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9章 莫名的恩怨情仇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还清晰记得以前残阳谷有一口井眼,那玩意儿不是其他,正是残阳谷的本源之眼,不仅原罪之血是在里面找到的,好像无幽娘娘当时也是在里面沉睡的。

    原罪之血早已与古清风融为一体,肯定不会还在里面,至于无幽娘娘是否还在,这就不得而知。

    如果在的话,也可以问问当年在流沙小秘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问题是古清风在里面逛了一圈,找遍了所有角落也没有找到当年那口本源之眼。

    祭出神识探查也没有探查出来,他琢磨着会不会是本源之眼消失了?

    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毕竟现在的残阳谷是乃荒古时代的一座遗迹,其内既没有空间法则也没有空间结构,本源消失也很正常,其他荒古遗迹也都没有本源。

    正想着又觉得不对。

    如果现在的残阳谷没有本源的话,那么其内神秘的灵气又是从哪来的。

    还是说残阳谷的本源藏在当空中那一道宛如残阳般的乱流漩涡里面。

    不好说。

    古清风再次祭出神识前去探查,结果还是一样,什么也没有探查出来,神识进入之后就像坠入无尽深渊中一样。

    越探查越觉得奇怪。

    起初给他的感觉犹如残阳,继续探查下去,不知为何,又如夜月一般,夜月也不是圆月,同样如残月般。

    这是什么情况?

    究竟是残阳?还是残月?

    古清风越探查越迷惑,更加诡异的是,他越探查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咦!她怎么会在这里?”

    大行癫僧的声音传来,古清风心下疑惑,顺势张望过去,赫然发现不远处一个人伫立在当空中正抱着双臂,蹙着眉头,神情严肃的凝视着如残阳又如残月般的乱流漩涡。

    那是一位身着黑袍,扎着一条马尾,看起来颇为邪异的妖魔女子。

    古清风记得这女子,好像是与曼荼梵一起的,叫什么龙雀娘娘。

    龙雀娘娘也发现了古清风,她转过身先是看了一眼大行癫僧,又看了一眼古清风,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这句话有些耳熟。

    刚才在这里见到白愁的时候,白愁说的第一句话好像也是如此。

    让古清风不解的是,这里是残阳谷,用白愁的话说,自己与她都属于这里,冥冥之中因果早已注定,所以,白愁知道自己会来。

    可这劳什子的龙雀娘娘算是怎么回事?

    她怎么也知道自己会来这残阳谷,残阳谷又与她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我会来?”

    “该来的都会来,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古清风哑然,这句话白愁同样也说过。

    莫名。

    龙雀娘娘盯着古清风又说出了一句很是熟悉的感慨,道:“原以为你是最深的原罪,最大的变数,会在因果之外,看来……她说的不错,最深的原罪还是原罪,最大的变数还是变数,错误的因果也还是因果……并不会因为原罪变数而发生改变,至少,这一次没有变!”

    好家伙!

    听完这句话的时候,古清风内心的惊讶已是无法形容,因为此时此刻龙雀娘娘说的话,白愁之前都说过,就连感慨都相差无几。

    “龙雀娘娘……你口中的她指的是……”

    旁边,大行癫僧小心翼翼的询问。

    “大行啊大行,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总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

    听龙雀娘娘这么一说,大行癫僧老老实实的闭上嘴,不再说话。

    “你们说的是谁?”

    古清风看了看龙雀娘娘,又看了看大行癫僧。

    大行癫僧张张嘴,欲言又止,而龙雀娘娘则盯着古清风,道:“难倒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不是受到大行的影响,你也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古清风摇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继续问道:“你们说的到底是谁?”

    “不要告诉我你真不知道。”

    “废话,我若知道还会问你?”

    “呵!”

    龙雀娘娘冷笑一声,像是有些鄙视的样子,道:“你如果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有情可原,如果你真的不知道我说的是谁,那就真的太可悲了!”

    古清风越听越糊涂,还没来得及询问,龙雀娘娘又说道:“早就听说你这人风流成性,经常勾三搭四,玩弄情感,戏虐女人,本以为是谣言,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风流成性?

    勾三搭四?

    玩弄情感?

    古清风这一回算是彻底懵了,他完全不知道龙雀娘娘说的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好端端又跟风流成性扯上了关系。

    奈何。

    当他询问的时候,龙雀娘娘除了鄙视就是鄙视,不是冷嘲就是热讽,讽刺古清风风流成性玩弄感情等等。

    “大行,你们说的到底是谁?”

    古清风无奈之下只能询问大行癫僧。

    而大行癫僧支支吾吾犹豫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古小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

    “我的样子像他娘装出来的吗?”

    “她说的是先前跟她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天魔。”

    女人?

    天魔?

    古清风一下反应了过来,惊疑道:“曼荼梵?”

    大行癫僧点点头。

    古清风怎么想也没有想到会是曼荼梵,而且在他的印象中,自己与曼荼梵满打满算也不过见过寥寥几次面而已,怎么他娘的扯上风流成性还玩弄感情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龙雀娘娘是吧?”古清风解释道:“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与曼荼梵也不过见过几次面而已。”

    龙雀娘娘道:“你欠她的真是太多太多了。”

    “我欠她什么了?”

    “你可真是……”

    龙雀娘娘气愤不已,指着古清风一字一顿的凝声道:“太没良心了!”

    或许是旁边的大行癫僧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干咳两声,说道:“这个……古小子,如果我没记错的的话,你好像……把人家的因果之花给炼化了吧。”

    尽管古清风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不过,这到底是不是事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直至现在他也想不起来曼荼梵的因果之花究竟是弄丢了,还是真的被自己炼化了,他实在记不起来了。

    这时,龙雀娘娘又冷笑道:“呵!他欠的可不止是一朵因果之花那么简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