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0章 一尊血噬鼎,万千荒古人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长风大帝本想提醒一下古清风,还未开口,耳中就传来千叶仙王的传音密语。

    “长风,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自从来到这里遇见古清风之后,千叶仙王打起了百分之百的精神,一直注意着古清风,倒不是对古清风感兴趣,而是她担心长风大帝的安危,生怕长风大帝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毁了名声是小事儿,就怕为此也赔上性命。

    而长风大帝也知道千叶仙王是为自己着想,解释道:“你放心,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幽帝。”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连你都知道有很多神识笼罩着幽帝,难倒他自己不知道,还需要你来提醒?”

    千叶仙王苦口婆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说道:“长风,虽然我无法理解你与幽帝之间那种亦敌亦友的情义,但我还是劝你一定不要跟幽帝扯上任何关系,一定不要,更不要不知死活的去管幽帝的事情,我说过,幽帝如果没有出现在荒古遗迹也就罢了,他若出现在这里,绝对是九死一生凶多吉少,没有人能救得了他,没有人……”

    “想要他死的人太多太多了,多的根本数不清,天上地下到处都是,说句你不喜欢听的话,幽帝的事情,你想管也管不了,你既没有这个资格管,也没有这个本事管,你除了作为一个旁观者,也只能做一个旁观者,其他的任何事情你都做不了,莫说是你,纵观天地也没有人能管得了幽帝的事情。”

    确实。

    尽管长风大帝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千叶仙王说的事实。

    幽帝的事情,他的确管不了。

    其他不说。

    单单是此时此刻笼罩在幽帝身上这四五十道神识就已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些神识都是什么存在?又是从哪冒出来的?他们想做什么?”

    长风大帝问了一句,千叶仙王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希望你也如此,原罪这潭水太深了,根本不是我们能够触及的,我们这些年好不容易躲了过去,你可千万不要涉足。”

    千叶仙王知道原罪这潭水很深,故此,从一开始就不准长风大帝涉足,并且一直远离原罪。

    这是她师父当年说的话,她也是这么做的。

    此次他们一家子都来到荒古遗迹,同样是听从师父的安排,来此的原因不为抢夺先机,只为躲劫避难。

    有时候只有身陷劫难,才能躲避劫难。

    尽管千叶仙王不是很懂,但她相信自己的师父。

    远处。

    曼荼梵与妖魔女子也伫立在当空之中。

    曼荼梵盯着仿若荒古凶兽一般的猩红血鼎,呢喃问道:“为什么我对这鼎有种莫名的恐惧,这恐惧仿若与生俱来一样。”

    妖魔女子看起来神情有些凝重,盯着猩红血鼎的眼神颇为复杂,有忌惮,有害怕,也有恐惧,闭上眼,像是回忆起可怕的记忆一样,摇摇头,说道:“荒古之人没有谁对这鼎不恐惧的……尽管你轮回转世了很多次,可你的灵魂依旧属于荒古时代……”

    “你说荒古之人没有谁对这鼎不恐惧?”曼荼梵问道:“为什么,这鼎是什么样的存在?”

    “此鼎名为血噬,传闻之中是乃凶兽饕餮所化,曾经在荒古时代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低头望着脚下沸腾的血河,妖魔女子沉声而道:“这血河之中,不知多少属于大道老祖,又不知多少属于大道天命,不知多少属于原罪之人,不知多少属于光明之人,不知多少属于黑暗之人,不知多少属于原始之人……”

    说罢。

    妖魔女子不禁深吸一口气,道:“一尊血噬鼎,万千荒古人。”

    曼荼梵呢喃着妖魔女子说的这句话,越是呢喃,越觉得这句话很熟悉。

    她此次来到荒古遗迹,同样不是为了争夺什么原罪,她对原罪没有兴趣,如果有兴趣的话,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轮回转世。

    来此荒古遗迹只想寻回本我。

    她轮回转世为斩断因果,好不容易孕化出因果之花,结果被古清风给炼化了,这样以来,她无数次轮回转世换回来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如今她也只能来到荒古时代试着寻回本我。

    “血噬鼎已经出现了……意味着他可能也要归来了。”

    妖魔女子的声音传来,曼荼梵疑惑问道:“你说的那个他是谁?”

    “是血噬鼎的主人,一位很可怕很可怕的存在。”

    曼荼梵无法想象如果连妖魔女子都觉得很可怕,那他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当她询问的时候,妖魔女子连连摇头,如同禁忌一般,不敢直言那个人的名字。

    妖魔女子不说,曼荼梵也没有再问。

    她又看向古清风,说道:“在血噬鼎出现之后,这些存在的神识全部都现身了,他们看起来并不是为了血噬鼎而来的,更像是为了姓古的这个家伙。”

    “如果血噬鼎不出现的话,他们也不会露面。”

    “他们出现是为何?是阻止他吗?”

    “或许吧,我也不知,有些存在或许是为了阻止他,有些存在未必就是,可能希望他触及血噬鼎,我想就连这些存在他们自己也未必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这个家伙是变数,且还是最大的变数,谁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之后会发生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不到最后没有人知道结果是什么。”

    曼荼梵问道:“血噬鼎里面究竟有什么?难倒与原罪有关?”

    “不知道。”

    妖魔女子微微一叹,道:“正因为不知道,所以这些存在才不得不现身。”

    “如若他们担心姓古的与血噬鼎发生什么事情,为何不出手抢走血噬鼎?反而看守着姓古的?”

    “我说过但凡荒古之人,没有人对血噬鼎不恐惧,他们这些存在也不例外,他们谁也不敢抢走血噬鼎,莫说抢夺,敢不敢靠近血噬鼎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如果姓古的执意要靠近血噬鼎,会发生什么?”

    “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