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0章 谁在玩火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何为情。

    亲情是情。

    友情也是情。

    爱情更是情。

    就算浮生帝君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孔雀大帝说的是事实。

    他的确为情所困。

    既为友情,也为爱情,更为亲情。

    他不是不知道正是因为情之一字,所以自己无法领悟大道混元的真谛。

    他也知道因为情之一字,所以,很多事情他不得不放弃,很多事情想做却不能做。

    他知道。

    一直都知道,比任何人都知道。

    他可以无情,也可以忘情。

    无视一切感情。

    忘掉情之一字。

    是的。

    他可以。

    不但可以,他前世就这么做过,而且还是冷血无情,太上忘情。

    他以为只要无视一切感情,太上忘情,就可以超脱情之一字。

    直至前世觉醒,他才意识到,无情是无情,忘情是忘情,无情不代表超脱,忘情更不代表超脱。

    越无情,说明越在乎,越忘情,说明越在意,情之一字就陷的越深。

    想要超脱情之一字,唯有将其看破。

    然。

    前世的浮生帝君没有看破情之一字,今世的他依旧看不破情这个字。

    他看不破,也做不到,反而在情这个字中越陷越深。

    如果可以的话,浮生帝君也想站出来反对命运,甚至抹杀命运。

    尽管他是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可他依旧想抹杀命运,或者应该说,正因为他是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所以,他更想抹杀命运。

    原因很简单。

    他前世的命运被其他人掌控着,今世的命运依旧被人掌控着。

    他不想来世的命运仍然被人掌控着。

    可惜。

    他不能这么做。

    浮生帝君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他将失去所有在乎的人。

    他所在乎的人不仅是他这一世的恩师与徒弟,还有前世他最在乎的一个女人!

    先前。

    孔雀大帝问了他一个问题,问他是否能输得起。

    浮生帝君回答不知道。

    孔雀大帝说既然回答不知道,便是输不起。

    但浮生帝君并不这么看,他不是输不起,他是不知道该如何赢。

    听闻孔雀大帝刚才提起幽帝,浮生帝君看向远方,那是古清风离去的方向,说道:“我承认自己无法超脱情之一字,你又如何得知幽帝无法超脱?”

    “连你这个上承真命的应劫变数都被命运种下了情劫因果,更何况幽帝这个命中注定的原罪变数,你对命运很重要,他对命运更重要,你决定着命运的成败,他更决定着命运的成败,命运想将你这掌握在手心,更想将他掌握在手心。”

    “你了解过幽帝的过去?”

    “了解过。”

    “连外人都知幽帝的因果被嫁接,命运被安排,我想幽帝自己应该更加清楚。”

    “清楚归清楚,知道归知道,情之一字,并不是你清楚知道就能看破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深有体会。”

    话锋一转,孔雀大帝又道:“更何况……幽帝所面对的情,绝非表面那么简单,我相信命运给他种下的也不仅仅是因果情劫,可能是一个连太上忘情都忘不掉的情,甚至连超脱都超脱不了的情。”

    “命运当真这么可怕?”

    “相信我。”转身,孔雀大帝在此收起嘴角的笑意,死死的盯着浮生帝君,一字一顿的说道:“命运的可怕不是任何人能够想象的。”

    浮生帝君再次陷入沉默。

    而孔雀大帝一副很失落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位落魄的皇族一般,仰着头,微微闭着眼眸。

    就在这时。

    轰隆隆——

    一阵巨响传来,布满天际的乱流漩涡忽然剧烈旋转起来,整座荒古遗迹也为之颤抖摇晃。

    “终于要来了。”

    孔雀大帝睁开眼睛,无奈的说了一句:“也终于要开始了……”

    浮生帝君抬头望着苍穹之上剧烈旋转的乱流漩涡,片刻后,他拱手抱拳道:“再会!”

    “再会!”

    浮生帝君正要离开,却是扭头看了一眼荒漠,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闪身消失。

    待他离开之后,孔雀大帝也扭头看了一眼荒漠,像是有些犹豫,转而又摇摇头,同样闪身消失。

    轰隆隆——

    伴随着乱流漩涡旋转的越来越厉害,荒古遗迹晃动的也越来越强烈,荒漠宛如海啸般肆意翻滚席卷着咆哮着,先前突兀出现的光柱早已消失不见,放眼望去整座荒古遗迹都像是要倒塌溃散一样。

    就在浮生帝君与孔雀大帝接踵消失之后,荒漠之中出现两道人影。

    一位身着黑袍头戴黑帽就连脸上都挂着黑纱的人。

    另外一位则是浑身被白布包裹严严实实的人。

    不是别人,正是女巫娘娘与白愁。

    二人现身的位置正是先前浮生帝君与孔雀大帝张望的地方。

    女巫娘娘望着剧烈旋转的乱流漩涡,白愁同样也望着,说道:“你刚才突然现身,故意让他们知道你在这里。”

    女巫娘娘点点头应是。

    “是为警告孔雀大帝,还是为提醒浮生帝君?”

    “既为警告,也为提醒。”

    “呵呵。”

    白愁又问道:“大行癫僧与幽帝在一起的时候,你好像也是这么做的,也为警告大行癫僧,也为提醒幽帝?”

    女巫娘娘再次应是。

    “警告大行癫僧与孔雀大帝不要乱说话,提醒浮生帝君与幽帝不要受到他们的影响?”

    这一次女巫娘娘虽然没有回应,但是白愁像是已经知道答案,道:“大行癫僧与孔雀大帝还真有默契,一个盯着命中注定的原罪变数,一个盯着上承真命的应劫变数,看来这次佛道……不,应该说是禅宗,这次真是豁出去了。”

    缓缓呼出一口气,白愁颇为无奈的说道:“他们是在玩火,而且玩的一个比一个大,孔雀大帝还好,至少还知道分寸,浮生帝君也是一个理智之人,不会受到孔雀大帝的影响,不过……大行癫僧玩的火就太大了点,而幽帝又是一个随心随性之人。”

    “大行癫僧一直跟在幽帝的身边,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乱说一通,以至于这天上地下所有存在都提心吊胆,现在幽帝虽然还没有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时间一长……我真怕他……”

    “现在的局势已经够乱了,可大行癫僧又让局势变的更加混乱……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