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4章 水太深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是了,应该是血乌那个老家伙!一定是他!”

    大行癫僧盯着血色鼎炉,很肯定的说道。

    “血乌是谁?”

    “在原罪里面血乌算是一位老家伙了!听说一直藏在荒墟,每隔千万年都会在大荒露一次面,每一次露面都会用这尊鼎炉炼化不少原罪之人!”

    所谓荒墟,其实并不是指的某一个地方,整个天外天无尽海都可以称之为荒墟。

    众所周知,天外天无尽海充满了各种空间乱流,也充满了数之不尽的未知,一旦进入无尽海,要么被诸般乱流碾压的灰飞烟灭,要么陷入各种空间乱流。

    总之一句话,荒墟无尽海不是人待的地方。

    通常也只有那些遭到大道审判,天地不容的罪徒在大荒待不下去了,没办法只能躲到荒墟。

    毕竟荒墟被誉为天外天,甭说大道的审判在这里行不通,就是天地审判也无济于事。

    如果有谁能在荒墟流浪几个时代,那么毫无疑问一定是强大的存在。

    “听说血乌这厮早在太古时代就已修成了原罪法身,多年以来一直在炼化吸食其他原罪之人的原罪之血,死在他手中的原罪之人怕是不计其数,吸食了那么多原罪之血,如今这厮的原罪之力绝对可怕的很!”

    古清风问道:“血乌这种原罪老油子是怎么生存过来的?”

    他曾听莫问天说过。

    自太古时代开始,大多数原罪法身都被天道给抹杀了,其中代表天道的天将独孤戚战就是典型,对于一些无法抹杀的存在,好像也都被亘古无名打入了归墟。

    在古清风想来,这劳什子的血乌如果一直躲在荒墟不露面也就算了,如果隔三差五去一趟大荒,躲得过大道的审判,应该躲不过独孤戚战的抹杀,就算也躲得过独孤戚战的抹杀,难不成还能躲得过亘古无名?

    “古小子啊!你这句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不知为何,大行癫僧突然有所感慨。

    “怎么着?”

    “自太古开始,天道的确一直在抹杀原罪法身,尤其是以独孤戚战为首的那些个天将,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着实抹杀了不少原罪法身,不过……”

    话锋一转,大行癫僧又说道:“他们也是有选择性的抹杀。”

    “这话怎么说?”

    “有一件事不知你小子听说过没有。”

    “什么事儿?”

    “偷天换日,瞒天过海!”

    古清风不懂,问道:“什么意思?”

    “老衲的意思是……早在荒古时代就有大能推演出今古时代原罪真主会诞生,甚至屠灭大道,开启无道时代……所以,一些个大能早在暗中布局,有的干脆直接融入原罪之血,成为原罪之人,有的藏的比较深选择轮回转世求索原罪,还有的藏的更深,以化身求原罪……”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行癫僧嘴角划过一抹讥笑,像是对这种勾当很是不屑,道:“你真以为那些个大道高手是什么好鸟啊?嘴里嚷嚷着什么为了大道为了天地,暗地里指不定有多少原罪化身呢。”

    “那些个老家伙算盘一个比一个打的精明,一边守护着大道天地,一边图谋着原罪真主,两边都不耽误,阴险的很。”

    关于大行癫僧说的事情,古清风听莫问天提起过,他说道:“你的意思……天道如果知道原罪法身是谁的原罪化身都会故意放水网开一面?”

    “这话怎么说呢,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原罪化身这种事儿在那些个大道老祖眼里早已是不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独孤戚战那些个天将自然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别说其他人,就连独孤戚战可能也都有自己的原罪化身也不是没有可能。”

    古清风也感慨道:“水挺深啊。”

    “原罪这趟浑水,绝对比咱们想象中要深的多。”

    古清风瞧了一眼依旧在泛着血色光华的鼎炉,说道:“这血乌是谁的原罪化身?”

    “你问我,我问谁去!”大行癫僧道:“那些个大道老祖藏的一个比一个深,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怕是没有人知道,包括血乌本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人家的原罪化身,也或许有所察觉,想来个逆袭成主也未必不可能。”

    听到这里,古清风不由想起了任天行还有莫问天,不管是任天行还是莫问天,二人都怀疑自己可能是其他人的原罪化身,尤其是莫问天,之所以一直求索因果,目的就是想搞清楚自己的本我究竟是谁!

    蓦然。

    古清风又想起了亘古无名,道:“独孤戚战他们睁只眼闭只眼,亘古无名也是如此吗?”

    “古小子,这话你不应该问老衲。”

    “那应该问谁?问亘古无名?”

    “不!你应该问你自己。”

    “问我自己?”

    大行癫僧白了古清风一眼,说道:“亘古无名如果想把所有原罪法身打入归墟的话,甭说血乌这个老家伙藏在荒墟,他就是藏在无道山上也没有用,你小子自己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嘛,亘古无名不是也没有将你打入归墟嘛!”

    “敢情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古清风笑了笑,继续说道:“就是说亘古无名也是有选择性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行癫僧耸耸肩,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感慨道:“古小子,你记住一句话,如果天地是一盘棋局的话,咱们大家都是棋子,谁也不例外,包括天道的独孤戚战,乃至亘古无名也一样,大家都在布局,布的一个比一个深,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棋子。”

    别说。

    大行癫僧这番话还真说到了古清风的心坎里。

    经历的越多,他也越来越觉得几乎所有人都在布局,正如大行癫僧所说的那样,布置的还一个比一个深,你所走的每一步,可能都是别人为你安排的因果。

    就在两人谈论的时候,又有两三位丧失自我的原罪之人冲进了血色鼎炉,结果与先前那几个一样,都是发出一阵哀嚎之后就没了动静,十有八九被鼎炉里面的血乌给炼化吸食了原罪之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