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3章 分别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又是这句话。

    古清风并不是第一次听,而是已经听过了很多次。

    以前他不懂。

    不懂前世与今生为何会相见。

    他以为前世就是过去,今生就是现在,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正因为过去了,所以才会有现在,就如因果一样,有了因,才会有果。

    后来随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他渐渐开始懂了。

    不仅懂了,还曾亲眼目睹过。

    是的。

    他目睹过。

    一个三生三世的云霓裳。

    一个三生三世的风逐月。

    还有一个不知几生几世的君璇玑。

    不管是云霓裳还是风逐月,还是君璇玑,她们都经历过所谓的‘前世今生因果见’。

    如云霓裳是红袖的前世,而红袖又是欧阳夜的前世。

    如风逐月、残阳无幽、曼荼梵三人都是彼此的前世今生。

    在古清风想来,云霓裳、风逐月不仅经历了所谓的‘前世今生因果见’,同时也经历了‘谁命由谁需看天’。

    只是。

    现在的云霓裳究竟是红袖还是欧阳夜,他不知。

    或许是云霓裳,也是红袖,也是欧阳夜。

    不久之前,他在一座荒古遗迹目睹过风逐月、残阳无幽、曼荼梵三者前世今生互相融合,同样,他也不知融合之后的风逐月是残阳无幽还是曼荼梵,或许都是。

    以前。

    他以为前世只是前世,今生只是今生,两者之间虽是因果,但也只是仅此而已。

    现在他才知道,前世不仅仅是前世,今生也不仅仅是今生,两者之间也可能不仅仅是因果那么简单。

    你的今生或许是你是今生,但你的前世未必就是你的前世,或许你的前世也是你的前世,但你前世的前世未必是你的前世。

    一个前世,或许不仅你一个今生,可能是两个,也可能是三个,甚至四个更多……

    如莫问天所说的那样,一个真我,可以孕化出无数个本我,一个本我又可以孕化出无数个自我……

    几多真我,几多本我,几多自我……

    几多前世,几多今生,几多来世……

    几多轮回,几多转世,几多因果……

    无人知晓。

    “亘古浩劫天地衍,无尽轮回今古现,前世今生因果见,谁命由谁需看天!”

    古清风呢喃着这句话,心中感慨颇多。

    他觉得这句话像是一种预言。

    一种关于原罪,关于无道的预言,也是关于因果的预言。

    刚才莫问天说,早在很久之前,一些大能就推演出原罪真主会在今古时代诞生,故此,他们纷纷动手布局。

    有的直接融合原罪之血,有的轮回转世抢占先天原罪,有的则隐藏的比较深,孕化自我化身求索原罪。

    当然。

    并不是说所有布局之人,都会争抢原罪真主。

    也并不是所有大能都想成为原罪真主。

    有的大能布局,或许另有其他原因。

    如云霓裳、风逐月、君璇玑,古清风或许不知她们布局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他很肯定,绝对不是为了争夺原罪真主。

    然而。

    不管当初因何而布局,为争夺原罪真主也好,为守护大道也罢,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今古时代已经来了,荒古黑洞已然出现。

    换句话说。

    当年布的局,现在已经是时候该收网了。

    至少,云霓裳、风逐月都融合了彼此的前世今生,已然收网了……

    至于那些个孕化自我化身求索原罪的大能,恐怕有的也已经开始收网了。

    正因为如此。

    所以才流传亘古浩劫天地衍,无尽轮回今古现,前世今生因果见,谁命由谁需看天这么一句话。

    “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如果可以的话,莫某真想与两位兄弟喝他个痛痛快快,喝他个永生永世,也喝他个天地终结!”

    莫问天神情肃然,沉声说道:“可惜,可惜莫某还有因果未求,求不到真我因果,我莫问天死不瞑目,还请两位兄弟恕莫某无法奉陪到底!”

    说罢。

    莫问天将足足一坛酒一饮而尽。

    看的出来。

    莫问天不想走。

    他是真的想与古清风、任天行二人就这么痛快畅饮,如他所言,喝他个昏天暗地,喝他个天地终结。

    奈何。

    他不得不走。

    他这一生都在求索因果、求索真我,求到现在已经求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如果他真是某位大能为了争夺原罪真主而孕化出来的自我化身。

    如果荒古黑洞真的会诞生原罪真主的话。

    那么现在正是他求索真我的唯一机会。

    尽管他不知能不能求到真我,甚至不知求到真我之后,结果如何,但他依旧不会放弃。

    这是他选择的路,他不会后悔。

    “我也该走了!”

    冷酷无情的任天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没有说太多话,只说他该走了,不管语气还是口吻一如既往的冰冷,也没有丝毫情感色彩,就好像他只是离开随便走走而已。

    只是。

    他这一走,生死未知。

    莫问天只想求索真我,而任天行求的则是原罪真主。

    莫问天可能是他人的自我化身,任天行同样也有这个可能。

    莫说任天行问鼎原罪真主的希望极其渺茫,纵然最后真的问鼎原罪真主,也可能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这一点任天行不是不知道。

    但他还是要做。

    因为这是他唯一能走的一条路。

    他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莫问天选择的路,不会后悔,而任天行选择的路,即便跪着也会走下去。

    “今儿个能与两位畅饮美酒,我古清风打心眼儿里感到高兴,真的,好久没有像今天喝的这么痛快了。”

    古清风还是那般随意的坐在虚空中,身体随着诸般乱流流淌而晃晃悠悠,就像水中的倒影一样。

    他很悠闲,也很自在。

    一直都是。

    瞧了瞧莫问天,又瞧了瞧任天行,他站起身提了三坛美酒,各自分了一坛,微微笑道:“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莫老哥呢,我祝你能够求到自己的真我因果,任兄呢,我也祝你能够成功问鼎原罪真主,等你们俩都忙完了,咱们继续接着喝,如何?”

    “哈哈哈哈!”莫问天开怀大笑,重重的应了一声好。

    “来!干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