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0章 卖关子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不知大行癫僧说的是真是假,唯一知道的是,如果大行癫僧当真是挨个将荒古九宫找了一遍才找到自己的,那么这足以说明大行癫僧的存在绝对比想象中要强大多的多。

    如果让古清风在荒古九宫找一个人的话,他连一丁点把握都没有。

    这玩意儿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大海捞针。

    怎么找?

    用肉眼?

    这显然不现实。

    肉眼毕竟是肉眼,哪怕练就火眼金睛,或是开出什么法眼慧眼,也只是仅此而已。

    不管是火眼金睛,还是法眼慧眼,这玩意儿的用处无非是透过表象看内在,比如透过肉身看灵魂等等。

    找人的话,根本使不上劲儿。

    只能祭出神识探查。

    神识就像自我意识在外游历一般,也如灵魂出窍,神识越强大,覆盖的范围就越广,所能探查到的事物就越清晰。

    神识强大之人,祭出神识一扫,范围之内,任何风吹草动尽在脑海。

    不过。

    话又说回来。

    这里可不是什么世俗界,而是荒古九宫,毫不夸张的说,每一宫都堪比无边无际浩瀚飘渺的大荒虚空,任你神识再强大,也无济于事。

    最重要的是,神识这玩意儿消耗的是自身精神,时间短,地方小还好说,像荒古九宫的话,就算累个精神虚脱,怕也不够。

    古清风自认为自己的神识还算可以,若说让他祭出神识找遍荒古九宫的话,他累死也做不到,甭说荒古九宫,就是祭出神识找遍这离宫,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大行癫僧当真是把荒古九宫找了一遍才找到自己的话,古清风也只能拜服了。

    当然。

    他也知道。

    大行癫僧这个老秃驴的话向来都是半真半假,说什么找遍荒古九宫,其中怕是水分不少。

    他知道大行癫僧的德行,倒也懒得追问。

    “古小子,这么长时间你上哪去了?”

    “也没上哪,随便逛了逛。”

    对于大行癫僧,古清风虽然谈不上多么喜欢,但也说不上厌恶,纵然明知道大行癫僧内心一定打着什么小算盘儿,他也懒得去理会。

    “随便逛逛?”

    大行癫僧嘿嘿笑了笑,高深莫测的问道:“你小子是去寻找巨响的源头了吧?”

    古清风瞧了他一眼,耸耸肩,并未隐瞒,道:“是又怎么了?”

    大行癫僧连忙追问道:“那你找到了吗?”

    “如果找到的话,你觉得爷还会在这儿吗?”

    “倒也是。”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继续向离宫深处探查着,大行癫僧不停的询问:“古小子,你是不是看见了无道山?”

    嗯?

    听闻大行癫僧突然提起无道山,古清风猛地止步,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大行癫僧,他寻找巨响源头的时候的确见过无道山,只是这事儿大行癫僧是如何知道的?

    “你是不是进入了一个神秘空间?那个空间里面也漂浮着很多遗迹,不同的是,那些遗迹就像泡沫一样一触即散,你就是在那个神秘空间看见的无道山,确切的说……”

    大行癫僧面带笑意,越说越起劲儿,道:“巨响就是从无道山传来的,老衲说的对否?”

    好家伙!

    一听这话,古清风心中更是惊奇连连,因为大行癫僧说的话正是他先前经历过的事情。

    他知道大行癫僧这个老秃驴其存在绝对比想象中强大。

    也知道大行癫僧有点邪乎。

    可这事儿是不是太邪乎了点?

    “可以啊!大行!”

    古清风道:“不简单啊。”

    “哈哈哈哈!”

    大行癫僧得意的大笑起来,笑的那叫一个丧心病狂,道:“废话!老衲什么时候简单过,哈哈哈啊!就问你小子服不服!哈哈哈!”

    古清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深处探索。

    尽管他很想知道大行癫僧究竟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不过,并未表现出来,以他对大行癫僧的了解,这个老秃驴明显是在跟自己卖关子,故意吊胃口。

    而且。

    他还肯定,只要自己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用不了多久,大行癫僧就会自己说出来。

    果不其然。

    瞧着古清风连问都不问,继续向下探索,大行癫僧赶紧追过去,问道:“你小子就不想知道老衲是如何知道?”

    古清风摇摇头,回了两个字:不想。

    “你小子他娘的……怎么……”

    大行癫僧很是无语,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在后台化了半天妆,捯饬了很长时间,上台之后发现没有一个观众。

    这叫他感到很扫兴,也觉得很没意思。

    虽如此,大行癫僧也没出来,道:“古小子,老衲怎么着也是从太古时代活到现在的主儿,玩的把戏,比你小子想的都多,别以为老衲不知道你小子在玩什么把戏!”

    “其实你小子肯定很想知道,只是假装无所谓,准备晾着老衲,让老衲自己主动说出来说吧?”

    “告诉你小子,你还嫩着呢,老衲今儿个就偏不说,看咱们谁能沉得住气!”

    古清风瞟了大行癫僧一眼,是一个懒得搭理的眼神。

    这叫大行癫僧心头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或许还能看出来对方的心思,可面对古清风,他实在瞧不出古清风是真的无所谓,还是假装无所谓故意凉着自己。

    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想诈唬一下。

    两人就这么向下继续探索着。

    其间。

    古清风一句话也没有说。

    最终。

    还是大行癫僧没能沉得住气。

    他的本意的确是想卖个关子,可如今这个关子没有卖出去,他的内心就像猫爪似的别提有多难受。

    又忍了一会儿,大行癫僧实在受不了,只能老老实实道出:“好吧好吧!老衲告诉你得了!”

    古清风仍旧没有停止,继续向深处探索。

    “是莫问天!老衲不久之前在乾宫碰上了莫问天那小子!是他告诉老衲的!”

    一听是莫问天,古清风心中便也就释然了,问道:“莫问天在乾宫?”

    “他娘的!老衲就知道你个小兔崽子假装无所谓故意晾着自己!他奶奶的!你小子也忒不要脸了!”

    大行癫僧心中那个恨啊,既恨古清风太能沉得住气,也恨自己太沉不住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