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6章 第2259 与天同齐独孤戚战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你们可知此次代表上清洞来的是谁吗?”

    莫问天问了一句。

    古清风不知,任天行也不知。

    莫问天低头,饮了一杯酒,而后望着两人,神情严肃的吐出四个字:“独孤戚战!”

    听闻这个名字,古清风一脸的茫然,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过独孤戚战这个名字,脑海中也没有任何印象,倒是任天行听见独孤戚战这个名字的时候,神情不由微微一震,像是很惊骇的样子,抬起头,凝视着莫问天,问道:“可是传说中那位与天同齐的独孤戚战?”

    “正是他!”

    “没想到会是他代表上清洞前来。”说罢,任天行便沉默了。

    显然。

    独孤戚战这个名字不仅让任天行感到震惊,震惊之余还有一种忌惮。

    任天行是何等存在。

    那可是威震天地的未央魔帝。

    如果连任天行都忌惮三分的话,那独孤戚战可想而知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古清风对上清洞的了解本就不多,独孤戚战这个名字也是头一回听说,瞧见莫问天与任天行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似乎都颇为忌惮,这叫古清风很是好奇,尤其是任天行说的那句话,与天同齐的独孤戚战,更叫他大为惊讶。

    说起来。

    他这辈子不是没有听过响亮的名头。

    比如任天行的名头就非常响亮,贪狼啸紫月,魔威慑苍穹,未央最无情,帝上任天行。

    莫问天的名头同样也比较响亮,万界英雄名,义字天下知,逍遥天地间,豪杰莫问天。

    包括古清风自己的名头也都不小,大日坠落,暮色笼罩,黑暗袭来,幽帝降临,仙魔黄昏……

    在他看来,名头嘛,响亮点倒也无妨,哪怕大点也不怕。

    但有一个前提。

    大过仙,大过魔,但不能大过佛。

    大过众生,大过大道,不能大过命运。

    大过九天,大过九幽,不能大过天地。

    这就是所谓的三不大,也是三大禁忌。

    所谓的佛,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因果。

    古往今来,名头响亮的或许一抓一把大,数不清也数不尽,但名头敢大过因果、命运与天地的存在绝对聊聊无几。

    原因很简单。

    因果不可变,变则乱。

    命运不可改,改则死。

    天地不可逆,逆则亡。

    大不过因果命运天地,一来是表示大家的敬畏之心,二来历史证明,很多大过因果命运天地的存在,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其他不说。

    就说古清风体内的三大存在,一个上穷碧落下黄泉,一个阿鼻无间恶修罗,还有一个吞天噬地血饕餮。

    这三个名头已经不是响亮那么简单了,可以说既大过了因果,也大过了命运,更大过了天地。

    结果呢。

    现在都成了古清风体内的造化了,甭说肉身,也甭说灵魂,就是他娘的意识都没有了。

    这玩意儿就跟名字道号不能起的太大一个道理,太大了根本扛不住。

    谁的道号敢叫盘古?

    谁的道号又敢叫女娲?

    答案是肯定的。

    没有人敢。

    若是起这么大的名字,十有八九会夭折。

    在古清风想来,任天行与莫问天包括他自己以前的名字都不算小。

    任天行何意,天上地下任由你行走?这不是不把天地放在眼里吗?

    莫问天是何意?不要问天地?难倒问你吗?有把命运放在眼里吗?

    古清风以前的名字就更加不用说了,天狼两个字本就是天地的禁忌,更是代表一种灾难,一种祸害,传说中天狼出现,天地必遭大劫。

    三人虽说都没有夭折,勉强算是扛住了这么大的名字,但日子过的一个比一个苦逼。

    莫问天几度轮回求索因果,求索的不仅现在连前世今生都分不清,连自己还是不是本来的自己都不知道了。

    任天行呢,为摆脱原罪,越陷越深,体内的原罪之血浑浊不堪,随时都会混乱狂暴,随时都会迷失自我。

    而古清风这一路走来,生生死死,寂灭重生,背负了一对乱七八糟的因果不说,还莫名其妙的在原罪里面越陷越深,尽管他既不想求索因果,也不想摆脱原罪,更不想改变什么命运。

    问题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即便他现在想听天由命,天上地下有些存在也未必就会让他听天由命。

    摇摇头。

    没有继续想下去,古清风问了一句:“这劳什子的独孤戚战是什么来头,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古清风不说这话还好,他这边刚开口,莫问天就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

    古清风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古兄不知独孤戚战是谁?”

    古清风摇摇头,回应道:“不瞒你说,我还是头一回听到独孤戚战这个名字,以前从未没有听过。”

    “这……”

    莫问天有些难以置信,像是非常无语。

    倒是旁边的任天行解释道:“莫兄无需见怪,古兄与我们不同,他这人向来都活的潇洒活的随意,他只关心自己关心的,对于其他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甚至连打听都懒得打听。”

    “这……好吧!”

    莫问天摇头苦笑,内心却是对古清风更加佩服,感叹道:“古老弟啊,怪不得以前任老弟提起你的时候,言语中都透着一种羡慕,我现在也越来越有这种感觉了,你活着才是真正活着,你不但活明白了,也活出了生命的真谛,我与老弟越活越迷茫,我们二人根本不能叫活着,充其量只能算是勉强的生存啊!”

    “还有完没完了……怎么又开始了。”

    古清风也算是真的服气了,莫问天时不时的来一句感叹,不是羡慕他的心境,就是嫉妒他活的潇洒,这叫他很是郁闷。

    是。

    古清风自认为自己活的的确还算潇洒,也算随意,他这些年也真的只关心自己关心的,也很少打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关键是,即便他想打听,也没那个心思没那个时间去打听。

    这一路走来,不是在杀人,就是在杀人的路上,不是被大道高手围剿,就是被大道审判,不是天地不容,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因果,根本没有闲心去考虑其他事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