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1章 扛着石棺的魔神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如果他不会认命,也不是不在乎,但进入荒古黑洞以后一直无动于衷,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了……与你与我,与这天上地下很多存在一样,面对这混乱不堪的局势,他也不知该怎么做,也不知该做什么……”

    “不!”

    亘古无名回应道:“你错了。”

    “我错了?”苍颜倍感疑惑,问道:“哪里错了?”

    “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既然知道该做什么,为何直至现在依旧无动于衷?”

    “他在等!”

    “他在等什么?”

    “他在等我们,等这天上地下所有存在,等这三千大道,等这原罪,也在等这因果命运。”

    苍颜听的有些糊涂。

    “面对神秘未知的荒古黑洞,我们大家都迷失了方向,不知原罪真主会是谁,不知三千大道是否会陨落,不知天地是否会重生,更不知未来的命运会怎样。”

    亘古无名呢喃自语道:“但是他不同。”

    “为何不同?”

    “他根本不在乎原罪真主是谁,他也不在乎这三千大道是否会陨落,天地是否会重生,未来的命运会怎样,他统统不在乎,他连自己的因果是什么都不在乎,又怎会在乎这些,他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更是。”

    亘古无名的身影如烟是雾,更如水中的倒影般随着诸般乱流涌动着,她说道:“你还记得上次在世俗界我们见他的时候吗?当时小瑾儿问过他四个问题。”

    “小瑾儿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这大道天地容不下他古清风,他是否会灭了这天地。”

    “他回答说,只要小瑾儿在这天地一天,他就一天不会灭这天地。”

    “小瑾儿问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这大道天地容不下小瑾儿,他是否会灭了这天地。”

    “他回答说,如果这大道容不下小瑾儿,他就灭了这大道,如果天地容不下小瑾儿,他就灭了这天地。”

    “小瑾儿问的第三个问题是,如果命中注定他与小瑾儿之间只能活一个,他会如何选择?”

    “他回答说,他不信命,如若命中真是如此注定,他会不惜一切逆天改命!”

    待亘古无名说完,苍颜陷入沉思当中,片刻之后,开口问道:“你相信吗?”

    “相信。”

    “他会这么做吗?”

    “他会。”

    “他能做到吗?”

    这个问题苍颜不知,亘古无名也不知,如果知道的话,她们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迷惘彷徨。

    沉默。

    苍颜抬头仰望,又问道:“你刚才说小瑾儿问了四个问题,可你刚才只说了三个,小瑾儿问的第四个问题是什么?”

    “小瑾儿问的第四个问题只有两个字,如果……”

    “如果?如果什么?”

    “只有如果两个字。”

    “那他是如何回答的?”

    “他回答说,只要有他在,就没有如果。”

    “这……好吧!”

    苍颜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足足过了很久才缓缓吐出。

    她明白了。

    明白了亘古无名说的这些话。

    古清风或许不知该怎么做,但是知道该做什么。

    他只是现在还没有做而已。

    他要做什么,不在于他想做什么,而在于这这大道天地、这因果命运、包括这原罪对他在乎的人做什么。

    正如亘古无名所说的那样。

    古清风根本不在乎这大道是否陨落,不在乎天地是否重生,更不会在乎原罪真主是谁,未来的因果命运又会怎样,他只在乎自己在乎的。

    亦如古清风向小瑾儿承诺的那样。

    大道容不下,他就屠了这三千大道,天地容不下,他就灭了这古今天地,命运容不下,他就改掉这因果命运!

    如果?

    不好意思,他说过,只要有他在,就没有如果。

    古清风是这么说的。

    而不管是苍颜还是亘古无名,都相信他一定会这么做。

    至于古清风能否屠灭了这大道天地,又能否逆天改命,没有人知道,亘古无名也不知。

    正因为不知,所以才迷惘,所以才茫然,所以才彷徨。

    突然间。

    亘古无名莫名其妙的转过身,朝另外一个方向张望过去,一双原本平静的眼眸之中蕴含着一种惊疑。

    苍颜还不知怎地回事,正要询问的时候,她像是也察觉到了异样,同样是转过身,张望过去,绝美的脸上亦挂着凝重,双眸之中透着骇然之色。

    哗啦啦!

    一阵阵诡异的声音传来。

    是一种锁链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拖着锁链在地上行走一样,

    这种声音很古怪,震人神魂,慑人心魄,甚为恐怖。

    哗啦啦!

    锁链的声音很沉闷,也很冗长,传来的时候,诸般乱流都受到剧烈的影响。

    近了。

    越来越近。

    一道影子渐渐浮现出来,像是一个人。

    或许是一个人吧,看起来足有九米之巨,这人披头散发,穿着一件破旧的衣袍,浑身被黑白相间的锁链缠绕着,脖子,双肩,双手,双脚,腰间都被锁链紧紧的锁着。

    锁链上布满了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符文,亦如黑白交错的火焰在焚烧一样。

    最古怪的是,这人肩膀上还扛着一具巨大的石棺,石棺上同样布满了玄妙的符文,而且整具石棺皆被锁链缠绕着。

    他就这么低着头,散乱着头发,一手抱着肩膀上的石棺,浑身缠绕着锁链,拖着双腿缓步走来,浑身都冒着滚滚黑烟,整个人都没有任何生机,有的只是死气,无尽的死寂。

    就像从地狱归来的魔神一样,极其恐怖,每走一步都如死神的审判一样。

    对面的亘古无名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苍颜更是眉头深蹙,双眸之中透着一种惊奇。

    这人走来,走至凉亭的旁边,而后止步。

    但并未抬头。

    连看也未曾看一眼。

    就这么站着。

    一句话也不说。

    这一刻,时间仿若停止了一样,周边的诸般乱流也不知何时溃散了,漫天都是充满死气的黑烟,真的就像地狱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

    那人动了。

    转身离开了。

    走了九步,却又停止。

    “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