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9章 一代魔皇一代血河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大行癫僧倒也不是胡乱瞎猜。

    而是有根有据。

    他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是天龙真帝听说太虚洞的人在一座荒古遗迹里面找到一颗荒古原珠,故此,在这里截杀太虚洞的同悲长老,妄图抢夺荒古原珠。

    据大行癫僧所知,在荒古九宫没有孕化出来之前,太虚洞的其他长老的确在荒古遗迹里面找到一颗荒古原珠。

    注意!

    是找到,而不是抢到。

    找到与抢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找到说明当时没有外人在场,如若有外人在场的话,那就不是找到,而是抢到了。

    既然当时没有外人在场,那么太虚洞的长老找到一颗荒古原珠,这消息是如何传出去的?为何其他人都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唯独天龙真帝听到了这个消息,还那么凑巧,偏偏天龙真帝在这坎宫虚空碰上了太虚洞与其他师兄走散的同悲长老。

    这不得不叫人怀疑。

    大行癫僧估摸着一定是幕后做局之人,故意将此消息透漏给了天龙真帝,料定天龙真帝为抢夺荒古原珠,必然会截杀太虚洞的同悲长老。

    同悲长老在此落难,这件事迟早会被魔皇血河知道,魔皇血河因为当年一念入魔,导致太虚洞渐渐没落,内心一直对太虚洞愧疚至极,得知同悲长老在此落难,不管身在何方,人在哪里,他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以魔皇血河的性子,绝对饶不了天龙真帝,必死无疑。

    天龙真帝与武藏帝王是乃双极阴阳太极无量,同生共死,一损俱损,天龙真帝不是魔皇血河的对手,定会引来武藏帝王,只要武藏帝王出面,那么也就等于引出了玄妙洞天的那些老家伙。

    这事儿前后一想,怎么像都像一个阴谋,而且还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阴谋。

    如果不是天龙真帝在此地截杀太虚洞的同悲长老,换做其他人的话,根本没有这个胆子对太虚洞的人动手,哪怕是武藏帝王也不例外。

    因为世人皆知魔皇血河与太虚洞的渊源,也都知道杀了太虚洞的长老,必然会惹怒魔皇血河,而惹怒魔皇血河的代价是非常可怕的,纵然是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也未必能承受得起。

    尤其是在荒古九宫这个节骨眼上,没有谁想去招惹魔皇血河这么一位实力强大的霸主。

    恰恰不巧,截杀太虚洞的就是天龙真帝。

    这人天生狂妄,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只有他敢截杀太虚洞,也只有他不把魔皇血河放在眼里。

    同样,若是此次天龙真帝截杀的不是太虚洞的长老,而是其他洞天福地的长老,被截杀的洞天福地恐怕也是敢怒不敢言,纵然被截杀的洞天福地有高手可以压制天龙真帝,也有本事抹杀武藏帝王,但绝对不敢像魔皇血河这般如此肆无忌惮的焚烧二人的神识,公然挑衅玄妙洞天。

    毕竟,玄妙洞天是乃三十六洞天之首,其内高手如云,连大日曜皇尚且对玄妙洞天忌惮三分,其他巨头更加惹不起。

    比如此次,天龙真帝不仅在这里截杀太虚洞的长老,同时还抹杀了西天佛界的众多佛陀,包括妙如来座下的赤脸金刚也都死在天龙真帝手中,净衣菩萨、九戒法王更是被打成重伤。

    可妙如来出现之后,也只是将天龙真帝镇压起来,既没有将其抹杀,也没有焚烧武藏帝王二人的神识。

    因为妙如来多多少少也对玄妙洞天传说中的玄妙九仙,太玄仙老、太妙仙老,还有玄天仙翁等荒古时代的高手颇为忌惮。

    不过。

    在大行癫僧看来,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妙如来之所以没有抹杀武藏帝王与天龙真帝,有两种可能。

    第一,要么就是妙如来已然看出这是一个阴谋,若是与玄妙洞天开战的话,那就中了人家的圈套,被人利用。

    第二,或许这个局本身就是妙如来做的,为的就是让魔皇血河与玄妙洞天开战,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以大行癫僧对妙如来的了解,他觉得妙如来绝对能干得出来这种勾当。

    除了妙如来之外,还有大日曜皇,他们都是布局的行家,也最为擅长此道。

    大行癫僧本想提醒魔皇血河可能中了别人的圈套。

    只是话到嘴边,却是没有开口。

    不是不想,也不是不能,而是他觉得没有任何意义。

    妙如来若是知道这是别人布的局,他不会跳。

    大日曜皇也不会跳。

    玄妙洞天的长老更加不会跳。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玄妙洞天的长老们只能在暗中盯着,眼睁睁瞧着武藏帝王与天龙真帝的神识被魔皇血河以异火焚烧炼化,而他们却无可奈何,根本不敢出面。

    一旦出面,正中别人的圈套,后果不堪设想。

    最后没办法,只能找到大行癫僧,希望大行癫僧出面劝说魔皇血河,从而打破现在的僵局。

    大行癫僧因为欠玄妙洞天一个大人情,不得不出面。

    只是。

    出面是出面。

    劝说是劝说。

    大行癫僧并没有报任何希望。

    他了解魔皇血河。

    清楚的知道,魔皇血河根本不会去管这是不是别人故意做的局,他也不会管这是不是一场阴谋,他只知天龙真帝打伤了太虚洞的长老,天龙真帝的背后又是玄妙洞天,他要为太虚洞讨一个公道,也要玄妙洞天血债血偿。

    至于什么阴谋,什么局,他根本不在乎,也无所谓。

    什么是魔。

    这就是魔。

    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至于这件事有没有危险,又会引发什么后果,根本不会去考虑。

    对于他来说,从来不会去问敌人有多强大又有多可怕,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什么修为什么造化,他统统不会问,乃至敌人有多少,他也不会问。

    他只问敌人是谁,仅此,便足够了。

    这就是一念入魔的魔皇血河。

    幕后做局之人,也必然了解魔皇血河这种直来直去尤为极端的性格,料定他即便看穿是阴谋,也会义无反顾的与玄妙洞天开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