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7章 失去理智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以静寂大道守气血,以死亡大道藏精神,以绝对大道对抗噬血鼎,不得不说这姓古的还真是厉害。”

    妖魔女子抱着双臂站在远处,望着深陷噬血鼎的古清风,说道:“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的肉身竟然能扛住噬血鼎的怒吼之威,想来,他的肉身即便不是不朽也绝对相差无几,可惜的是他的肉身并未觉醒,不然的话……当真是无法想像。”

    看了一眼旁边的曼荼梵,妖魔女子问道:“你很在乎他的死活?”

    曼荼梵摇摇头,回应道:“不在乎。”

    “不在乎就好。”

    “为何。”

    “我刚才说过,他是变数,且还是变数之最,没有人知道他与噬血鼎接触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大家都在等,等一个结果,也在等一个征兆,更在等一个时机。”

    “若是噬血鼎对他有利的话,那么大家会站在他这边,如若噬血鼎对他有害的话,大家非但不会站在他这边,反而还会出手抹杀他。”

    曼荼梵不解,问道:“这噬血鼎究竟与原罪有什么关系?”

    “关系太大了。”妖魔女子呢喃道:“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噬血鼎就是原罪的一部分,这也是那些老家伙如此紧张这件事的根本原因。”

    曼荼梵道:“也就是说他如果得到噬血鼎的话……就会成为原罪真主吗?”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但有一点无法否认,他若得到噬血鼎,他成为原罪真主的希望将会更大,只不过……”

    话锋一转,妖魔女子摇摇头,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的意思噬血鼎今日一定会将他吞噬吗?”

    “不好说,也说不好,毕竟荒古那些老家伙并不仅仅是想要他的命,更想得到这家伙身上的原罪,所以,他面对的不止是可怕的噬血鼎,还有荒古那些虎视眈眈的老家伙,他今日要么被噬血鼎吞噬,要么被荒古那些老家伙抹杀,要么……”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妖魔女子道:“要么扛住荒古那些老家伙的抹杀,同时又反吞噬血鼎,只是……”

    正说着,妖魔女子失笑一声,像是觉得没有这个可能。

    场内。

    九米之巨的噬血鼎在血雾之中越来越像一头荒古凶兽,尤其是鼎身神秘符文闪烁的时候,整个噬血鼎都在模糊扭曲着,伴随着一道道暴捩凶残的怒吼之威,震的整座遗迹仿若都在剧烈颤抖。

    说实话!

    如果不是古清风深陷噬血鼎,如果不是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些大荒巨头的老祖们早就离开了,越看越觉得噬血鼎的存在比他们想象中可怕多的多,在这里每待一刻都感觉有性命之忧,仿若随时都会被噬血鼎吞噬掉一样。

    真是如此。

    场内有一个算一个,所有人都是这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可即便如此。

    他们谁也没有离开。

    全部都是全副武装,欲势待发,虎视眈眈的盯着。

    噬血鼎里面的血色漩涡旋转的越来越强烈,古清风的半截身体早已被卷入其中,而且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机,就像一具尸体一样。

    古清风死了吗?

    谁知道。

    谁也不知道。

    古清风的存在神秘诡异,根本无法用神识探查到,就算可以用神识探查到,此刻也没有人敢去探查。

    他们都在等。

    等先前笼罩在古清风身上那些强者的神识出手。

    可是等来等去,始终也没有等到,这不禁让场内那些巨头老祖们很是着急,也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

    难倒那些老前辈并不打算动手?

    不知道。

    谁也心理也没有底儿。

    “老祖!如果那些老前辈不打算出手的话,我们怎么办?”

    紫霞仙境的玉阳仙王也等的心急如焚,或许是今日之事太过重大,以至于他的内心十分紧张,连说话都有些不怎么利索了。

    原本看起来很平静的烈隐老祖,此时此刻明显也有些心慌,他心念如电,思忖着如果那些老前辈不出手的话,自己等人该怎么办。

    放弃?

    他实在不甘心。

    若是放弃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日后定会抱憾终身。

    可如果不放弃的话,又能怎么做?直接出手?就凭自己这些人的实力,会是幽帝的对手吗?就算加上羽化仙境、楼兰福地这些人也够呛啊,更何况还有看起来极其可怕的噬血鼎,谁知道出手的时候,会不会被噬血鼎吸进去。

    怎么办?

    这一下烈隐老祖也犯了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今日就算是死,我天魁也要去赌这一把!”

    等来等去没有等到那些老前辈,天魁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要……要沉住气!千万要沉住气!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住气!”

    烈隐老祖劝说着天魁。

    可是他的劝说连自己都劝不了,又怎能劝得住天魁?

    “我说过今日就算死,我天魁也要赌这一把!”天魁看起来仿若失去理智一样,双眼之中炽热的眼神尽是杀机,死死的盯着深陷噬血鼎的古清风,一字一顿道:“我倒要看看我的命硬,还是他的命硬!”

    话音落下。

    天魁再也不顾其他,直接怒喝一声,浑身光华疯狂闪烁,只见他手持飞剑,抬手一道狭长的剑芒宛如月牙一般冲向噬血鼎。

    天魁虽说失去了理智,但意识还算清晰,知道噬血鼎可怕,也知道古清风深不可测,他并没有靠近,而是施展出一道剑诀,先出手试探一翻。

    天魁这一出手着实把烈隐老祖等人吓的不轻,在他想来,即便出手也得与楼兰福地还有羽化仙境的其他老祖商议一下大家联手才有希望,他万万没有想到天魁说动手就动手。

    烈隐老祖终究还是低估了天魁对原罪的渴望,也高估了天魁的定性。

    可现在说什么也迟了,因为天魁这一剑已然袭去。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天魁祭出一道剑诀的同时,砰的一声,一道光影闪烁,紧接着他祭出的剑诀在当空莫名其妙的溃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