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3章 当如何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老和尚的这句话还真把古清风给问住了,道:“你的意思,我当年融合的那一滴不是原罪之血而是原罪真血?”

    “古居士,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老衲。”

    老和尚的声音传来,古清风仔细想想倒也是,自己当年是在亘古世俗界大西北融合的那一滴原罪血,而那一滴原罪血的主人是无幽娘娘,他也曾问过无幽娘娘那滴原罪血的来历,可无幽娘娘又说与君璇玑有关。

    那一滴原罪血究竟是无幽娘娘的还是君璇玑的,古清风至今也没有搞清楚。

    要说这一滴原罪血是原罪之血还是原罪真血,古清风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明白,只是隐隐觉得可能是所谓的原罪真血。

    方才老和尚说天地之间所有原罪之血皆是原罪真血孕化出来的,两者之间的关系犹如子母,恰恰不巧,古清风自己虽说不是大西北那一滴原罪血孕化出来的,但却因那一滴原罪血而出生。

    最重要的是当年无道山降临的时候,古清风之所以能够点燃原罪业火,并不是因为他能耐大,也不是因为他本事高,更不是因为对原罪多么了解,至于如何点燃原罪业火的,说实话,古清风直至现在也弄不清楚,当时莫名其妙就点燃了原罪业火。

    如果当年自己融合的只是一滴普通的原罪之血恐怕无论如何也无法点燃原罪业火吧?

    从这一点来看,难倒自己融合的那一滴原罪血当真是所谓的原罪真血?

    再一想每每见到无道时代的人或物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原罪之血多是原罪真血孕化出来,属于后天原罪,换言之,唯有原罪真血才真正属于无道时代的先天原罪血。

    猛然。

    古清风又想到了阿鼻无间恶修罗还有上穷碧落下黄泉,包括不久之前的吞天噬地血饕餮。

    他对这三种存在同样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老和尚说这三种存在皆是融合过原罪真血的原罪之子,如此说来,自己体内的原罪之血十有八九也是原罪真血?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不!

    不是有可能。

    古清风觉得自己体内的原罪就是原罪真血。

    不然的话,恐怕阿鼻无间恶修罗无法成为自己的灵魂,上穷碧落下黄泉恐怕也无法成为自己的化身。

    想到这里,古清风问道:“老和尚,这天地之间一共有多少原罪之血,又有多少原罪真血?”

    “老衲不知……”

    “当年无道时代开启的时候,有多少人融合了原罪真血,又有多少原罪之子?”

    “老衲……不知。”

    古清风继续询问道:“如果说原罪之血皆是原罪真血孕化出来的,那么原罪真血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老衲不知……”

    老和尚一问三不知。

    而古清风也没有继续询问。

    与老和尚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要说老和尚是什么人,他或许不知道,不过,关于老和尚的秉性多少还是知道一二。

    他很清楚,很多事情老和尚或许真的不知道,但也有很多事情老和尚的不想说,也有一些事情老和尚的不能说,还有一些事情是老和尚不敢说。

    该说的老和尚自然会说,若是不该说的老和尚一个字都不会多说。

    这些年来古清风早已习惯了。

    所以,再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也没有指望老和尚来回答。

    又与老和尚闲聊了一会儿,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望着混沌一般的寂灭世界,古清风说道“行了,今儿个就到这里吧,您老人家先歇着,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来求教。”

    就在古清风正要离开的时候,老和尚的声音再次传来。

    “古居士……”

    嗯?

    古清风张望过去,望着寂灭世界里面那一座虚无缥缈的寂灭山,问道:“怎么?”

    “老衲有几个问题想问,古居士若是想答便答,若是不想答也无需勉强。”

    “但问无妨,我可不像你一样藏着掖着,想问什么随便问,尽管问,知无不答,绝对管饱管够。”

    古清风的这句话明显带有调侃讽刺的意味,而老和尚也不知是害臊了还是怎地,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开个玩笑而已。”

    古清风呵呵笑道:“老和尚,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唉……”

    老和尚一声叹息,叹尽了数不尽的无奈,道:“有些事情能说的话,老衲绝对不会有任何隐瞒,有些事情不能说的话,老衲也是身不由己,还望古居士见谅才是。”

    “了解,也能体会,每个人的处境不同,自然各有难处,我方才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多谢古居士体谅老衲。”

    “得了……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

    “敢问古居士可是已经决定求索原罪?”

    “当然。”古清风道:“不然的话,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什么。”

    “敢问古居士为何要求索原罪?”

    “为何?”古清风沉吟片刻,说道:“倒也没那么多为何,如果非要说一个理由的话,是为我自己吧,毕竟闲着也是闲着,总得找个事儿干干吧,如今天上地下的所有存在都来凑原罪的热闹了,我这个俗人自然也不能免俗。”

    “敢问古居士,你若是因此而死在这里,当如何?”

    “老和尚,不是我说你,问的问题是不是有点白痴了点,我如果死在这里的话,能如何?当然是不如何,死都死了,还能如何?”

    “老衲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古清风此次求索原罪是为随缘,若是能求到原罪最好,若是求不到也不会勉强,对否?”

    “不!你错了。”

    “怎么讲?”

    “我既然决定求索原罪,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随缘,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争取,不死不休。”古清风叹口气道:“不妨实话告诉你,这一回我要么死在这里,要么求到原罪。”

    “死对于古居士来说恐怕已经成为一种奢侈的存在了……如果……古居士此次未能求到原罪,也没有死的话,当如何?”

    “不可能,我说过,我此次要么求到原罪,要么死在这里,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老衲记得古居士以前经常说一句话,世事无绝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如老衲所说的那样,古居士当如何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