……如果天地大道威胁到你在乎的人,或者说原罪真主的存在威胁到你在乎的人,你又当如何?”

    “你知道我会怎么回答。”

    确实。

    大行癫僧知道。

    在他想来,如果天地大道威胁到魔皇血河在乎的人,魔皇血河一定会灭了天地大道,如果原罪真主的存在威胁到了他在乎的人,他也一定会灭了原罪真主。

    大行癫僧当初也问过古清风这个问题,古清风同样是这么回答的。

    他是越来越觉得古清风与魔皇血河还真有很多共同点。

    当年。

    魔皇血河为了心爱的女人一念入魔,杀的大荒血流成河。

    古清风当年也曾为了女人,直接疯魔,同样杀的大荒血流成河。

    仔细想想。

    他娘的。

    魔皇血河与古清风他们二人似乎连喜欢的女人都差不多。

    魔皇血河爱慕苍颜,这是天上地下人尽皆知的事情。

    古清风的女人虽然有很多,不过真正叫古清风动过心的只有君璇玑一人。

    苍颜是个疯婆娘,君璇玑更是疯的都迷失了自我。

    摇摇头。

    大行癫僧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扯太多,只是叹息一声,道:“好吧好吧,你小子说没有态度那就没有态度吧,不过,你小子总不会平白无故的进入荒古九宫吧?甭跟老衲说闲的的蛋疼进来看热闹,这话连鬼都骗不了。”

    “我进入荒古九宫自然有我进来的理由。”

    “嘿嘿!什么理由?”

    “这是我的私事,无需告诉你。”

    “行行行,不说就不说,既然是你的私事,老衲也懒得过问。”

    其实。

    就算魔皇血河不说,大行癫僧也能猜出个一二。

    这也不难猜。

    但凡进入荒古九宫的存在,要么是为了守护天地大道,要么是为了抢夺原罪真主,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求因果寻真我。

    在荒古时代,有很多大能都曾以一种古老的禁忌手段为自己种下一颗因果种子。

    先以本尊真身孕化出一具身外化身,然后在这具身外化身中种下一颗真我意识,接着,令这具拥有真我意识的身外化身进行轮回转世,从而孕化出本我意识,再轮回,孕化出自我意识……进行无数次轮回转世,直至身外化身形成独立的命格。

    这种古老的手段便是‘种因’。

    也称之为‘种我’。

    荒古时代究竟有多少大能利用这种古老的禁忌手段种一颗因果种子,无人得知。

    今古时代谁又是别人当年种下的因果种子,同样无人得知。

    没有人敢保证现在的自己是真正的自己。

    大行癫僧不敢保证,古清风不敢保证,魔皇血河同样也不敢保证,就连号称知晓过去未来,执掌命运因果,推演宇宙洪荒,洞悉天地玄黄,被誉为因果化身,命运使者的亘古无名都无法保证现在的自己就是真正的自己。

    莫说真正的自己。

    就连是不是本来的自己都无法保证。

    正因为无法保证,所以,今古时代一些大道高手才会选择求索因果寻找真我。

    据大行癫僧所知,逍遥大帝莫问天就一直在求索因果寻找真我,而且为了寻找真我,还侵染了原罪。

    他琢磨着魔皇血河进入荒古九宫的原因,十有八九恐怕也是为了求索因果寻找真我。

    魔皇血河如此孤傲的一个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只是他人种下的一颗因果种子,更不允许自己的因果被他人如此安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