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5章 天字辈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上次碰面的时候,古清风与任天行曾经很认真的聊过一个话题,那就是为何要摆脱原罪,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古清风还记得任天行说过是为了一个女人。

    一个他心爱的女人。

    当时听到这话的时候,古清风也是大为震惊,在他想来,任天行为了一个女人去摆脱原罪,比任天行去救人还要叫他感到难以置信。

    本以为任天行是在开玩笑。

    后来才知道这个家伙是认真的。

    他真的是为了一个心爱的女人才去摆脱原罪。

    古清风自己遭遇过很多莫名其妙的因果情缘,而且这些因果情缘都不像表面那么单纯,背后不知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任天行与他同病相怜,皆为原罪变数,所以,古清风劝过任天行,让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段因果情缘,不然的话被人卖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不定他所心爱的女人就是命运的一颗棋子。

    结果呢。

    任天行说他根本不在乎。

    不管那个他心爱的女人是不是安排的因果,还是命运的棋子,他都不在乎。

    他只在乎自己爱上了那个女人,愿意为他做一切事情,仅此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古清风好奇的问道:“老任,你的情儿呢?”

    任天行摇头道:“她在外面,并不在这荒古黑洞。”

    “唉,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旁边,莫问天问道:“古老弟,你可惜什么?”

    “可惜没能亲眼见见把老任迷的团团转的女人啊。”

    确实。

    古清风一直都很想见见究竟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把任天行这么一位孤傲独行,冷酷无情的魔帝迷成这个样子。

    “这有什么可惜的,等我们离开荒古黑洞,机会多的是,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找任老弟便是。”莫问天笑道:“相信任老弟一定会带上情儿姑娘好好招待你的,是吧?”

    “得,就这么定了,等咱们把荒古黑洞的事儿了结之后,我和莫老哥亲自去一趟。”古清风也打趣道:“老任,到时候让你娇妻陪个酒什么的,你可别不高兴啊,哈哈哈!”

    “放心。”

    任天行道:“到时,我与情儿定然陪你们二位喝个痛快!”

    三人共同举杯饮酒,约定之后,开怀畅饮。

    虽然他们嘴上说的都是离开荒古黑洞之后的约定,其实三人内心都清楚,能不能活着离开荒古黑洞完全是一个未知之数,谁的心里也没有底儿。

    莫问天没有,任天行没有,古清风内心更没有。

    只不过。

    三人谁也没有说出来而已。

    他们就这么一杯一杯饮着美酒,以这浩瀚无垠的荒古黑洞为天地,以这无穷无尽的乱流为风景。

    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三人不但是知己好友,更拥有相同的命运,皆是原罪之人,皆为今古变数,除此之外,三人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三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天字,不知是巧合,还是偶然,还是注定如此。

    一个未央大帝,任天行!

    一个逍遥大帝,莫问天!

    一个九幽大帝,古天狼!

    “古兄!”

    连饮数杯,任天行开口说道:“上次你我二人见面之时,我曾问过你一个问题,不知古兄可还记得?”

    “什么问题?”

    “我问古兄是否已经认命,古兄说你已经认命了。”

    古清风点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现在呢?”任天行问道:“可是已经改变了主意?”

    “改变主意?”

    古清风摇头笑道:“没有的事儿,上次见面,我告诉你,自己已经认命了,现在我还是这句话,至少,迄今为止我现在还是这么想的。”

    “古兄是认真的吗?”

    “老任啊,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

    任天行微微蹙眉,像是有些无法理解,问道:“如果古兄已经认命了,为何还要来趟荒古黑洞这浑水?”

    “你以为我愿意来趟这浑水啊?”

    “什么意思?”

    “别提了,提起这事儿我就火大!”古清风刚饮完一杯酒,连连摆手,道:“我是被大行癫僧给算计了,那个老秃驴早他娘就给我下好了套儿挖好了坑,一步一步把我给拐骗进来的。”

    “你是被大行癫僧给骗进来的?”

    “怎么着,你还不信啊?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莫老哥,我们俩都是被大行癫僧那个老秃驴骗过来的。”

    “还有这等事?”任天行好奇的看向莫问天。

    “这个……”

    而莫问天像是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看向古清风,问道:“古兄弟,你确信自己是被大行癫僧拐骗进来的?”

    “当然确信!”古清风反问道:“难倒你不是?你该不会认为大行癫僧叫咱们进来真的是帮他守护劳什子的禅宗遗迹吧?就那么凑巧禅宗遗迹溃散,把咱们卷了进来?”

    “不!古兄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莫问天道:“你的情况我不太了解,大行癫僧喊我们二人过来帮他守护禅宗遗迹,是否另有其他目的,我不得而知,这对我来说也不重要,因为就算没有大行癫僧,我自己也会进入这荒古黑洞。”

    古清风恍然所悟,道:“原来是这样。”

    “古兄弟,暂且不谈大行癫僧是否真的将你拐骗到这荒古黑洞,如果没有大行癫僧的话,你自己是否会进来?”

    “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古清风揉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道:“即便没有大行癫僧的话,也不代表不会有其他人,我只能说如果让我自己选择的话,我应该不大可能进入荒古黑洞来趟这浑水。”

    闻言,莫天文微微惊疑,看了一眼任天行,又看向古清风,诚然问道:“古兄弟,虽然刚才任老弟已经问过你了,但我还想再问你一遍,你当真不想摆脱原罪,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如果我说不想的话,那纯粹是扯淡!”古清风道:“谁不想摆脱原罪,谁又不想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既如此,为何古兄弟刚才又说认命?”

    “不认命怎么办?”

    古清风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任天行与莫问天二人,问道:“要不你们俩教教我如何摆脱原罪,又如何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任天行与莫问天对视一眼,二人同时选择了沉默,谁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不是不想回答。

    而是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摆脱原罪,又如何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