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暗中博弈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既然没人要的话……看来这鼎也只能归我所有了。”

    古清风的脸色很差,被数十道强大的神识笼罩,宛如被几十座大山压着一样,可即便如此,他的嘴角依旧挂着邪异而又玩味的笑意。

    “这年头儿向来都是撑死胆儿的饿死胆儿小的,偏偏爷的胆子向来都很大。”

    一边说着话,古清风刚要走过去的时候,人还没动,只觉重重压力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如果刚才如同被几十座大山压着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就如苍天塌下来一样压得古清风脸色更加难看。

    显然。

    蛰伏在暗中那些老家伙并不想让古清风接触猩红血鼎,究竟是何原因,古清风也不清楚。

    “我说诸位老前辈,你们是不是在这荒古黑洞里面待了太久了,不仅脑子不太灵光,眼神也不太好了吧,单凭神识就想压制我?”

    古清风孤傲冷笑道:“你们是高看了自己,还是小瞧了老子!”

    话音落下,古清风又迈出一步。

    这一步落下,笼罩在他身上的数十道神识所蕴含的威压更加强横,而且这威压来自四面八方,如排山倒海的威势席卷着古清风全身每一寸肌肤,压得古清风浑身难受。

    突然,古清风周身原本封闭的窍穴尽数打开,他的每一道窍穴皆是自成一界,宛如一方天地,不过这天地却是枯竭的天地,说是天地,不如说是深渊,因为他的窍穴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深不见底,宛如黑洞一般诡异至极。

    只见古清风深吸一口气,哗的一瞬间,宛如深渊亦如黑洞般的周身窍穴突然化作道道漩涡竟然疯狂吸纳起来,吸纳的不是其他,正是来自数十道神识的重重威压。

    见此一幕。

    长风大帝惊叹不已,不知古清风的肉身竟然如此神奇,周身窍穴自称天地不说,竟然还能化作漩涡吸纳威压?此等事情简直闻所未闻。

    不止他是如此,不远处一直观察的曼荼梵与妖魔女子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内心也是感到难以置信,尤其是妖魔女子,抱着双臂站在哪里,称赞道:“姓古的这家伙当真是不可思议,竟能想出如此巧妙的办法吸纳威压,真是叫人大开眼界,嗯?”

    正说着,妖魔女子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奇道:“他的这具肉身……怎么那么像……”

    旋即,摇摇头,否认道:“不!不可能!”

    “如果他的肉身真是不朽的话,不可能是这个样子,可如果不是不朽,那他的肉身怎么……”

    “真是奇怪!”

    “还有他的周身窍穴吸纳重重威压的时候,那种玄妙怎么那么奇特?如天地乾坤在旋转一般,这是什么神通?还是什么造化?还是什么大道?”

    妖魔女子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旁边,曼荼梵对古清风的肉身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她知道古清风身上叫人无法理解又不可思议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相比之下,她更加好奇那些笼罩古清风的神识究竟想做什么,表面上看起来像是阻止古清风接触猩红血鼎,可也只是表面看起来是这样,她越看越觉得不像是这么回事。

    尽管妖魔女子说,猩红血鼎是乃荒古时代的血噬鼎,蛰伏在荒古黑洞的老家伙们都对其畏惧,可也不至于畏惧的连面都不敢露吧?

    “我说过,但凡荒古之人没有谁不惧血噬鼎,你忘记了前世的种种,不知荒古人对血噬鼎的恐惧,也无法体会那种惧怕。”

    话锋一转,妖魔女子继续道:“当然,这只是其一,其二,姓古的这人是乃变数,且还是最大的变数,没有人知道他接触血噬鼎之后会发生什么。”

    望着笼罩在古清风身上那数十道神识,妖魔女子说道:“换句话说,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让姓古的这家伙去接触血噬鼎。”

    暗叹一声,妖魔女子嘴角划过一抹很复杂的笑容,道:“其三,也是最重要的,虽然这天上地下亦有很多存在不希望姓古之人成为原罪真主,但这并不代表姓古的这个家伙不会成为原罪真主,那些老家伙不露面,也是不想得罪姓古之人,万一将来姓古的这家伙成了原罪真主,那他们岂不是傻眼了?”

    “说到底荒古之人还是没有绝对把握抹杀他,这个家伙的存在太神秘太古怪,太诡异也太未知了,面对这样的存在,莫说是他们,就是号称因果使者命运化身的亘古无名都得三思而后行,如若一步走错的话,全盘皆输,谁也不例外。”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些老家伙想靠神识威压阻止的话根本行不通,也拦不住他。”

    曼荼梵问道:“所以,他一定会接触血噬鼎,对吗?”

    “只要他想的话,应该没有人能拦得住。”

    “他若接触血噬鼎的话,究竟会发生什么?”

    先前曼荼梵已经问过这样的问题,此次再次询问,而先前妖魔女子回应自己不知,这一次她依旧是摇头示意不知。

    “他接触血噬鼎之后,如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话,那么一切都不会有变化,可如果发生的话,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会决定着某些人的态度。”

    “现在大家都在等,等所谓的征兆,也在等所谓的时机。”

    “如果姓古之人在荒古遗迹顺风顺水,步步登天的话,在暗中观望的人可能都会将筹码押在他身上。”

    “反之,如果姓古之人在荒古遗迹逆风逆水,步步难行,处处受困的话,在暗中观望的人不仅不会将筹码押在他身上,反而还会联手将其抹杀!”

    “很多人既不相信因果,也不相信命运,可是面对他这般最大的变数,大家除了相信因果,相信命运之外,也没有其他选择了,相信也得相信,不相信也得相信。”

    “此次荒古之变,看的就是命运站在谁那边!”

    “也就是说……”曼荼梵说道:“如果姓古这家伙此次接触血噬鼎之后发生的事情,若是对他有利,暗中观望之人不会有所动作,如果对他有害的话……暗中观望之人会趁此机会抹杀他吗?”

    “或许吧。”

    “你呢,你也是吗?”

    妖魔女子并没有回答曼荼梵这个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